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十七章 宛若劫灰

海棠觉得吧,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奉公守法一只好鬼(应该是吧),好不容易还个魂,能不这么糟心么?

她一夜无眠,等到了早上终于有点困起来的时候,侍女推门进来,请她更衣用早餐。

海棠去了船内吃饭的地方,桌子上就花竹意一个人,看她过来,花竹意特别热心地把一碗粥朝她面前推了推。

那是碗蘑菇粥,海棠看了一眼粥里白白胖胖的蘑菇——呃,该不会是他昨晚上刨出来的吧?

花竹意笑眯眯地朝她努努嘴,“可好吃,我刚吃了两碗。”

海棠盯着粥看了一会儿,挽起袖子开始刨饭:管它呢,日子该过过,躲不过去就该死死,饭该吃吃,天塌下来轮到她这个矮子顶,那就上呗,还能怎么样。花竹意托着下巴看她,看了片刻,忽然开口,“你有心事。”

海棠听了这句,莫名心虚,呵呵两声,表示这粥真不错啊哈哈哈哈。

花竹意把自己铺在桌子上,侧着脑袋努力看她,窥视她垂下的脸上的表情,“想说的话就说,不想说就算了。”

海棠搅动着碗里的粥,犹豫地看看花竹意,他此刻看来,脸孔上有了些少年的味道,披散的长发顺着脸颊滑落,为他笼上了一层柔和而让人安心的影子。

“花公子……”

“叫我竹意就好了,要不小花小竹小花随便你叫,名字起出来就是为了让人叫的啊。”花竹意打断她,海棠看看他,唇角弯了一下,小声唤了声小花,花竹意回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青年微笑。

非常温柔的声音和温柔的语言,有如温暖的风慢慢渗入身体,海棠看了他一下,笑了起来,点点头,大口大口开始吃饭。

“决定不说了?”花竹意笑眯眯地托起下颌,海棠点头,大口消灭早餐。

人是铁饭是钢,就算是烦恼也一定要把饭吃饱,不然有啥力气悲春伤秋,对月伤心对梅花吐血啊。

自己的事情就要自己解决,有向别人抱怨的时间不如多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刨完,她拍拍肚皮,对花竹意笑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小花,谢谢你。”

花竹意似乎没想到她能这么快就振作起来,有点惊讶地看着她笑,忽然伸出手,轻轻一点她额头,“笑儿,现在已经快要离开长昭了,我最后问你一次:笑儿,你要不要和我走?”

海棠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问了一句,“小花,我一直想问,你到底看上我哪儿?”

花竹意仔细想了想,答得特别干脆:“因为你聪明。知道得特别多。”

这理由真是……质朴刚健……

海棠抽了一下唇角,表示谢谢啊,花竹意说:“你要是生在塑月就好了。塑月的女子能做官、能继承家业,生在皇族说不定还能当皇帝,看看大越,女子骑马都不行、招赘还要官府批准,啧啧。”说到后来,他简直有些愤愤不平起来,“你看就连我们长昭,公主都能摄政,公主肚子里生出来的小孩可以继承汗位,真是……”

“……是挺不公平的。”海棠附议。

“所以啦,我希望我未来的妻子是个聪慧的女子。我不需要她多美貌,首要的一定要聪慧。”

说完,他微笑,一向嘻嘻哈哈的长昭少年贵族一瞬间居然有了一种无法逼视的矜贵优雅,他的声音淡定平和,却又是温暖的,震动着海棠的耳膜:“笑儿,我对你,就是这么想的。”

……这要是个十七八岁,云英未嫁的姑娘,这段话就妥妥拿下了。

但是可惜啊……海棠对花竹意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

“谢谢你?”花竹意歪头。

“嗯,谢谢你。”她笑笑,“真的,小花。”

花竹意叹了口气,“……看起来,没机会了。”

“啊?”

“你有喜欢的人了吧?”

海棠愣了一下,看着向她眨眨眼的花竹意,没有否认,有点羞涩地拨了拨指头,“……你怎么看出来的?”

“猜出来的。”

“……对不起。我没法和你走。”她诚心诚意的道歉,花竹意却摆了摆手。

“没关系,没关系,笑儿啊,我刚才也做了个决定。”

“啊?”海棠要问,花竹意却神秘地竖起一只手指,竖在面前,做了个保密的姿态,“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

他笑得像是阳光下自由疯长的狗尾巴草一样朴实,“你会高兴知道的。”

 

花竹意的决定在两个时辰之后,也就是正午时分,在国境线上,大越和长昭交接完毕,萧羌上了大越的船,赵亭决定回航的时候,摊在了大家的面前。

他的决定让这场本来很是愁云惨雾的航行横生了几分乐趣,就连海棠都不得不承认,单就没心没肺这一点上,花竹意实在比她强多了。

赵亭把花竹意拎上船来纯粹就是为了不让萧羌好过,随便给他封了个名头,让他能上船,大家也继续看笑话而已。

哪知在他命人去唤花竹意下船的时候。这位阿忽雪公主的表弟面带微笑,退后三步,抱着桅杆绝不松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我要和笑儿去大越。”

男大不中留!你还真当大越和长昭似的,皇宫敞着门,牵着羊都能进啊?泡人家皇帝的小老婆你到底要不要你那条命了?!好歹是阿忽雪公主的亲戚,出了事要怎么交代?

于是,这回翘脚看笑话的换成大越众人了……

最后出来打圆场的是萧羌,他脸色不怎么好,但还是笑了笑,说他既然想去就跟去吧,反正也确实需要人盯着盟约行进,他好歹一个皇帝,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赵亭听了只觉得句句是刺,偏偏两人中间一个花竹意猴子一样死抱桅杆不松手,大有你过来我就跳江的架势。

赵亭太阳穴生生的跳着疼。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性子温和的人,恼起来叶翩然也照样抽,看花竹意吃了秤砣般铁了心,索性一甩袖子走人:爱谁谁!

于是,被揪住耳朵叮嘱了一大堆话之后,花竹意顺利留在了萧羌的船上。

50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