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第一次知道自己对人,尤其是男人,还是随时有权力吃掉她的男人会有爱心。

好吧,会救他最大的原因是,这男人要是在她这里,她肯定能被拖去陪葬,这都不用想。

靠着在花园里种田种出来的一把子力气,海棠把倒下去的皇上拖回房,安置好,仔细一看,她倒吸一口凉气,皇帝锦袍上靠近颈项的部分,几乎已经被血浸透,他躺在床上,脸色灰败不堪。

应该是失血过多。

海棠飞快解开他的衣服,淤积在里面的鲜血顺着领子汨汨地淌了出来,德熙帝胸颈上赫然是一道被活生生撕咬扯裂的伤口,边缘隐约都能看到染着血的骨头露了出来。

海棠只觉得一阵恶寒从脚底升了上来。

这绝对不是一次撕咬就能造成的伤口,必然要反复长时间的撕咬才有可能,面前这个昏迷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这偌大宫殿的最高主宰,谁能这么伤他?

隐约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看到了某些自己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海棠犹豫一下,还是取过了干净的棉布擦净伤口,稍作处理,急步去拿药箱。

她们这些妃嫔按例都配得有一些寻常药物,用来应付一些小病,这样的伤口,不知道应付得来么……

在药箱里一顿翻找,能用的什么都没有,堵在男人伤口的棉布却渐渐殷红起来。

咬了一下牙,海棠豁出去了,走到庭院的草地里,找出了几株丁香寥——如果不是这阵子都在和如花研究花草,她也不知道这路边到处都有的野草有止血的功能。

快手打烂药草,轻轻敷在伤口上,再用棉布勒住,片刻之后,布条才缓缓泛出一点粉红,她松了口气:终于止血了。

快手快脚的把院子和房间里的血迹都清理干净,等海棠小心地为他又换了一次药的时候,男人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眼,倒映着海棠微微汗湿的脸。

海棠却不寒而栗,那双眼在睁开的瞬间,毫无情感,却在看到她之后,立刻笼上了一层极多情的温润水色,仿佛她是他一生挚爱,他眼里再无他人。

德熙帝比了个手势,示意她扶他起来,海棠却摇摇头,平板说道:“陛下现在最好不要动。”

德熙帝想了想,点点头,缠绕在伤口上的布条又多了一点儿血色,他却似乎完全不疼的样子。

皇帝躺好,向海棠伸手,示意她低头。

海棠犹豫了一下,靠近了他,男人有些艰难地抬手,揽上了她的颈项。

因为失血而冰冷的指头穿过她的发,按在了她柔软的肌肤上。

那双手冷得让海棠几乎以为抚摸自己的,是一具尸体。

德熙帝唇角微微上弯,声音优雅动听,“朕从来都没有受过伤,杜才人,明白罢?”

这男人想杀了他!

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话里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但是很显然,这男人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受伤了——换个角度想,他受伤的原因和让他受伤的人处理起来都必然十分棘手,不然他不会这样遮掩!

而让一个秘密消失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杀掉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知情人。

要怎么才能逃过命去?海棠脑子飞快的转着,面上却不变色,反而淡淡一笑,道,“陛下放心,臣妾不会让别人知道的,陛下的伤势臣妾会亲自照顾的。”

说完,她盈盈一笑,一双眼却紧紧地看着男人,生怕自己漏掉一点细节。

这个女人在威胁他吗?

德熙帝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面前容貌仅仅只是清秀的少女,眼神里泛起一丝玩味。

她现在正在告诉他,如果他不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受伤的话,那最好就暂时留着她,由她来照料伤势。

呵,先发现了他的杀意,然后反过来要挟他吗?

有趣。

他温柔一笑,手指卷起了她垂下的一缕长发,“自然要拜托才人照顾朕了。”

两人此时贴得极近,几乎呼吸相触。

海棠心头略微一松,知道自己暂时保下命来,刚要说话,就听到外面有轻快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是白瑟的声音,“呀,门口怎么有血?贵人你怎么了?!”

糟糕,居然有遗漏!

海棠来不及说话,护主心切的白瑟冲了进来,她只来得及抓起旁边的锦被盖在皇帝身上,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手疾眼快,把她向上一提,一手撑住她的腰,一手虚抚着她的脊背,淡淡笑道,“怎么了?笑儿,卿这儿的宫女,倒真是喜欢大惊小怪哪……”

看到海棠身下一截雪白云纹的衣袖,白瑟立刻顿住了脚步,看着屋内两人暧昧纠缠在榻上的样子,她一张俏脸红了红,挡在门口,不让其他人看到房内情况,她声音细弱地问道,“陛下……今日……可要记档?”

听到记档两个字,海棠眼皮一跳,只觉得气血上涌,刚要说话,那只虚抚她脊背的手掌警告一样在她背上一拍,皇帝清润动听的声音响起,“自然是要记档的,还有何事?”

听到皇帝的声音里一分慵懒九分缠绵,白瑟脸上红晕又添几分,立刻应声出门,还为他们把门锁上。

然后,春情婉转的房里,立刻就气氛凝固了……

“……记上起居注的档……就这样,我就算被陛下临幸过了?”少女的声音干干巴巴。

“自然,莫非杜才人认为朕是那种吃了不认账的人?不然,杜才人比较希望怎么解释刚才的局面?”

海棠只觉得一口气就好玄上来,她看着男人一脸似笑非笑,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脸色从白到青从青到红的海棠,德熙帝一双含情的桃花眼眼波轻动,“不仅如此,朕既然宠幸了杜才人,便不能辜负,不知才人有没有兴趣到朕的御前来侍奉?”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低低一笑,呼吸触到了她的颈窝,温温酥麻着,“到了御前……自然就是……朝夕不离的……为朕侍奉伤势了,对罢?”

然后根本不用这个男人杀她,她就会被后宫那些嫉妒的女人撕成碎片了。

先把她弄到翔龙殿里去照顾他的伤势,然后再兵不血刃的利用后宫其他的妃子杀了她,这男人的主意打得真是如意。立刻就想明白了其中关键,海棠只觉得冰寒澈骨。

但是即便他已经把陷阱说的如此明白了,她也不得不往里跳,不跳?不跳的结局就是现在就死在这里!

男人的眼睛洞悉一切地看着她,唇角含笑,仿佛在看一只被迫不得不走入陷阱的小兽。

海棠僵硬地点了点头,“陛下吩咐,臣妾自然惟命是从。”

男人的指头却有趣似的点上了她的唇,有一点冰冷的触感,“朕许卿叫朕的名字,来,叫朕萧羌。”

海棠扯了扯唇角,“臣妾不敢妄称御名。”要怎么叫?羌郎?蜣螂?我还屎壳郎呢……

显然萧羌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她纠结的意思,他点点头,松开手,早已撑得手麻的海棠赶紧直起身子,身边男人这时唤了她一声,“笑儿,朕记得卿身体不适,一直在喝药对罢?”

她没说话,只是警觉地点点头,萧羌换了个姿势,让自己睡得舒服一点儿,男人的眼睛从漆黑发下看她,温柔多情。

“那就顺便让御医再多煎一副止血疗伤的药好了。”

海棠只觉得心口一窒,她按住心口,艰难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以什么理由?”

男人若无其事地回看她,“说卿初次承恩,身虚力软,娇不负荷如何?”

海棠憋了大半天,终于忍住了问候这男人娘亲的冲动,她憋住一口气,忍住问候这男人的两个字没有出口。

禽兽!

这是关于这场飞来横祸,海棠唯一的注解。

481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