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等白瑟絮叨完,问了一句,“白瑟,如果我想要细棉布的话,该找谁要?”

“棉花?”白瑟愣了一下,答道,“后宫一切分发都是内廷在管,贵人问这个做什么?”

海棠不答,又问了一句,“内廷在哪里?”

白瑟为她挽了个发髻,恭敬答道,“就在掖庭那边,贵人可是有什么东西想要?”

海棠点点头,“我想要一些上等的细棉布,一会儿你看看谁有空,帮我去要一下。”

白瑟点头,转身吩咐碧琴去内廷要细棉布,海棠也不上妆,就朝天素面地上了轿子,去向皇太后问安。

太后宫里依然老样子,一群新旧妃子混在一起,无非新的谨慎些,旧的嚣张些,只史御女……啊不,现在是史宝林娇滴滴走上前来,向太后施礼的时候,方贵妃不阴不阳地说了几句酸话,算是这一早上的一点儿额外点缀。

史宝林被呛在当地,一双杏眼水光荡漾,我见犹怜,海棠怜惜之余,在心里横了方贵妃一眼,心里话说,虽然史宝林的柔弱十成十是装出来的吧,但是你有本事掐着你家皇帝丈夫的脖子管住他不找女人,在这里欺负别人算什么——

伺候完太后用过了早膳,几个高位嫔妃相携而去,海棠本想约如花一起回去,但是想想碧琴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总觉得有点儿担心,就朝掖庭的方向去了。

刚到内廷拐角的地方,就听到前面有人放声大哭,听起来似乎是碧琴的声音,没等轿子停稳,海棠蹭的一下就蹿了出去,提起裙子跑到内廷门口,正巧看到一团小小的白色影子从里面滚了出来——

她不自觉地伸手一接,却忘记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身量娇小,刹那间,一股重力撞到胸口,她向后踉跄,觉得自己肯定要以后脑勺抢地的时候,忽然有一股柔和力度拂过她后心,把她向前一带,接着一双纤细柔软的手按上了她肩膀,定住她踉跄身形,只听身后娇啼婉转,黄莺出谷一般的声音软嫩一唤,“姐姐小心。”

这声音真是太销魂了!就在摔倒这样紧要关头海棠脑子里还转了这么一个念头,等自己在对方搀扶下站稳了,她先看看怀里哭成一团的碧琴,拍拍她的肩膀,确定她没受伤之后,柔声安慰了几句,才看向身后。

身后站着的,正是史宝林。

当时天空有云,淡淡的一大朵一大朵。

阳光万里,身后那个一身嫩黄衣衫的女子披着漆黑的长发,对她微笑,清艳若莲。

“多谢。”向史宝林点头道谢,转身把碧琴丢给一旁的内侍,海棠双手把袖子捋了捋,龇牙一笑,满口白牙闪耀日光:她倒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是不愿意惹事,可不代表她愿意她和她的人被欺负。

内廷门口这时也晃出来一个身影,圆滚滚的一大团,看起来一脸和善,不过在看到来人的一瞬,内侍扶着的碧琴重重抖了一下,又缩了几分,海棠却扬了扬眉。

男人看着面前架势,缓了缓神,看着面前两个后宫贵人,不卑不亢的躬身行礼,“卑职掖庭副令赵千秋,见过两位贵人。”

大越一朝,内侍宫女如有品位官职在身,即视为内官,再不算在下仆的范围,而是命官了。掖庭副令正七品的位份,也只比她们两个宝林低了一品而已。

海棠刚要开口说话,史宝林缓缓走上前来,亲自扶过了碧琴,碧琴受宠若惊,刚要抬头道谢,史宝林一记耳光抽了过来!

这一记耳光来得莫名其妙,所有人都愣住了,碧琴捂着脸怔怔地看着对面一脸温柔可亲,慢慢把手收回来的史宝林,过了片刻才猛地跪伏在史宝林脚边,却连谢什么罪都不知道。

史宝林收回手,樱色唇角噙着淡淡一丝笑,笑吟吟道:“你且起来。”

碧琴半边脸上红肿不堪,看了一眼海棠,发现海棠还没回过味来,自己家贵人靠不得,她战战兢兢地起身,也不敢说话,抖抖缩缩垂头立在史宝林身前。

史宝林此时面上又转了怜惜神情,旁边早有识相的宫女拿了帕子给碧琴,那个一身嫩黄宫妆的女子拨了拨碧琴额边乱发,眼睛却是看着赵千秋的,淡然笑道,“这一耳光,是代你家贵人教训你,教训的是你不守本分。”这话说的碧琴不敢接嘴,又要跪下,史宝林却挽起了她。史宝林纤细袅娜,但这一挽,碧琴却无论如何都跪不下去了。

她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如若我是你,岂能容许有人在我面前如此踩低我家贵人的面子。你可要记住,你现在是杜宝林的宫女,可不是寻常等闲内侍都打得骂得的。”说完,她看向赵千秋,温雅一笑,“副令,我说的可对?”

赵千秋本是方贵妃的父亲贡上来的内侍,在宫里仗着方贵妃的势力,很有些权柄。今天碧琴来内廷申请细棉布,一看她是从冷梅殿那种地方过来的,素来趋炎附势的赵千秋立刻打起官腔。他本意倒不是不给,其实只是打算听这个水葱一样的小宫女说几句好话,再孝敬几个钱也就罢了,谁想到碧琴入宫没多久,什么都不知道,话赶话的和他顶了起来。

赵千秋在后宫里也算是别人巴结的对象,哪里想到一个小宫女也敢和他顶撞,更没想到门口就有两个六品贵人,被史宝林这样一呛,他愣了一下,随即恼怒起来,沉声道:“管教宫女本来就是掖庭的分内事,宝林多心了。”

“那是犯了错的宫女才轮得掖庭来管。”史宝林依旧面带微笑,丢下这句,不再看赵千秋,转身看向海棠,海棠也正好看她,她又是一笑,越发娇艳动人。

啊,美人果然是美人啊……让人的容忍度都高很多呢,要是换了对面那男人打了碧琴,她现在恐怕一爪子早把他脸都挠花了。

海棠心里想着,对史宝林颔首为礼,招来碧琴,看看受没受伤,查看完毕,她才慢慢抬头,看看史宝林又看看赵千秋,笑了笑,说道,“我这人一向御下不严,我不求我的宫人在外面替我挣面子,只求不要人人都替我教训就好。”

她一句话把赵千秋和史宝林都扫了进去,也不看两人,牵了碧琴,施施然走开。

赵千秋愣了愣,史宝林却只是一笑,长长的袖按在了淡色的嘴唇上,转头看向赵千秋,脸上是一贯的温柔和煦,她淡淡道:“副令,麻烦你为我叫一乘轿子。”嫣然一笑,“我累了,不想走动。”

上了轿,史宝林悠闲地看着自己长袖下一双玉手,唇角忽然一弯,“还真是……和印象中那个人完全不一样呢……简直……就象两个人似的。”

女子轻轻枕了自己的袖子,长睫翕合,安然的在轿子上闭目养神。

不过,缺东西吗?她想了想,唇角一勾,却没有睁眼,依旧合眸,曼声唤了身旁一个宫女,“等我回去,亲自选些好的缎子料子,送去杜宝林宫里去罢。”

希望杜笑儿会喜欢。

愿你欢喜,愿你……

心底这样想着,如莲花清雅的女子微笑恬淡,慢慢张开的双眼中却渗出了一线近于怨毒的光彩。

愿你欢喜,愿你……

安眠。

532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