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教育海棠的这位,做了很长时间的教引女官。

她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女子,从驯服的到顽劣的她都遇到过。当她遇到海棠,看着她这一身大葱配色,乱挽发髻和素面朝廷,她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个六品宝林定位在了愚钝难教这栏上。

她已经做好了一个上午调教不出来,就算把海棠从背后敲昏也不让她滚到太后那边去丢人现眼的准备,但是出乎意料,教导海棠的过程非常简单。

准确说来,是海棠在非常认真的在学习礼仪,而且学得飞快。

海棠可是个脑子很好的鬼。

她非常清楚,想要在这宫廷里生活得舒服,礼仪应对是必不可少的。她都当了这么多年鬼了,何况应付现在这点儿礼仪进退。

教导完毕,各自用过了午膳,太后那边有了旨意过来,让新选上的嫔妃去晋见。

滚到妃嫔的队伍里,海棠特意选了末尾稍靠前的部分。

走在前面走在末尾都容易被注意到,走在队伍末尾靠前一点儿才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位置。

平心静气,低眉敛目,海棠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少女中向远处金碧辉煌的宫殿而去,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不动如山,实际上早在暗暗观察周遭情况,哪几个女孩子看起来谦逊,哪几个女孩子看起来骄矜,都一一记在了心里,为日后在这宫里生存,先加个小小的注脚。

她不犯人,可未必人不犯她,还是老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太后的长宁殿是后宫三大主殿之一,宏伟可与皇帝居住的翔龙殿、皇后的腾凰殿媲美。

到了宫门口,海棠心里暗自提醒自己,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给任何人把柄在握。

太后年老神衰,受不得太多人搅闹,一干人等按照品级高下,陆陆续续被召了进去,海棠算了算,自己大概是第二批,就在外面安静等待。

太后徽号庄明,据说是个很慈祥的老人,第一批刚进去不久,便听到殿内有隐约笑声,大概传言不假。

第一批在里面待得很久,一干人等在外面枯站,海棠这种多年孤魂野鬼倒没什么,但是显然有人很有点什么。

站在她前面的一个紫衣少女在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左右看看,冷笑一声,“前面的姐妹们,大概是乐不思蜀了。”

傻瓜。海棠在心里谨慎地翻了个白眼。这姑娘一看就是父母娇宠的,这不就是等于在一干同僚的面前说你看那个谁谁谁多不要脸,只知道讨上头欢心,剩下这群人还不赶紧拿本本把这话抄下来,等到对时对景背后说你坏话?

不过这姑娘也真挺棒的,这老色鬼的面还没见过呢,怎么就这么有战斗自觉呢?哦,想起来了,这姑娘的哥哥是个将军,大概家学渊源。

她出局定了,海棠在脑海里把这个姑娘勾掉,继续静观。

虽然这些有品级的姑娘大都出身世家,教养得有几分眼力,但是平常在家宠着惯着,谁不是如珠如宝,这一两个时辰等下来,虽然不是谁都口出不逊,却也彼此之间开始窃窃私语。

就在这时,远远听到有人声隐约,有几个内侍飞跑过来,说陛下快到了。

这下子少女们就开了锅了。

现在内殿人少,如果皇帝直接去见太后,内殿上那几个妃子就比她们所有人都先见到皇帝,就比她们多几分受宠的可能。

不过……如果皇帝是先到了这里……

彼此之间互看一眼,少女们立刻整理仪容,只有海棠小心略略弯腰俯身,把自己掩埋在一群生怕自己看起来不够出众的女子里。

开玩笑,谁要把自己搭在一老色鬼的爪子里啊!

然后,净鞭三响,帝王已到。

远远的,清朗阳光下,有修长青年优雅行来,赤带丝履,腰悬彩绶,雪色华服上银色云纹蒸腾。

那便是她们所有人的良人。

海棠瞪大眼,呀!居然不是老色鬼!

520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