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闭上眼睛,慢慢将呼吸调整平缓,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

  “哈哈哈。”胡纬终于忍不住了,大笑着说,“秦川,你真是有种,这样都能睡着?”

 我眯缝着眼睛说:“我说我累了要休息,你非逼我赶路,能合一会儿眼是一会儿,路这么颠哪里睡得着?”我活动了一下脖子,换了个姿势,又闭上眼。

  胡纬说:“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对你吗?”

 我冷哼了一声,表示我不想说话。

  “我不明白,像你这种性格的人,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让你替他们卖命?”这种模棱两可的问题,任何答案都是多余。就算我的身份暴露,我也不可能就这个问题多说一句,他们不配。我的不屑刺激了胡纬,他激动的气息全都打到了我脸上,恶狠狠地说:“你出卖我们!”

 我不耐烦地睁开一只眼瞥着周亚迪,说:“迪哥,念在过去的交情上,我给你们指两条明路。要么把我杀了,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么把我放了,找个地方躲起来。你记住了,一定要躲好,只要露出一根汗毛,一定会有人顺着那根汗毛把你揪出来大卸九块。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人搞错,因为我的兄弟们都知道九是我的幸运数字。”我自顾自笑起来,又闭上了眼睛。

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我和胡纬都跟着惯性朝前栽去。周亚迪疯了似的下了车,拉开后车门对胡纬使了个眼色。

 胡纬锁着我的喉头把我拖下车,按在车尾上说:“你搞清楚现在是谁的命在谁手里!”

 “是吗?”我冷冷地看着他,“那试试吧。”

 “我胡纬可不是吃素的,要不你试试?”

  “胡纬,现在农业都现代化了,怎么你还在玩这一套?既然这样,你可能就要像找你哥胡经的尸体那样,漫山遍野地找你一家妻儿老小的尸首了……不好意思,我也是一不小心就知道你家人的事的。”我看着他脸上抽动的肌肉,顿了顿,又说,“你说最后,你的尸首谁来找呢?”

 胡纬慌乱地看了周亚迪一眼,又狠狠瞪了我一会儿,说:“秦川,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

  我不屑地冷笑一声,抬头看向天空。

  “哈哈哈!”胡纬大笑起来,松开我的头发,说,“翅膀硬了,有俄罗斯人给你撑腰果然不一样。”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基本上确定,我是安全的。

  胡纬和周亚迪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些关于我的情报。可惜那些情报是错误的,或者根本就是假的。我之所以那么威胁他,只是一场普通的心理战,他还真以为我是有俄罗斯黑社会撑腰才底气十足呢。

 我不置可否地扯着嘴角笑了笑。

  “秦川,”一直没吭声的周亚迪这时候说话了,“我就是想你给我句实话,你现在到底是哪一边的?”

 我垂下眼皮看了看胡纬掐着我脖子的手。周亚迪犹豫了一下,对胡纬稍稍摆了摆头。胡纬显然不太想这么容易就放开我,周亚迪说:“你以为你真能弄住他吗?他一直都在陪你玩而已。”

 胡纬是真的制住了我,我的命真就在他手里攥着。周亚迪这么说,无非是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他得找个台阶下。胡纬只得解开了捆着我手的绳子。我甩甩胳膊,揉着发麻的手腕对周亚迪说:“我劝你不要知道那么多,从金三角出来这些年,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很大。你们不也一样吗?在金三角你们是皇帝,一出了自己的地盘,连件像样的衣裳都没得穿。”我笑着摇摇头,想起他当年站在高处指着大片罂粟花田指点江山的样子,又补了一句,“更别说站在山头看风景了。”

 周亚迪满脸尴尬地低下了头。

 胡纬也泄了气:“秦川,你设身处地地为我想想,你明明和那边是一起的,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这么做让我们怎么想?换你是我们,你怎么做?”

  我没有搭理胡纬,扭头对周亚迪说:“迪哥,我们之间可能有点儿误会,我不知道你那些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秦川,你要不想说就别说了,不用把我们当白痴一样哄。”胡纬看了眼周亚迪,说,“我可不是迪哥,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本打算送你们到边境,然后回去忙我自己的事。是你们非要我跟你们去俄罗斯开什么会,我答应了,你们又差点儿掐断我脖子……我倒是想问问迪哥,你们想怎么样?”

 周亚迪见我从不正面回答胡纬的问题,有什么话都冲他说,显得有些慌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我们这次出海的航线和时间只有那边知道……”说着话目光又不由自主地飘向胡纬,“就那么巧,我们被人劫的时候你出现了。”

  “胡纬他叔叔不也知道吗?”

胡纬抢着说:“他和我一家的,整件事他都知道,所以才反对。他只是不服我来当这个家,想借这个机会把我解决掉……”

 “别说了。”我摆手制止了胡纬,“我对你们的豪门恩怨没兴趣。”我对周亚迪说:“他们不是召你们去谈合作吗?就算按你们说的,我是他们的人,有必要救了你们又捣乱吗?对我有什么好处?”

  “所以我才奇怪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胡纬着急抢话说,“说实话没想把你怎么样,就是想等那边接应的人来了问问清楚,要是有什么不利的,也好借你的面子留条活路。”

 我笑着对周亚迪说:“说得真好听,借我的面子,不就是人质吗?”

 周亚迪见我笑了,忙也赔上笑脸:“秦川,你刚也说了,我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待惯了,这一出门人生地不熟的,心里就没底。”

  “现在你有底了,你只剩一条路了。”我依然笑着说。

  “秦川,刚才的事怪迪哥,迪哥给你赔个不是。”周亚迪居然对我鞠了一躬,眼圈一红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连他亲叔叔都想要我们的命,我们还能相信谁呢?”他扫了一眼四周,“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那边接应的人已经到了。”

 “请便。”我钻回车里拿了一包烟,“车送你们了,完事了记得回来拿你们的货。”我跳下车,冲周亚迪和胡纬摆摆手,“两位保重。”

 周亚迪急忙用身体拦在我面前:“秦川,你不原谅我吗?”

 我冷冷地看着他说:“原谅了你,以后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我的脸?”

10827 阅读 1 评论
  • 信念,力量

    我爱彩虹糖

    我上高中了,总有男生问我:“这本书不是讲兄弟情谊的故事吗?你一个女孩,为什么看这本书啊!”我只觉得这书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希望,让我觉得有人在时时刻刻为了你能平安幸福,付出自己的生命,并以此为荣,这就是我所敬佩的!(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