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十六章 杜笑儿、血、合约

又说了两句闲话,苏荷亲手捧出一个漆盒,巧笑嫣然,“除了退兵国书,内有一点小礼,还望陛下笑纳。”

侍从接过盒子,验过火漆,远远打开,检查没有问题之后,才奉给萧羌。

盒子分为两层,上面是两卷已经用过印的绢制退兵协议,萧羌仔仔细细看过一遍,确定一字不差,他取出来用过印,自己那一份收好,另一份给了苏荷,他掀开了下一层——

苏荷唇角微微的,弯起。

就在她面上露出诡异微笑的刹那,一声脆响,白衣帝王手中锦盒砸到了地上,萧羌盯着里面滚出来的几样东西,浑身微微颤抖,牙齿咬的极紧,一丝血线沿着唇角流出,滴到白衣之上,触目惊心——

地上滚着两枚小孩子的拇指和两块小小的髌骨,其中的一只拇指上还带着枚玉石扳指。

萧羌死死盯着地上那小小的指头和髌骨,唇边鲜血越渗越多,半晌,两个枯涩不堪,仿佛从心里迸出来的血凝结而成的两个字静静回荡在空气中。

他说:“远儿——”

他认得那两只小小的手指,也认得那只他亲手选了送给儿子当生日礼物的扳指。

苏荷紧紧盯着萧羌的面色,萧羌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大越的皇帝只是僵硬着身体,慢慢弯下腰,捡起骨头和手指,放入盒中,合上,用力按在膝盖上,然后转头看向苏荷。

那一瞬,萧羌一张面孔全无半点血色,连嘴唇都淡得几乎没有颜色,只唇角一丝血线鲜红艳烈,惊心动魄。

萧羌动了一下嘴唇,苏荷几乎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听他怒吼、咆哮,要人把她杀了,这样萧羌就输了,输了,即便他拿下了白玉京的主城,他也输了!

男人开口,平板无情,却是苏荷想不到的一句话。

“一待赔偿交接完毕,朕即刻退兵——”

男人无色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他的声音都快碎了,却还是勉强保持了平稳,“至于犬子,玉京学问天下第一,朕早就有意让他求学,还请京主多照顾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个回答,她的眼睛猛的睁大,一张姣好面孔现出灰败的颜色——

她输了。

 

三月十三晨,大越皇长子萧远于白玉京为质,沉国与大越退兵——

而与此同时,一封密报也从长昭的船上,送到了沉烈的手上。

内容简单,说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救了落水的沉冰,沉冰现在重伤,就在大越这里医治,等痊愈了再送回沉国。

沉烈靠在床头,看着密报,悠闲地伸展了一下身体,弹了一下纸面,低低说了一声:“小聪明。”他表示沉冰该受点教训,就让他在大越待着吧,便丢开这件事,不再说了。

探子同时也把船上苏荷和萧羌之间发生的那一幕禀告给他,沉烈面上掠过一丝沉思,手指敲着玉如意,对身边的武相慢慢开口:“……此子可畏啊……”

“如果看到苏荷送上的挑衅东西,萧羌勃然大怒,不肯退兵,其实倒好办了,此人不过三流心性,五年之内白玉京有把握扳回这一城;如果他怒杀苏荷,却答应退兵,大抵十年之内白玉京会有机会。”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仰起了头,“如果他既没有杀苏荷,又答应退兵,这才麻烦,其人帝王心性,坚忍沉稳……武相,说不定,我真的遇到敌手了。”

武相也不禁萧瑟动容,沉烈顿了一下,反而大笑起来,“担心什么,男儿一世,只怕无敌于天下,与其和一群蝼蚁之辈争夺天下而成王,我宁肯跟英雄豪杰问鼎逐鹿而败北——”

他后半辈子有对手了,他不会无聊了。

 

当白玉京和大越交换和约的时候,海棠的房间里,两个女人的对峙正在无声进行。

在从半夜到即将天亮这么一段漫长的时间,海棠和史飘零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被揭穿身份的那一刻开始,海棠脑子里就一团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渐渐平静下来,仔细思索,却发现自己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史飘零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等她说话,甚至还拉了把椅子坐下,用行动告诉她,慢慢想,不着急。

直到天边开始泛亮了,海棠才终于问了一句话:“……你怎么看出来我不是‘杜笑儿’的?”

史飘零淡漠地看她,“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我认识了她快十年,那是个怎样的女人,我很清楚。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杜笑儿’的身体里,但你确实不是‘杜笑儿’。”

“……你们是旧识?”

史飘零唇角微勾,“是啊,我和她自然是旧识,我是王爷的护卫,她父亲是王爷的属下,我和她又年龄相近,你说是不是旧识?”

史飘零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平静,海棠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点淡定语气里的微妙转折,她紧盯着史飘零那双美丽如秋水的眼睛,“……你不喜欢‘杜笑儿’。”叙述句。

“……这不关你事。”

海棠深吸一口气,“……先不说这个,你知道我不是‘杜笑儿’,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打算怎么办。”史飘零无所谓地说,她甚至很有余裕地对她露出了一个清雅温和的微笑,说出口的话却和她的表情截然不同,毫无感情,“目前这样很好,我并不想改变什么。只要他不伤心,就没什么不好。”

敏锐的捕捉到“他”这个字,海棠抓紧了身下的床褥,“……你不问我我是谁吗?”

“……重要吗?你是谁和我有什么相干?”史飘零淡色的唇角忽然弯了起来,她慢慢从椅子里起身,幽灵一般无声无息靠近海棠,弯腰,在海棠耳边轻轻低语,吐出的声音甜美而带着剧毒一般森冷的气息,“你是谁和任何人有关系吗?爱你的恨你的接近你的,没有人是为了你。他们都是为了‘杜笑儿’,不是为你,也不在乎你。”

海棠身体蓦的一僵,史飘零笑着轻轻为她拨去额上乱发,“……没人关心你是谁,在这个世界上,你没有丝毫价值。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片刻之后,海棠勉强抬头,史飘零以为她要说什么,却听到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呜咽似的声音,内容却不是她预想的。

海棠说:“……那请问,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杜笑儿’的事?”

虽然她声音不稳,但是没有愤怒没有悲伤,没有反驳没有讽刺,这个反应确实让史飘零挑了挑眉。

576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