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靠在一角,玉冠搁在小几上,一头乌发披散在皂纱袍上,领子里露出一点红色的中衣边缘,一张脸只露出苍白的一角。

漆黑的长发一直蜿蜒到地板上,有那么一瞬间,海棠几乎以为那长长的发是黑暗凝固成了形状,包裹住了大越的皇帝。

萧羌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看都没看她一眼。

萧羌的样子……不太对。

海棠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轻手轻脚地上去,马车一颠,车已上路,她坐在萧羌对面,抱着膝盖看他,也不说话,只是莫名觉得有点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羌终于抬眼,那一瞬间,海棠觉得他面薄如纸,透出一种无法形容的苍白,有若灰烬。

海棠她不自觉地伸手,手指轻碰萧羌额头,凉薄温度爬上她掌心,还有他身上一贯的木叶香气。

萧羌安静看她。

面前的少女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看他,手指暖暖的,盖在他的额头上,从他的角度看去,她脸孔上透出一种玉一般的洁白润泽,竟比透进来的光还耀眼一些。

他也不说话,只是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海棠心里骤然一跳,眼神竟无法移开。

那是一个无比清澈,丝毫没有杂质的笑容,眼角眉梢没了一贯醉人的桃花春风,慢慢浮动的笑容,透明平和。

海棠手还搁在他额头上,在看到这个笑容之后,居然微微发热。

“……没事,朕没生病。”他轻声说道,把她的手从额头上拿下来,却也不松开,只是握在掌心,极松地握着,海棠一用力就能挣开,但是她没有。

海棠望进男人的眼睛里,平日里漆黑如魅的眼睛,在此刻柔软干净。

他看着她,忽然又笑了一下,“朕只是……”他想了想措辞,“……朕只是,心里不舒服。”

海棠眨了眨眼,然后萧羌感觉到掌心一滑,海棠往前探身,纤细的指头轻轻抚上他的心口。

轻裘里面皂纱袍是凉的,她的手指贴合上去,凉滑柔冷,片刻之后,他的体温才慢慢熨贴上来,缭绕在她指尖。

过了片刻,她歪着头有点幼稚地说,还不舒服?

“嗯,要不你给我揉揉?”萧羌是开玩笑,但是海棠点点头,靠过去,摊平手掌,轻轻在他心口慢慢揉了起来,萧羌看她发顶看了一会儿,笑道,你还当真?

海棠停住,抬头认真看他,说,好点没?

“……”脸上那点刚出现的笑容慢慢消失,他坐正,说,以后我们两人独处,就别陛下您您的了,你我相称就好。

海棠点点头,和他膝盖抵着膝盖地坐着,她拿手碰了碰萧羌,“……你要不睡会?我看你有点累。”

“睡不着。”萧羌捏着眉心摇了摇头,“这几天都没法闭眼。”

“那,喝点茶?”海棠挽着袖子从车里的茶吊上取了茶壶在他面前晃了晃,萧羌点点头,让她泡的浓一点。

海棠把茶釜烧沸,看开了,飞快把茶叶投进去,三沸之后冲到盏里,溅起细雪一样茶沫,捧给萧羌,看他喝下。

她知道萧羌有话对她说,她等着。

喝了几盏热茶,萧羌脸色好看了一些,他拈着空盏,轻轻在指尖转着,吐出一口气,他慢慢说,“……远儿,留在白玉京了。”

这件事海棠知道,她没说话,从他手里把茶盏取了,用水温过,再到了一盏给他,却不是清茶,而是投了橘皮和豆蔻下去。

她很清楚,萧羌不需要回应,只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听他述说。

萧羌说,他才十二岁。

他说:“我十二岁的时候,讨厌念书,弓马骑射也不行,就是喜欢玩,满皇宫的疯跑——”说到这里,他问,笑儿,你十二岁的时候在干吗?

海棠一愣,她想回答,但是一想,她已经死啦,那么早的事她早不记得。

她不知道自己十二岁那样鲜嫩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十二岁的小少女会干什么呢?

跟母亲学着描眉点唇?还是已经能绣稚嫩的花?

她都不记得。她只不过是个还魂的野鬼。

海棠摇摇头,说,不太记得。

萧羌点点头,说,“十二岁。十二岁。远儿从此之后站不起来、不能写字、不能拉弓、不能

——”

他一下顿住,而听得心都揪起来的海棠一把抱住了他。

她想跟他说你别说了,但是她整个人都被她的话震得发抖,她抖得牙齿都在轻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手臂用力,紧紧地抱着他。

男人安静地任她抱着,声音却清晰了。

“苏荷斩断了他双手拇指,挖了他髌骨。他才十二岁。”

海棠想掩住他的耳朵,让他别听自己说出来的话,别让自己伤害自己,但是她抖得手都抬不起来。

她该说点什么?但是能说什么?说这不是你的错?不,这安慰了萧羌,也安慰不了她。

“错全在我。”男人安静地说。

“我为什么要带他来前线?我为什么要让他出城?”

“我自诩算无遗策,天命在我——”

这句说完,萧羌所有声音被剁掉一样一下子就没了,他就安静地任海棠抱着。

海棠只觉得自己要哭出来,她往上仰头,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她哭了萧羌怎么办?她不能让萧羌更难过了。

她什么都不能说,甚至于自己都快要哭出来,能做的就是这么抱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萧羌抬头,看她一双眼睛红通通的,海棠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并不好看,却让他心底柔软。

但是,他杀了她。

一刹那,心底柔软的部分就被撕开,血淋淋的一条伤口。

他杀了她。她正在死去。

他闭上眼,把下颌轻轻搁在少女颈窝。

他心若劫灰,终至于无望。

4612 阅读 1 评论
  • 嗷嗷

    徹寒

    小强海棠嗷沉冰沉寒嗷嗷小猪兰心嗷嗷嗷终于出了终于修完了终于终于终于嗷嗷嗷嗷嗷嗷!!!(0回复)

    2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