周亚迪“哦”了一声,在门里摸了半天才找到把手,哆哆嗦嗦地下了车。

 “迪哥,这次你出来带的都是最亲近的兄弟吧?”我问。

 周亚迪转了转眼珠,点头说:“是啊,我的人没有问题,都是因为他叔……”他用下巴指指胡纬。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隔着衣袖摸到一把刀,那是他杀死大军的刀。周亚迪脸色一变,想把手抽回去。我手上使劲儿让他动弹不得,从他袖口里取出那把三棱刀,举在他面前转动着,让刀刃上反射的寒光刺进他的眼睛。周亚迪转过脸去,说:“杀我那个小兄弟也是没办法,不然你信不过我啊。”

 “当年我杀了胡经的兄弟,胡经疯了一样派人到处找我,就是为了要替他兄弟报仇。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可能也不会死。”我扭头看了眼胡纬,胡纬赞许地冲我点点头。周亚迪的眼珠随着刀尖转动着,脑门上渗出了汗珠。我说:“现在这三个人,你还信不过谁?”

 周亚迪努力挤出一丝笑,说:“现在都是自己兄弟,我还能信不过谁?”

 我把刀举到离他眼睛更近的地方定住:“那你带着这玩意儿修脚吗?”

 周亚迪身体绷得笔直,一动不敢动,僵着脸说:“我……我习惯了,再说万一过了境,有什么不测,也好防身。再说以你的身手,别说我带着刀,就算带着枪又能怎样?至于胡纬,我这趟是跟他合作的……”

 我把刀倒转过来,刀柄塞进他手里:“我的意思是,这一趟不想欠我呢,就给我点儿钱,大家两清。不用承诺我什么,更他妈别跟我谈感情。”

 “好好好,你说,多少?”

 我瞟了眼他手里捏着的刀:“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在讹你钱似的。”

 周亚迪这才反应过来,忙将手里的刀扔向路边。刀在水泥路肩上弹了几弹,滚进路边的草丛里。“对,看着给,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看看我的脸色,几近谄媚地笑着问,“我们可以走了吗?”

 我想了想说:“我不想掺和你们的事了。这辆车送你们吧,车上有点儿钱,够你们到地方了。”

 “秦哥。”胡纬上前一步站在我面前说,“跟我们一起吧。”

 “接下来的路没什么人,也不远,车上有地图。你们应该有办法跟那边接应的人联系,没了我,你们还自在点儿,不然一路上大家防来防去的,没劲。”

 胡纬赶紧说:“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哥,咱们一起干吧,我们这次去谈好了,运货的事还得仰仗你,每批分两成给你。”看我低头犹豫,他又补充道,“是成交额。”

 

 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

 胡纬对周亚迪的信任度一直在冰点那里上不去,和这样的人共事,就像跟一头饿极的狼共处一室。对周亚迪的了解程度,我比他只多不少。在这之前,胡纬担心我是站在周亚迪那一边的。现在我亮明了态度,一切都合情合理,前后吻合,这让胡纬彻底放了心。

 再加上这两年组织为我打造的“塔哥”的名头,让他们觉得我有资格入伙。至于能耐,能把他们从胡纬叔叔的枪口下救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假装开始考虑他的建议,点了根烟靠在车上抽了起来。

 周亚迪走过来,说:“秦川,答应了吧。这趟出发前,我可是和胡纬提过‘塔哥’的,我说如果能联合起来一起做就好了,我们现在就差运货的人了,不信你可以问胡纬。”

 我扭头看胡纬,他冲我重重地点点头。

 “我得考虑考虑,而且我也有我的兄弟,单枪匹马可做不了这事。”我伸了个懒腰,“这里风景不错,休息休息再走吧。”事情到了这一步,条件又允许,我有必要向徐卫东汇报一下进展,毕竟是要过境,我需要上级和边防单位协调。

 周亚迪说:“事不宜迟,我看这路程最多一天半天就到了。要不你给你的兄弟们打个电话商量吧。”他看向胡纬,胡纬把手里的卫星电话递了过来。

 “我有,别人电话打过去,他们不接的。”我钻进车拿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

 “说。”三声过后,徐卫东接起电话。

 我看了眼周亚迪,说:“知道我那个大哥周亚迪吗?”

 “说。”

 “他们跟老毛子谈买卖,想让我帮他们运货,成交额分两成给我们。”

 “那咱们不发财了?正好改善一下总部的伙食,最近净是肥肉片子,我胆固醇都高了。”徐卫东自然知道我这个电话是为了敷衍周亚迪,索性开始闲扯。

 “还有胡纬,就是我和你们提过的那个,胡经的亲弟弟。”

 “那正好,跟他们去谈,谈完了一勺烩。”

 周亚迪和胡纬都眼巴巴地看着我,无非是想拼凑出我和电话那头的完整对话。我见火候差不多了,说:“那行,我再想想吧。”

 徐卫东说:“既然是老朋友,可别怠慢了人家,应酬完早点儿回来。”

 “明白了。”我挂了电话,对周亚迪和胡纬说,“我送你们过境。你们去谈吧,谈妥了来找我。”

 胡纬忙说:“秦哥,我们得一起去。有你坐镇,我们有货又有路,筹码更大。”

 周亚迪补充道:“是啊,不然光靠我们说,人家也不信。你塔哥的名号可不是虚的。”

 他们的样子真是好笑。曾经在我心中那么神秘莫测的他们,如今看来就像是我棋盘上的棋子,而我就是操控着他们世界的神。

 “要是你们谈不成怎么办?要是他们设了个圈套就是为了引你们入局,然后……”我做了抹脖子的动作,说,“对方什么来头?你们约好的地点在哪儿?”

 这两个问题才是我此行任务的关键。

 “我们有上等的货,不存在谈成谈不成的问题。把我们杀了对他们没什么好处,况且……”周亚迪有点儿犹豫,看着胡纬。

 胡纬接过话说:“况且他们那边有我们的人,怕走漏风声,所以具体的时间、地点要等人都快到了才定。你知道的,警察要是知道我们这些人凑在一起,眼睛都得红了,这可是天大的立功机会。”

 我拉开车门,对周亚迪说:“上车,到了边境我先会会你们接头的人,再决定去不去。”

12790 阅读 5 评论
  • 太激动了

    Jiuer

    终于看到活3了,感觉没有活3就没有书看了!(0回复)

    3 年前

  • 活着再见

    恨醉

    时间太久,一、二部的内容忘掉好多。最初读活着再见时,还陷在自身遭遇的大悲中,后来就越来越女子汉。感谢一部书的馈赠。无论归途如何,要活着,要担当、孤勇、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爱战士秦川,再见终有时!(0回复)

    3 年前

  • 徐明是自己人

    风吹云儿飘

    情节曲折,扣人心弦,帅哥是自己人,真是太好了(0回复)

    3 年前

  • 第三部?

    Jiuer

    怎么觉得和第二部接不上?我错过了什么?或者倒叙(0回复)

    3 年前

  • 特案九组 殷望报到

    脉脉梧雨

    当真“哇”了一句,痞子英雄,中国好搭档!好心疼苏莉亚:-S快快快!这到底是哪和哪(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