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骨骸上有烈红荒花之梦

第二十五章 落江

海棠吓坏了!她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被沉冰抱起来往外走,她心说,说不定真能被他劫走!

她该怎么办?她知道自己落在沉冰手里就完了!

萧羌喝的药里本就有帮助安眠的,大半夜的睡得正香,断然不会出来,沉冰假扮的萧羌惟妙惟肖,这么抱着她出去,有谁敢拦?

眼看着沉冰抱着她走到了甲板上,周围侍卫看到他们出来,都一脸暧昧,低头屈膝,恭恭敬敬放行。

海棠心里叫苦,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在沉冰走向船尾的时候,船尾一堆烂木头里晃荡着站起一个人,正是花竹意。

似乎这家伙真的打算把所有压舱的木料全部翻一遍找蘑菇来加餐,看到这不靠谱的小子,海棠心里那点指望立刻没有了。

看着“萧羌”抱着海棠从容走来,花竹意愣了一下之后,屈膝行礼,沉冰只略点了点头,就继续走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等等,海棠心里一紧,希望燃了起来,她转不了头,只能听到身后青年的声音一字一句,“陛下,杜婕妤现在并不情愿,可否请您不要强迫她?”

 

当海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不是有可能获救的开心,而是五味陈杂。

她和花竹意错身而过,就这一瞬间,连话都没说,眼神也未曾交会,他就看出了她的不情不愿,然后,说出来。

他对皇帝说,她不愿意,请把她放下来。

这一刻心里流过的情感非常复杂,无法形容。

而且现实也不容她细想,就在花竹意发问,沉冰略一停顿的一瞬间,只见眼前青影一动,海棠来不及反应,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赫然出现在她眼前,却又在瞬间拉远,就在这刹那,沉冰已和天枢交了数回手。

“……又是你!”沉冰冷喝一声,

论武功,天枢远在沉冰之上,但沉冰怀里抱着海棠,天枢投鼠忌器,居然打成平手,见机不妙,沉冰速退之间,两人距离拉远,他当机立断,抱着她便向船下跃去!

就在沉冰腾空而起的一瞬间,正好在他近处的花竹意见机得快,立刻八爪鱼一样扑抱住海棠脚踝,天枢长袖绕住花竹意的手腕——结果就是,海棠挂沉冰,花竹意抓海棠,天枢又抓花竹意——即便是武林高手,在身负这样的“重任”之下,也有点难。

只听扑通扑通几声,人肉粽子串中以花竹意作为节点,前半截以非常优雅的姿势落下三月冰冷的江水之中,后半截磕在了甲板上。

落水的瞬间,海棠脑子里第一想法是,一个月摔两次江我也是蛮厉害的!

第二想法比第一想法重要多了,那就是:啊对了我不会游泳啊啊啊啊啊!

 

天枢和“萧羌”打起来了这件事自然惊动了赵亭,等赵亭上到甲板的时候,正好看到海棠和沉冰落水,天枢和花竹意摔在了甲板上。

根本不用赵亭说话,早有侍从跳下水去救人,晃了几下,花竹意爬了起来,天枢单膝点地,紧紧看着下方,却没有动作。

难道是受伤了不成?转动轮椅向前,赵亭刚要开口询问,他听到天枢低低叹息一声,声音不再是男女莫辨,而是轻柔婉转的女音。

“……瞒不了了……”

“……”赵亭有所警觉,他手指微动,周围侍从立刻把他围在中心,这时,天枢也慢慢站起,慢慢回头。

发如流泉,衣若蝴蝶,月色下,站起来的少女,面容如玉,竟然如同白玉雕就,有种不可逼视的美丽。

赵亭在看到她脸孔的一瞬间,一双眼睛猛的瞪大,本就无色的嘴唇翕动两下,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倒是他身后响起了一个清雅男音。

“……史美人?”

听到这三个字,赵亭猛的转头,握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青筋暴起,他死死盯着身后披着一件外衣就匆匆跑出来的大越皇帝,瞳孔一点点收缩,渗出仿佛带着剧毒一般的怨憎愤怒。

即便是萧羌,也在这样怨毒的眼神下陡然一凛。

“萧——羌!”赵亭低喝一声,手指在轮椅上一弹,数把飞刃激射而出!

萧羌无法可避,只见眼前青影一动,史飘零已落于两人身前,长袖挥动,铮铮几声清响,飞刃落地,赵亭浑身肌肉收紧,定定地看着史飘零,再看着萧羌,眼里的怨毒一点点褪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灰败的空白。

萧羌也察觉到不对了,身为自己妃子之一的女子,居然是萧逐的护卫之首天枢,这已经够离谱了,何况现在赵亭和史飘零之间明显还另有隐情、

眼角余光看到侍从抱了海棠上岸,听到侍卫说没抓到沉冰,但是海棠没事,他松了一口气,掉转视线,看向背对自己的女子和对面的赵亭。

三个人静默片刻,首先开口的是史飘零。

在落下甲板时不慎被刮掉面具的女子破罐子破摔地叹气,她先转身,对萧羌行了大礼,才转身看向赵亭,“……我真的长得那么象母亲,让您一眼就能认出来我来吗?父亲。”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赵亭浑身一震,萧羌也一愣,花竹意一副鸭子听雷的样子侧头,只有被抱到萧羌身边,喝了一肚子水,听话也只听了个断断续续的海棠,迷迷糊糊向这边瞥了一眼,结论是,史姑娘您令堂看起来也是大美人啊……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古怪结论一直在海棠脑子里绕啊绕,直到喝完驱寒的姜汤,被放入暖乎乎的被窝里,跟着身子一起被寒冷江水冻结的脑子才恢复运转。

史飘零是萧逐的护卫“星卫”的首领。

史飘零叫赵亭“父亲”

赵亭是长昭的元帅。

萧羌是赵亭的仇人。

萧羌又是史飘零的丈夫。

等、等等!

把以上等式在脑海里运转一圈,海棠腾的一下子从被子里坐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850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