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四章 救死扶伤是好品德

从隔壁的院落里飘来极淡的栀子花香。

海棠闻到了。她睡不着。

一想到明天就要搬家,以及搬家之后基本上板上钉钉的遭遇,她就浑身汗毛起立,烦得睡不着

飘来的栀子花香稍微平复了她的情绪,海棠翻了好一会儿,索性站起来,从窗户就爬了出去。

现在六月,晚上甚是凉爽,她站在院子里,闻着花香,心情总算好了一些,她踱了几步,忽然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唱歌。

那是个女子的声音,极轻极浅,一线抛高。

歌声反反复复,只有一句,海棠听不太清唱什么,只觉得声音缥缈幽怨,几乎让人怀疑是从地底渗透而出的黄泉之歌。

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歌声稍微清楚了一点,是从冷宫那个方向传来的。

缥缈之音重叠绵复,反复唱着一句:“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而这个歌声,是从冷宫的方向传来的。

海棠很清楚,现在冷宫里一个人都没有。那么,谁在唱歌?

这要搁别人身上估计就害怕了,但是作为一个还魂不久的资深野鬼,海棠一点不怕,她反而精神一振,心想她活过来之后一个同类都没见到,难不成这宫里现在有一个?

当海棠打算凑近些再仔细听听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淡淡一声,“杜才人,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这声音离她极近,又很熟悉,海棠猛一转身,看到身后站着一名白衣女子,

黑发素衣,有轻袅转折风情,正是史宝林。

看到史宝林的一瞬间,她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个被锦缎缠裹的梦,她立刻向后退了几步,看向这个无声无息,欺近她数步之内,她却全然不知的女子,眼神中已经带了几分戒备。

现在已经是三更左右,后宫早已下钥,她是怎么过来的?

想到这层,海棠越发警惕,她又退后一步,笑了一笑,“不知道史宝林来我这冷梅殿做什么?”

史宝林眼波微动,面上浮起一层微妙神色,她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最后唇角一勾,轻声一句:“……杜笑儿,莫非你真忘了我?”

呃……莫非杜笑儿认识这史宝林?但是之前史宝林的态度就像他们根本不认识一样啊?

而且……她感觉到了这句话里微妙的恶意。

海棠不自觉地又退了几步。

史宝林看了她片刻,忽然唇角一弯,“……算了,别叫我史宝林什么的,叫我史飘零罢。”

海棠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个,只看对面美丽的女子缓缓走上前来。

略高她一点儿的女子从上往下的俯视她,一脸高深莫测,完全让人猜不透她下一步要做什么。

怎、怎样,你想干嘛?

就在海棠努力和她对视的时候,史飘零忽然笑了。

那一笑,仿佛春风拂面莲花初绽,竟让海棠也看呆了。

她淡淡说道,“算了,必然你也不愿意侍寝的……就这样罢。”她话音刚落,一双素手在她胸前轻描淡写地一拂,海棠倒退一步,眼前白影一闪,史飘零已然消失不见。

好骇人的轻功,这女人果然武功了得。

不过,她到底过来干嘛?

低头看看自己平得一马平川,被她拂过的胸,海棠想,总该不会是想知道她到底多平吧?

被史飘零这一搅,海棠也没兴趣去冷宫探险了,她爬回房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等到第二天一早搬迁的时候,昨晚被史飘零拂过的胸口忽然一疼,她还没什么感觉,一张口,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中午时分,一张御医院递上去的帖子送到了德熙帝的面前:才人杜氏体虚身亏,不能承恩。

德熙帝看了之后,只吩咐御医好好调养,略思忖了一下,便向史飘零的住处而去。

此后月余,杜才人身体未愈,德熙帝也未踏进后凉殿一步。

在海棠和如花被丢到后凉殿继续发霉一个多月之后,内廷里又颁下了一道晋封令,宝林史氏才貌兼备,晋为五品才人——于是,后宫的焦点再次转移向了那个入宫不到半年,便连升两品,芙蓉花一般淡雅美丽的女子——

 

史飘零为什么要打伤自己?

为了不让自己分薄德熙帝的宠爱?那这样她不如一掌打死自己来的更好。凭她的武功和当时的情况,把她拍死了也没人会发现,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而且真是为了争宠,她也应该先去拍死方贵妃才对啊。

躺在院子里的凉榻上,海棠想着。

院子里很安静,她脚边是一炉降真香,从白玉的罩子里袅袅蔓延。

她现在的状况,御医的意思是要好生将养,太后一向宽简,顺势免了她的晨昏定省。海棠自然乐得逍遥自在,这日里如花照例去太后宫里问安,海棠把宫女打发出去,一个人靠在榻上研究新方子,琢磨下一步推什么新货。

不过想想,事实上每天除了灌大把药之外,受伤也没什么坏处,至少那只狼暂时不会来扑她。

至于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要去想,多想徒增烦恼。

海棠慢慢翻过书页,倏忽有乱花迷眼,她不自觉地用袖子掩了面,觉得有柔软的花瓣拂过。

然后,她便看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踉踉跄跄跌进她的院子,墨一样黑的头发,金冠玉簪,身上是雪白的袍子,颜色是素的,只在袍底袖角有欲飞的缱绻云纹。

有寂寞庭院。

有那样一个少女,黑的发,素的衣,长长的袖。庭院里有早开的花儿,安静的可以听到日光里花苞悠闲吐蕊。

她对面是是雪衣华服的男子,眉眼苍白清隽,额头上有几丝乱发拂过颊边,掠过细长的眼,忽然就带了几分极多情又极无情的感觉。

有不知道名字的白花扑簌簌地落下,落在他的肩头她的发。

这场面极美,不过现在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在院子里午睡都能碰上皇上?

好吧,其实这些现在都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可以用这样的三段句式来形容:

美人!!皇上??快死了?!

当这七个字在她脑海里打转的时候,那个男人身形一晃,美艳一倒——

等等!要死也别死在我这里啊!

528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