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水底有雪白孤火之梦

第一章 借尸还魂是个好开头

海棠这样的低位嫔妃进宫第一步,要先在温仪殿学习进退礼仪。

当今圣上在女色上不甚在意,登基至今头次采选,有品级的妃嫔一共选了八个,无品秩的宫女则有一百多人,海棠是正六品,位在第三,被安置在了永巷温仪殿的西院。

配给她的两个宫女,年纪大的叫白瑟,小的叫碧琴,看上去都还挺本分规矩的。

海棠刚在榻上坐定,两个宫女便盈盈下跪,被她笑容满面地挽了起来——后宫生存要术之一:谁都不能得罪,包括自己的宫女。

两个宫女受宠若惊,心底却也踏实了几分:能在这后宫遇到一个怜下的妃子,可比什么都不容易。

拉着她们,海棠先要了解阖宫上下的情况,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不害人也得先了解情况,让别人害不了她不是?

这两个宫女倒也口齿伶俐,将宫里和这次新选妃子的情况讲得清清爽爽。

 

吃完中饭,海棠决定去永巷溜溜,熟悉熟悉环境,刚带着宫女走出院子,忽然前面有仪仗款款而来。海棠不晓得是谁,揣着手垫脚朝外看,碧琴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贵人,前面来的是方贵妃和于淑妃,您该去问个安的。”

德熙帝元后在他即位之初就香消玉殒,中宫之位虚悬至今,这后宫中位份最尊贵的就是三夫人之首的方贵妃。

她是太后的侄女,又为德熙帝诞育下了唯一的皇子,正位中宫是早晚的事。

白瑟说起方贵妃的时候十分婉转,但是话里话外那点吞吐意思,就是这位方贵妃挺跋扈的,最好离远点。

海棠当时立刻就心领神会。

今天新选的嫔妃进宫,方氏带了于淑妃过来查看,一听贵妃来,一干人一窝蜂地就挤上去了。

海棠问安之后,话还没说就被挤到一边,脚下踉跄,她心说反正礼节做到了,马屁也不差她这一个,就蹭到一边,看谁都没注意她,偷摸沿着墙根就溜了。

方贵妃矜贵惯了,含笑周旋之间,压根就没注意一个小小的宝林,于淑妃倒是留心到了悄悄跑走的海棠。

有意思。

于淑妃眯起一双美目,勾画着淡淡烟绿的眼角流过了一丝玩味,她掩袖轻笑,眼波流转,笑意温婉。

查看完毕,于淑妃回转自己宫院,她喝了会儿茶,悠悠然地在一炷禅香里出了会神,轻轻吩咐了一句,片刻之后,宫人恭敬奉上这次入宫所有妃子的名册,于淑妃随意翻动,翻了几页,书页间便飘过杜笑儿三个字。

“……”轻轻拈着那页,于淑妃暖暖一笑,温柔慈悲。

 

于淑妃查档的时候,海棠正准备睡觉。

宫里有规矩,皇后之下,只有正一品的三夫人和正二品的九嫔可以呼为娘娘,二品以下到九品的选侍都称为贵人,海棠睡前,白瑟低声问了一句:“贵人明天要怎样梳妆,不妨先说出来,也好让我们准备准备?”

“明天?”海棠愣了愣,明天怎么了?

白瑟道:“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教导贵人礼节,用过午膳之后,这次新选的贵人们都要去拜见太后。贵人总要梳妆打理一下才是。”

啥,这么早就要见正主儿了?太后啊……等她想想。

看海棠一副老僧入定的表情,白瑟规规矩矩站在一边,过了片刻,海棠转头看他,很严肃的问了一句,“那皇……啊不,陛下也在吗?”

看她一脸小心求证的样子,白瑟和碧琴立刻掩面轻笑,“贵人就这样着急看到陛下?”

不,不,我一点儿都不着急,要是一辈子都看不到我才开心呢。

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还是要娇羞下的,“我怕有陛下在,有所失仪……那就……不好了。”这话说出来连海棠自己都觉得胃里泛酸。

白瑟一副不能更懂的表情:“陛下也会去向太后请安的,如无意外,贵人应该能见到陛下。”

完了……海棠在心里壮烈地闭了闭眼,强自笑道:“那不知陛下喜欢女子怎样的打扮?”

白瑟想了想,答道:“陛下喜欢二八女子娇艳动人,贵人可以在这方面多动动脑筋。”她是宫里老宫人,话说得滴水不漏。

哼,喜欢嫩的全是老色鬼。

海棠特别有偏见的,直接把还没见过面的皇帝就这么在心里定了位。

让两个宫女退下,她摸出纸笔,把刚才知道的情况统统记下,虽说她还魂之后,脑子不记事儿这毛病好了,但是保不齐那天又犯,所以她就养成了个习惯,每天的东西都要记下来,以备失忆。

今天的消息太多,她足足写了一个时辰,写到手腕酸疼,海棠揉了揉,把纸笔丢到一边,大字型朝榻上一摊。

今晚五菜一汤,最好吃的是胡饼,金黄酥脆,上面撒了点芝麻和胡椒,配上羌煮里雪白雪白的羊肉汤,入口便顺着喉咙滑了下去。佐餐的是一碗酥酪,素盏里是用银刀剖开的石榴,却是去年就储下的,也不知怎么做到,菲薄的皮下颗颗剔透,红色水晶雕成的一般。

她就这么看着屋顶,眨了眨眼。

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她不记得之前的事了,但是她记得,她已经那么那么久,没有吃到过食物了。

所以杜家那个小丫鬟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苦的药,那么简单的饭菜,她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要是死了又活过,就知道,连喝极苦的药都是幸福。

药是苦的,糖是甜的,盐是咸的,醋是酸的,茱萸是辣的,椒是麻的——她到了现在才慢慢弄清楚,什么是“味道”,是怎样的“味道”。

海棠呼出一口气,抱住被子,从榻上一边滚到另外一边,熊一样滚了好一会儿,停住,陷在被子堆里,她看着自己一双手。

她有脚了,能走路,也有了手,挺好看,又长又细,还白,不过没什么力气,现在手腕还有些疼,但是,这是一双摸得着,有温度,属于她的手。

她是真的,真的,活过来了。她可以吃到东西喝到水,能自己穿衣服,用两条腿走路。

林海棠,你要好好的,好好的过。

她对自己说。

676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