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噩梦总是离不开漆黑翻滚的海水和暴风雨?也许一切都是从我第一次出海执行任务开始的吧。

 两年前,徐卫东把我召回总部,交给我一个穷尽我的想象也没想到过的任务。

 过去,金三角占着地利之便,毒品生产和运输成本相对低廉,基本掌控着亚洲市场的定价权。近年来随着中国警方在缉毒方面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大,使他们的运输成本大幅上涨,失去了价格优势。而且频频出新的新型毒品也挤压着金三角毒枭们的生存空间。终于,他们坐不住了,想开辟海上运毒路线,直接向日本、俄罗斯等地发货。茫茫大海,鱼龙混杂的渔船、商船,给缉毒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我接到的任务便是尽可能地掌握海上运毒线的情报。

 

 几经斟酌,上级选中了一个经常在天津附近海域活动的走私团伙。

 他们最早是一批不守法的渔民,走私些高档手表、汽车配件什么的,慢慢形成自己的运货线路后,开始偷运利润更高的违禁药品。普通老百姓不知道,所谓进口特效药也是一大害。这些药临床时间大多很短,在国外都属于试验阶段不允许正式上市的危险品。而走私药的绝大部分根本就是假货——国内不少病患有的一味迷信进口药,有的是病急乱投医,殊不知这些假药造成的伤害丝毫不亚于毒品。

 缉私部门曾多次展开专项行动,抓捕了一些走私分子。但这些人害怕遭到货主的报复,宁愿选择自己坐牢,也不交代完整的利益链条和幕后老板。

 我们的计划刚启动的时候,情报部门截获了这个团伙要偷运一批药品的情报。上级部门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既要摸清整个利益链条,为一网打尽做准备,又可以借机打入并掌控该团伙,成为我们在海上的移动情报站。

 上级的计划是“收编”这个团伙,假造几次海上安全护航的实例,就能吸引贩毒集团主动上门求助。

 我的代号是“塔哥”,灯塔的塔。

 

 这是一次跨国联合行动,当他们进入公海时,日本警方假扮的海盗几艘快船把他们的船围住,一句话不喊就强行登船。

 这些人以前干的买卖小,很少到公海,海盗这种事只是听说而已,哪承想自己第一次干大买卖就碰上了。一看“海盗”们一副要钱也要命的阵势,吓得顾不上许多,抱着宁可被警方抓住坐牢也要保命的心态用无线电求救。

 我们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回应了他们的无线电请求。我表示我有武器,可以帮他们逃过这一劫,然后开了一个可以说他们无法承受的天价。他们没敢还价,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我们跟日本警方演了一出海上火拼的对手戏,经过貌似激烈的战斗,我们“赶”走了日本“海盗船”。

 轮到我这个“塔哥”正式闪亮登场的时候,我还在晕船。之前我一直趴在甲板上吐酸水,这时不得不挣扎着站起来,几个人簇拥搀扶着我,天旋地转地上了他们的船。站起来之前我强撑着喝了几口白酒,又往身上洒了点儿,显得是醉酒才站不稳。

 我口齿不清地问他们船长要钱,他们哪里拿得出来?船长姓郭,外号郭疤瘌。这人身材魁梧,渔民特有的黝黑粗糙皮肤上,一道骇人的刀疤从额角一直延伸到下巴,那真不是一般的面目狰狞。

 郭疤瘌点头哈腰地满口江湖客气话,却话里话外探着我的底。

 我身边的兄弟把我早年在金三角的事迹添油加醋地吹了一遍,再三强调我是五六个国家的通缉犯。我跟郭疤瘌说,如今我自立山头,招这帮兄弟干海上保镖的营生,除了钱什么都不认。

 郭疤瘌把胸脯拍得山响,说半年内肯定付清。

 我不同意,拿不出钱来就只能用船和货抵账。当然,如果船上的人愿意的话,可以跟着我干,收入比过去只多不少。

 这是海上江湖的所谓规矩,郭疤瘌只能答应下来。

 

 郭疤瘌引路,两条船停到了一个僻静的湾港里。他大概觉得看清了我的实力,无非一条破船加七八个人而已,进港前就收起了谄媚的嘴脸,时不时拿斜眼瞪我。

 船还没有停稳,他一声招呼,他的十来个手下就亮出铁棍、短刀把我团团围住。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本来想带你一起玩儿,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恩将仇报的小人。”我环视了一圈,对他们说,“你们跟着这样的老大不丢人吗?”

 这些人并不是亡命徒,大多拖家带口,麻起胆子干走私也就这两年的事。你让他们为钱偷偷摸摸运点儿违禁品可以,让他们杀人放火,他们还真没见过什么血。况且不管哪个行当,总有些不成文的规矩,他们内心深处还是遵从一些基本道义和道理的。这事郭疤瘌不占理,被我这么一说,这些人就更含糊了。

 “愿意跟我干的,把你们手里那些小孩儿打架的玩意儿扔了在一边等我。不愿意跟我的现在就走,我跟郭疤瘌算账不关你们的事。”我头实在晕得慌,顺着船边坐下来,摘下手表,放在船舷边绑着的救生艇上,特意将表面对着他们,缓缓说,“如果非要和我对着干,我给你们三分钟,给家里打个电话安排后事。”

996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