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剧烈的疼痛将记忆的闸门骤然冻结,就像从一个热闹的美梦里惊醒一样,那些人的容貌、喧嚣一下都不见了。我躺在沟底,望着头顶被深沟夹成长条状的天空,那是一整块纯净的蔚蓝色,没有一丝云彩。要不是一股带着细沙的风吹进我的眼睛,我几乎以为时间已经停止了前行。

 我又试着活动身体,确认自己没有致命伤,但干渴和饥饿耗尽了体力,我懒得动,宁愿就那么躺着,像一个真正的死人那样躺着。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塔哥,多么不可一世啊。这才多久,就被那些走私犯捧晕了头,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被自己看不起的人差点儿弄死在这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你可真出息啊。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嘴唇迸裂出的血流进了嘴里,腥咸,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铁锈味。我伸出双臂,盯着手掌慢慢地攥成拳头,暗暗说:你可不能生锈啊。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气温明显下降,要再这么待一晚上就真死定了。我咬着牙活动开浑身的关节,扶着土壁站了起来,一边往前蹭着一边找,终于找到了一个缓坡,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地面上。一阵凉风吹透汗湿的背,才感觉到自己似乎离死亡稍稍远了那么一点儿。

 我坐在沟边,看着夕阳慢慢地消逝在辽阔的地平线,那股屈辱激起的愤怒在心里发酵、膨胀,一直到整个胸腔都无法承受,开始猛烈地咳嗽。

 当第一颗星星在夜空中开始眨眼时,我系紧了鞋带,忍着伤痛,猫着腰,朝着来时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去。伤后的低烧让我开始产生幻觉,好几次觉得是踩在了棉花上,走走停停,速度比来时慢了许多。大概到半夜才看到前天夜里扔在这里的汽车,这里是远离乡镇的湿地,方圆百十公里没人烟,所幸一天一夜后车还保持着原样。

 我从车内翻出些水和食物塞了几口,掉转车头返回到周亚迪丢我电话的那段路边,从水坑里捞到了手机。手机是防水的,应该还能用。我正检查手机的状况,就觉得后脑勺被硬物顶住了,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动。”

 我正对面的树丛中走出一个人,双手握着手枪探着步子走过来,一看就知道受过专业训练。那人走到我跟前,手电的亮光晃得我眯起了眼睛。那人问:“是秦川吧?”

 “是。”

 身后那人收起了枪,伸手来扶我。“我们在这附近执行任务,临时接到上面命令,要我们到这附近找你。”对面那人指指我的手机,“定位显示,你手机在这里没了信号。”

 我拍拍两位同事的肩膀:“辛苦你们了,我没事,你们复命吧。”他们对我行了一个简易的军礼,将枪插进后腰,转身钻进了树丛中。

 

 我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发了一会儿呆,终于攒足了向徐卫东报告的勇气。

 电话接通后,听到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一下把之前准备的说辞全忘了,沉默了几秒后,我说:“线索断了。”

 徐卫东出奇地安静,我那些挨顿臭骂的思想准备全白做了。好一会儿,他语气平和地说:“先回来吧。”

 一个月前,徐卫东将我召回总部布置任务。情报显示金三角与境外大毒枭达成意向,要组成横跨多国的超级贩毒集团,周亚迪和胡纬作为东南亚贩毒网络的核心人物,要前往俄罗斯参加会议。徐卫东命令我组建行动小组,不惜一切代价要拿到该会议的准确时间、地点以及与会人物的详细资料。

 说到“建组”我眼睛不由得一亮,但徐卫东一句“除了程建邦,其他人你随便挑”把我想说的话打了回去。

 那一刻我想,我要再不争取,可能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程建邦了。我还没有资格为程建邦担保。想想又不死心,硬着头皮问徐卫东,他能不能为程建邦担保?

 徐卫东说:“胡家悬赏三百万美金要程建邦,不论死活。”

 有些战友,你失去就永远失去了,你们阴阳两隔,只能在梦中把酒言欢。你知道他们永远也回不来了,倒也容易接受现实。

 还有些战友你没有失去,在生死一线的时候,你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得到他相应的反馈。哪怕隔着山隔着海,你都坚信他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这样的一个战友,却不能与你并肩作战。你明明知道他就在离你不远的某个地方,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出现、什么时候出现。这只会让你面对新的搭档无所适从。

默契这东西,不可取代也无法复制。

1135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