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胡纬扶着膝盖喘了一会儿气,回头看看身后那片湿地,对我竖起大拇指:“秦哥,有两下子,那个口诀教教我吧。”

 “什么口诀?”

 “你说过沼泽地有口诀的。”

 “我记错了,过冰河有口诀,过沼泽地哪来的口诀?”

 “啊?”周亚迪停步问,“那你带我们安全过来了,靠的是什么?”

 我摸了摸受伤的额角:“运气吧……刚才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儿?怎么还在流血?”

 周亚迪愣在那里。胡纬哈哈一笑揽过我的肩膀朝前走去,把周亚迪落在后面也没管他。

 

 过了湿地之后地面慢慢坚实起来,往前走了不到两公里,面前出现一道两边看不到头的大深沟。胡纬按亮了手表上的夜视灯,仔细看手表上的经纬度,说:“就是这里了。”

 “装备够先进的。”我看了眼他的多功能手表,说,“他们人呢?不是说早就应该到了吗……”

 我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腰被一股大力击中,面朝下往深沟栽了下去。那一刻只觉得耳边的风声和土石滑动的声音,不等我把身子蜷起来,便重重地跌到了沟底,一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定住了身体。下巴不知蹭了多少次石块,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想喊都喊不出声来。

 我使足劲儿,终于喘上了一口气,扯动腰部剧烈的疼痛。我反弓着身体侧躺在沟底,一动也不能动,只听到顶上周亚迪的呵斥声:“胡纬,你干什么?”

 “我给你使半天眼色了,你看不到吗?你还真想带他去啊?”胡纬一改之前那种忍气吞声,只听他啐了口唾沫骂:“干你娘的,敢威胁我?还他妈的塔哥?操!”

 周亚迪说:“你疯了?那……那可是我的兄弟啊……”

 “迪哥,对不起了。”这是胡纬的声音,“今天他必须得死。对了,你介绍来的那人是个缉毒警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周亚迪的声音低了下去:“我真不知道那是个公安的卧底……”

 “公安的卧底”几个字让我暂时忘记了浑身的疼痛,头皮一阵发麻。——原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大军的真实身份。

 胡纬哼了一声:“我让你杀他的时候,你好像很不愿意?”

 周亚迪急忙说:“我那个时候真不知道,我以为你是为了让秦川安心才要杀他的。”

 我心里像是被刀剜了一下的疼,腰上的剧痛又重新袭来,我忍不住哼了一声。胡纬骂了句“干你娘的”,一块大土块从上面滚了下来,在我头边摔得粉碎,扬起的尘土呛进我的肺里,我忍着气没咳出声。听胡纬在上面叫骂:“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还他妈的俄罗斯后台……你等我下,我下去看看,亲眼见他死了才安心。”

 远远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在黑夜里显得特别清晰,很快声音就近了。周亚迪说:“他们人来了,走吧……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带了外人过来,麻烦就大了。”

 胡纬压低声音冲着沟底说:“秦川,我干你亲娘的,来找我,我叫胡纬。你一天是狗,一辈子都是狗。”

 不一会儿就听有车停了下来,还不止一辆。咣咣几声车门响、引擎发动声之后,车走远了。整个世界又陷入黑暗,恢复了死一般的宁寂。

 

 

我试着慢慢地活动身体,但每动一下,整个后背都像是被针毡碾过一般地疼痛,肺里一股气冲上来让我剧烈咳嗽起来。

 原来他们两个一直配合做戏给我看,让我以为他们不和,却又都要倚重我。他们的目的达到了,我疑惑、猜测的重点都错了,全然没往这个方向上想。

 他们只是想利用我平安越境,本来过了境就要立刻解决掉我,正如胡纬所说,他对周亚迪使了眼色。是天色太黑周亚迪没看见,还是畏惧我的身手不敢轻举妄动?周亚迪没响应他,胡纬只好亲自动手。幸好我扔了周亚迪的刀,不然以胡纬的身手,真要从背后一刀捅过来,我多半躲不过一死。

 胡纬敢把事做这么绝,更证明了他们这次要见的人,不仅仅是个毒品大买家,还是个可以让他们横行无忌的大靠山。

 现在好了,他们得逞了。脸上的汗不断冒出来汇聚成水流,冲刷着我眼里和脸上的泥沙,却冲不掉内心的屈辱感。——周亚迪给我那个U盘时就知道,我是不会收的。我以为我看透了他们,殊不知他们也早已摸透了我。

 我试着一遍又一遍地从脚往上活动着关节,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像是有把榔头在轮番敲打着全身。我眼前一黑,蒙眬间似乎又回到了几天前的船上,漆黑的天空与大海混在一起,没有界限,没有边际。海浪摔打到船舷上,像碎石子一样扑在我的身上、脸上。我睁不开眼睛,想要抓住面前的一段绳索,双手却总也使不上劲儿。被绝望和恐惧折磨着,我丢掉最后一点儿尊严,使出浑身的力气嘶吼着、哭号着:“程建邦、老徐,救我!”这声音马上被暴风雨吞掉,任凭我怎么用力,力气还是一点儿一点儿从身体里溜走。一个大浪打来,我被颠得飞了起来,身体重重地砸到了栏杆上,像是被拦腰截成了两半,朝着漆黑的大海落下。

 “啊!”我大喊一声,从噩梦中惊醒,喘着粗气,浑身早已被汗水浸透,耀眼的阳光像针一样扎进眼里。

 我看了眼手表,意识到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挣扎着用双手撑起僵硬的身体,蜷起腰勉强翻过身时,已经筋疲力尽。好在腰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至少还能动。我靠坐在沟底再一次昏昏沉沉地睡去,脑中却像被千军万马踏过一般混乱。想梳理一下事件找出一些头绪,每一次精力的集中,脑海中就仿佛打开了一扇窗,窗外只有周亚迪那张脸,对着我,轻蔑地谩骂着,羞辱地吐着口水。几次在半睡半醒间,我伸手想抹去脸上的口水,手心里全是自己的泪水和汗水。

1356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