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海棠猛的弹起来,几乎撞到床边,有人温柔揽住她的肩膀,轻轻道了一声,“小心,别撞着。”萧羌的声音。

她莫名其妙的就安心了一点儿,侧头看去,萧羌看她没事,放开她,一手撩着宽大的袖子,剔了剔床旁小几上的灯花,烛光一跳,映出他一张面孔雪白淡漠,让海棠心里没来由的一悸。

在海棠身后垫了个软枕,萧羌把被角掖了掖,看了看她,却没有说话。

海棠脑子里在纠结刚才罗列的人际关系,有片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两个男女,一个坐在床上,一个靠在床边,彼此相对无言。

看了一会发呆的海棠,男人倒了一杯蜜水给她,海棠捧过来喝掉,听到萧羌慢悠悠地道:“史美人是朕的妃子,同时也是王叔的星卫首领。”说完这句,他略顿了顿,望向烛光不及的一片黑暗,声音低沉寒:“……我本来以为,这世上总有谁能让我相信的,却没想到,王叔也在我身边安插了人。”

听了这话,觉得这男人的思维已经阴暗到了一定程度,海棠忍不住开口反驳,“怎么知道一定是他安插人手到您身边?说不定殿下是为了保护您,才让史美人到您身边的呢?”

听了海棠的辩解,萧羌忽然不说话了,海棠看到男人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有些心软,正要说几句打个圆场,萧羌忽然静静一笑。

“……保护我?让赵亭的女儿,最恨大越的人的女儿来保护我?”这句话说的海棠语塞了片刻,她正要回答,男人欺近她,横过的身子挡住了烛光,海棠的视线内立刻暗淡摇曳起来,男人慢慢的一点点压覆下来,清雅俊秀的面容上,秀丽端正的唇角微弯,带出来的弧度没有一丝笑意,只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凉薄温度。

“然后,笑儿,卿在为平王开脱?”

你、你想做甚?海棠缩了缩,很没骨气地陪笑:“诶……我只是觉得不要随便冤枉人嘛……哈哈哈……哈哈……哈……”

静默,萧羌没有一点儿声音,只是凝视她。两人之间的暧昧堆积缠绕,如同冰凉的灰烬,缠绕上来。

海棠知道,象刚才一样一低头认输就好,但是不知怎的,刚才她可以陪笑,可现在却从心底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意气,就是不愿掉转视线,即便头皮发麻,都要硬挺下来。

“……”看着她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男人高深莫测地挑眉,却并不说话,海棠从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在烛光明灭里模糊,显出一种特别的软弱来,不禁又缩紧了一点儿,萧羌忽然笑起来,单手撩过她的头发,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轻轻道:“睡吧。”

说完,吹灭烛火,转身离开。

等萧羌走了,海棠才发现在刚才片刻对峙里,脊背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冷汗。

甩甩汗,她平复了一下呼吸,过了片刻,她侧耳听着,发现门外没有声音了,蹑手蹑脚地赤脚下地,轻轻拉开舷窗。

窗外站着一个女子,黑发青衣,面容娇艳一如莲花,正是史飘零。

海棠一点儿也不意外看到她,甚至说,她就是为了见她,才拉开面前这扇窗的。

她定定神,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星卫之首,“……史美人,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史飘零盯了她一会儿,低头看去,看到她亵衣之外露出的脚趾,开口:“……会着凉的。”

呃……好神妙的一句话。海棠这人有个好处,从善如流,立刻跳回床上。史飘零飘然进来,把窗户关好。

她站到海棠面前,看了眼她,就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头。海棠等着她说话,也不开口。过了半晌,史飘零低低说了一句,“……我的原名叫赵零。”

然后?海棠点头。

史飘零却沉默了起来,她慢慢抬起头,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睛里闪动着冰一般锐利的光彩,她看了海棠半晌,忽然开口,“你不是杜笑儿。”

海棠只觉得心里猛的一跳,脑子里轰的一声!她直直地盯着史飘零,那个容颜娇嫩,犹如莲花的女子没有温度的笑了一下,唇角锐利有如刀锋。

海棠瞪大了眼,心里一片乱哄哄的发苦,还没从第一句话的打击里恢复过来,第二句话的连击又到,史飘零一字一句地说:“如果你是杜笑儿的话,现在只怕早跟了沉冰走了。”

 

萧羌离开海棠卧室的时候,已经是丑时初刻,大概还有一个时辰,船就会进入白玉京的领域。

想起史飘零就是天枢这件事,他眉毛皱了一下,疲惫地压了一下太阳穴。

挥手让侍卫退下,他走上甲板。

今夜无风,军船平稳的在水面劈开一条条波纹,萧羌深深呼吸了一口森冷空气,觉得肺里都有些微微的冷疼。

刚才似乎是一下子说了不该说的话。萧羌苦笑,想起自己和海棠的对话,反省了一下。

自己居然说出了“王叔也在我身边安插人”这样的话,真是越活越回去,连这点心思都控制不住了。

不过,也似乎只在这个杜笑儿的面前吧?

想到这里,他唇边的苦笑加深起来,仰头望天,看满天星子闪动。

半晌,他转头,看到从船舱的方向,赵亭摇着轮椅慢慢而来,两个男人有那么片刻相对无言,只不过赵亭虽然依旧面色难看,不过好歹没有了之前的怨毒,他盯着萧羌看了一会儿,抬手丢给他一瓶酒,手里另外一瓶自己仰头灌下去,颇有借酒消愁,好让自己不至于宰了萧羌的意思。

“……她确实是我女儿。”在萧羌走后,和史飘零谈过的赵亭面色沉凝,说完这句,不禁又狠狠瞪了一眼萧羌。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儿居然还活着。

赵亭的妻子生下女儿之后,身体虚弱,长年卧病,赵亭又经常行军打仗,就很不负责任的把襁褓中的女儿甩给了萧逐,反正萧逐家大业大,一个女娃还是照顾得起的。

后来他被抄家灭族,仓皇逃命之中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女儿,本来早以为她死了,却没想到不仅没死,反而成了萧逐的护卫——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是萧羌的妃子!

想到这里,赵亭就想起了史飘零对他说话的样子。

那个女子语气冷漠,眼神冰冷,她用自己的态度告诉他,她不把他当父亲,他也不必把她当女儿。

他问她,可曾想过这样对得起死去的亲人族眷,她对他说,她是被萧逐养大的,唯一的亲人是萧逐不是他。

565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