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顿了顿,即刻明了有些传言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

“噢?”

池晴瞧了瞧陆怀远,自己一副笑模样,往靠背上任性一躺,又将手臂交叠在小腹,这样的姿势迫她微微挺胸。

顺势昂头,她朝陆怀远勾了勾唇角,“说了我些什么,陆总讲讲,我愿听其详。”

“你觉得呢?”陆怀远看她,“不合时宜小姐。”

他一番话回答得既不疑问,又不陈述,让池晴不知该如何回应。

不合时宜?她只是想不到,不识相在Kay嘴下还有这等婉转说法。

然而陆怀远又是什么想法呢,池晴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

他的调侃从来讲得是玩味至极,她看不出这是调侃,或者不是。

好半天陆怀远才开口,令她松了口气。

“不合时宜并不至于,我倒以为你是太聪明,反而胆怯了。”

池晴心里又一沉,什么意思?

“以后这些事情,你总要慢慢学着习惯,”陆怀远又对她笑,“在这个圈子里,没有决心不成事,想要有立锥之地,凡事都要学着利索一点。”

“有一点,”他的声音在池晴脑子里回回荡荡。

“像这次,池晴,如果这些记者是你特地邀来的,我反而更觉得欣慰,到底是华际不输。”

她勉力笑笑,邯郸学步,也学陆怀远玩笑,自己都觉得脸上挂着的东西假。

“陆总这么坦然,怎么听着,像有那么几分前车之鉴的意味?”

“前车之鉴谈不上,就不知你愿不愿意重蹈覆辙?”

她脸一红,体味到他字字句句间的不怀好意,池晴简直想当面斥陆怀远奸诈狡猾,平白无故又吃他一记暗亏,重蹈覆辙?

他这个坏胚换着法来问她肯不肯栽在他手里。

陆怀远不执着于戳破池晴此时的尴尬,也不将话一探到底。

跳过话题,他又逼得更近:“怎么,这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出新闻?”

她不为他嘴里的风趣赌气,压着脾气,神情平淡,好半晌才应他,话里还带着客气。

“陆总估计也不是真希望吧!”

他说她聪明,可太聪明未必是好,尤其是女人。

聪明女人惯常撒谎,要是平常,谎话瞎话不过是最无关紧要的事,可要是太聪明了,又容易在谎言上栽跟头。

像陆怀远这样的,大约不碍事。深谙曲折,却又偏偏讨厌欲盖弥彰,意思是直白的,话非得拐着弯儿说。

她自己就是太痛快了,生气放在脸上,着急也放在脸上,想掩着藏起来,被他拿着话一激,就全都露了馅。

可池晴也说不好,陆怀远是不是也为着她这点而来。

其实她也不是不说谎的,杨惠就曾斥责她,一个女孩子最应该实诚,不该像她满嘴谎言。

那个时候她才十六岁,艺校是住宿制,并不如正经学校来的正规,三不五时总催缴些零零散散的杂费。

学校说要收费,她又不敢往家里头说,那时池忠已经开始赌,池家经济状况愈发的拮据,连油盐醋的一些小钱杨惠都犯愁。

杨惠准她去艺校,不过是冲着艺校各地巡演费补贴,以后等入了团,打算让她走上自己的老路。

杨惠原先是唱戏的,这辈子就压根没出过剧团。很多年前,她年纪还小,尚需看管,只得成了杨惠的跟班。

剧团常唱的是些昆曲,依依呀呀的冗长调子,不是票友大概都会觉得烦闷。

她是太小了,才不知这些,只童稚地依葫芦画瓢,照样地学,久而久之,学出了个些许样子,也成全了一副好嗓子。

后来时代变了,剧团解散,连戏台子都拆掉了,改建成电影院。池忠下岗,开始没日没夜地赌,变本加厉,掏空了家底。

学费交了一年,她就骗杨惠说她在学校表现良好,有奖学金减免学杂费。

天下哪有那么多好事,其实她骗了杨惠,实际上根本没有她口中奖学金的那回事。

池晴开始瞒着所有人去酒吧一条街晚场驻唱,以此补贴生活费和学杂费,还冒着被学校开除的风险。

总不能真和杨惠说实话,要到辍了学,她也指不定会在哪家卖场当促销小姐,站一天平均下来才50块。

一辈子站下去?当真是滑稽的念头。

谁也不知道,签到华际前,她是酒吧驻唱女。

其实唱过很多人的歌。她是新手,年纪轻轻又没有名气,自然没人捧,只好在耐得住辛苦,熬得了夜场。

烂俗的歌词,情情爱爱,死去活来,一唱就唱到大半夜,一晚上坚持下来不过百来块钱。

尽管这样,也很知足了。每当周末时,她就从学校里偷偷溜出来,就这么过了小半年。

直到后来,时间长了,终于才有了一点红,得了几分注目。

她还来不及高兴,酒吧里的客人就瞧她年纪小,后背又无人,觉得在她身上捡便宜更容易些,有的还要认她作干妹妹,一边对她笑,一边动手在她身上摸。

开始时还偷偷哭的,后来不知怎么也渐渐麻木了,就此消停下来。哭又哭给谁看,自己落的眼泪,哭出来还得自己咽下去,多没意思。

仍是有开心的时候,比如领到薪水时,钱就在自个儿手心里攥着,可不是别人的。

又比如她在陆怀远前头还有别人,只是那时年纪太小了,接起吻来也全是偷偷摸摸的,像做贼。

但凡闭了眼就不能睁开,靠近些更不敢呼吸了,像个木头人。

终于还是时间做了第三者,初时的真挚心动,渐渐地也在某一日淡掉了。她和对方,天壤之别,到底也没能认真地说分手。

为了生计,她选择签约华际,从此离开那条街。

那个时候,就知道再爱也抵不过生活的艰辛困苦,身份家世的迥然不同。爱来爱去左右不过一刀子,扎在身上死活无非一咬牙。

挺得过去自然万事皆空,云淡风轻,挺不过去也是求得疼快。

生活却来得更加实际,像一张销骨砂纸,骨头打断不痛的,痛的是皮肉,慢慢磨当然也不知疼。等到恍然大悟那一天,睁开眼,才知已面目全非。

傲骨禁不住细磨,她是不是不该在陆怀远面前坚持下去,池晴没有答案。

手机此刻却突然地响起,终止了她和陆怀远的这场对话。

她打开包来,包是皮质的,不透光,手机的光在暗处亮得惊人,刺了她的眼睛。池晴心中一震,头皮似一张绷紧的鼓面皮。

只有一秒的犹疑,铃声就消停了下来。

遂不言不语地拉上了皮袋子,包尾开口上亮金的拉链坠闪着光,她手指一触,停了一拍,又立马捂上,仿佛那也刺眼一般。

熟悉的陌生号码,夜里刺眼的光。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陆怀远问。

“对方挂了。”她简言意赅。

她又撒谎了,陆怀远看着她的眼睛,好像是在审视她。

池晴低下头,逃避得毫无掩饰。

待她再抬起头来,陆怀远已经点火重新发动了车。

她想,如果有女人爱上陆怀远,或许就是因为他这种沉默的体贴。

视线若有若无地滑过后视镜里的陆怀远,他目视前方,似乎只知专心开车,无知无觉,未曾感觉到她可鄙的注视。

他制造出的这般假象,无缘由地让她安下心来,可又觉得凄凉。

真无情呐,别人不知道,她怎会不明白。陆怀远的人远比他的吻更无情,起码他的吻并不是浅尝辄止,她索性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的嘴唇,将自己所有的任性都用在了这上头。

从前,她吻过,即使所有的亲吻都只是蜻蜓点水,也依旧非常不好意思。陆怀远可就不是了,陆怀远狠得多了。

初见时乌龙,陆怀远喝得酩酊大醉,指不定把她误认成了谁。

其实,她也没能认出他来。不是没在新闻报纸上见过他,台面上陆怀远西装革履,模样严肃,可现实却全然是两回事情。

整晚的忙碌,笑脸之外只余头昏脑涨。那么多宾客,任凭谁得罪不起,于是轻声细语,温婉周到。

偏偏碰上一个蛮的,这些通通不抵用。

明明是个满身酒气的醉汉,领带扯了一半,又随意耷拉在肩上的,可即便是喝得烂醉,陆怀远内在也是凶狠的,咄咄逼人的。

池晴只记得,他将她的舌头都咬破了,根本是一副要将她拆吃入腹的模样。

她也不遑多让,一巴掌过去抓破了他的嘴角,慌乱之中还往他身上踢了一脚,也不知踢没踢中。

要是让那些狗仔知道了,还不晓得会引发怎样一场轩然大波。

她爱过,她猜他也爱过,否则哪来的不堪。

所以她知道,他们算是萍水相逢,可到底是休戚无关。

她如何能让陆怀远知晓自己一身病痛的母亲,嗜赌如命的父亲,让陆怀远觉得她是黏手的角色,是一副撕不掉狗皮膏药。

她万万不能。

 

 

83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