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语气冷淡,说,他们的死与我有何关系?

赵亭只觉得,此刻如果有必要,她一剑刺入他心脏,必然毫不犹豫。

有那么一瞬,赵亭呼吸困难,不断咳嗽,他觉得自己随时会死去,而那个和他的妻子生得一摸一样的女子端正坐在他前方,手指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就这么看他。

如果不是当时花竹意闯进来,给他倒水端药,史飘零大概会很开心地看着他咳死。

于是,现在话就说不出来了,他眯起眼睛,看向萧羌,心里本来已经压下去的怨毒重新扬了起来,只恨不得把面前这男人零碎剐了再挫骨扬灰。

萧羌眼底波光流转,只当没看见赵亭眼底怨恨,他小小抿了一口酒,觉得浑身暖和了一点,说道:“……元帅放心,朕必然不会薄待令媛的。”

赵亭冷笑,正要说话,身后传来花竹意的声音,他一转头,此时天已快亮了,花竹意走过来,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赵亭眼睛一细,点点头,“让他上来。”

花竹意点头下去,赵亭转头。眼神里带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恶毒,他对萧羌扬了扬下颌,“陛下,有人求见。”

此时,此地,求见?看了一眼赵亭的表情,萧羌沉吟了一下,微笑,“不知是哪里的哪位?”

赵亭好整以暇的十指交叠,还以同样的微笑,“倒还是陛下的熟人。”

“哦?”挑眉。

“苏荷。”

萧羌心一下便沉了下去。

之前因为塑月斡旋,他已经联络了萧逐,停止进军,也透过塑月,和苏荷谈了几轮条件,确实也是苏荷该派使者来的时候了,但是不知为何,苏荷现在夜半亲自登船,他心底升起某种不祥的预感。

他沉默了一下,随即微笑颔首,“那就劳烦元帅安排了。”

过了快半个时辰,苏荷登船,两人在赵亭的房间里见面。

苏荷一身水蓝衣衫,翠色披帛,立在当场,看萧羌进来,对他倩倩折腰,神色中没有一点不虞,就像是他根本没有攻打她的白玉京一样,两人多年好友一般平和。

萧羌也对她加倍恭敬,一点不拿自己战胜国的架子,两人还寒暄了几句,才彼此落座。

其实就是退兵的事儿。事已到此,塑月和长昭都表了态,萧羌也不得不撤兵,但是除了黄庭,总要再从苏荷手里落点好处。

这次事情,沉烈重伤,已无力再战,白玉京许了沉国二千万钱的赔偿,此外还一次给付生丝二万匹,熟绢二万匹,小麦、稻谷、黍米各十万石,沉国捞了这好处,也算满意。

之前苏荷就派过使者来和萧羌谈判,讨价还价之后,最终开约定,黄庭归大越,但是从荣阳和大越之间一段约五百里无主荒地要给她,此外,白玉京再给大越五百万钱与一万匹端绫,而且立刻送还沉寒。

无主荒地说白了就是顺水人情,又不是自己的土地,拿来做人情不是挺好。

他绝口不提萧远,就是怕萧远被当成筹码,然而苏荷也不提。

今天苏荷亲自来缔约,他以为她总要提萧远,她却还是不提,萧羌心底那股不祥的预感便又浓了几分。

两人说完正事,苏荷说她这次过来路上,意外获了一尾极好的鱼,就献给萧羌尝尝鲜。

萧羌不置可否,淡淡地道,如果京主说好,那就一定好,朕却之不恭,便厚颜受了这礼。

苏荷掩袖一笑,说这鱼极大,沉国产的,云林江虽大,却也只得这一条。

萧羌立刻明白,坠江的沉冰落在她手里了。

这一手玩得漂亮。

她现在和两国商议退兵,以沉烈虎狼之性,她拿沉冰去要挟沉烈毫无意义,把沉冰给他,一来是送了份礼,二来……

萧羌的眼睛眯了起来。

二来,苏荷算定,萧羌一定会咬这个饵。

是的,他确实会咬这个饵。

萧羌要的是吞并天下,统一东陆,一切可以利用和可以制衡的东西,他都会要。

更何况,沉冰在苏荷手里没用,不一定代表在萧羌手里没用。

大越帝王手指轻曲,在桌子上敲了几下,含笑道:“这鱼虽鲜,却刺多难熟啊。”

“治大国如烹小鲜,一条鱼而已,难不倒陛下的。”

这句说完,两人对视,相对轻笑,和乐融融。

517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