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弃子

萧羌最后是在海棠怀里睡着的。

他是真的累了,萧远出事以来这几天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闭眼就是自己的儿子,之前全靠强撑,现在整个人再支持不住,抱住海棠,闻着她衣襟里散发出来的气息,慢慢睡去。

车马行进,萧羌伏在海棠膝盖上已经睡得沉了,海棠拽了车里的软毯盖在他身上,她吸了吸鼻子,把萧羌的脸掩好,把车窗掀开一条缝,向后看去,只见身后云林江白浪翻飞,在阳光下粲然生辉,有如一匹白练。

这里是云林江畔萧然渡。

德熙三年,萧逐在这里和昔日恩师赵亭决战,双方在此牺牲了将近十万条生命,换来长昭和大越到今日的和平,无数枯骨之上,也成就了萧逐东陆一代名将。

德熙七年,也是在这里,一个叫杜笑儿的女子,带着自己父亲的灵柩上京,那个叫萧逐的男人望断天涯,追赶不及。

现在她又到了这里,不禁心中就有了一种一切回到原点的奇妙感觉。感觉到身下车轮颠簸,海棠抓紧了扶手,再回头看去,那道大江已被甩在身后。拐过一个弯,连江水都看不到了。

云林江上这十多天的惊心动魄都被甩在了身后,她却很清楚,回到顺京,等着她的,只怕是又一场更加生死莫测地厮杀。

后宫争斗、杜笑儿身上的秘密、她身上的毒,那一样都够要了她十条命去。

然后,还有萧羌。

不喜欢他的时候,怎么都好,可现在呢,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萧羌喜不喜欢她,她猜不透,不想猜也不敢猜。可再一想,萧羌喜欢了她又能怎么样呢?

一想到这里,就心中一刺,海棠用力摇头,让自己别想下去,她告诉自己,别期望太多,别想太多,日子就这样,只要她不死,就得过。

 

三月十九晚上到了驿站,整个一天,除了中午吃了顿饭,萧羌就一路在她膝盖上睡过去,等到了驿站,海棠已经拐着拐着不会走路了。

萧羌下车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春风姿态,好一个帝王倜傥风度翩翩,看到海棠这样子,当仁不让,刚要俯身要抱起海棠,海棠面无表情戳了戳他的肋骨,“陛下,小心再断一次。”

皇帝陛下僵了僵,然后若无其事地起身,拍掌,唤来史飘零,青衫女子简简单单就把海棠扛进驿站。

稍微在房间里梳妆修整了一下,晚餐时分,从萧羌那边有内侍过来,请她一起去和皇帝用膳。她一进萧羌居住的房间的门,一张餐桌前,已经有了两个人在等她。

坐在下首的是史飘零,她已脱掉了天枢的青色长衫,换了一身红色深衣,面颊上点了钿子,头上挽了个惊鸿髻,簪子是黑玳瑁,烛光里栩栩生辉,越发衬得发色乌黑,眼若秋水。上首的是萧羌,也换过了衣服,金冠淡衣,分外出尘飘逸。

偌大房子里,除了他们三人,连侍膳的宫人都没有一个。

萧羌旁边是她的位置,想想史飘零的身份,目前这状态让海棠不由得想起鸿门宴三个字。

她规规矩矩坐在萧羌身边,偷眼看去,萧羌若无其事地喝着茶,史飘零一脸柔弱纤细,比她还规矩,她心里就越发胆突了起来。

等她坐定,萧羌看向史飘零,道:“卿给婕妤看看。”

史飘零乖巧应了一声,便起身到海棠面前,更乖巧的给她行了个礼,柔声道:“姐姐且开一下口。”

……史姑娘你这么纤弱我不太适应啊……心里对史飘零这从冷酷狂霸拽无缝对接软糯嗲甜乖的实力感叹了一下,海棠偷偷瞟了一眼萧羌,男人举起杯子对她点点头,道:“史美人精通毒术,朕让她给卿看看。”

海棠乖乖张嘴,一片银签压了她舌根,她只觉得舌上一疼,史飘零变戏法一样,手里多出了一根沾了海棠舌血,也不知道什么材质,漆黑的针,她仔细观察片刻,把乌针收好,袅袅婷婷地向萧羌和海棠行了一礼,道,说了一大段文采斐然,辞藻华丽的话,不过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大概再发作两次,海棠就得玩完。

对这个结论海棠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她心里虽沮丧然而过一会儿就没了,但是……舌头可真疼啊!

看着海棠捂着腮帮子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萧羌好笑,端了一碗粥给她,要她放凉了慢慢喝,小声嘱咐了几句,看她疼得要哭出来的样子,干脆也不废话了,直接拿起勺子,轻轻一口接一口地喂她。

海棠委屈地看萧羌一眼,小口小口地慢慢吃着粥,样子仿佛一只小猫,正对不小心踩了她尾巴的主人撒娇一般。

好不容易喝完粥,她看看萧羌,小声说她可以问问史飘零么,萧羌颔首,她就问史飘零,她身上这毒到底叫什么?

问的时候,她没有察觉到萧羌的手一僵,史飘零说,她身上中的毒叫“荷带衣”,海棠点点头,“……无药可救吗?”

“妾身惶恐,但……”史飘零柔弱地轻轻掩袖,轻声道:“无药可救。”

对于这个答案,海棠消化了一会儿,她想了想,问道:“那什么时候会发作?”

史飘零先不答,只是说道:“赵元帅应该给了姐姐一瓶‘少司命’吧?”

海棠点头,她想,可真会装,你明明也给了我一瓶。

史飘零便说,一颗“少司命“可以保住海棠半月性命,但是也只是拖延而已,最好的情况,是一年后发作一次,第二次发作在第一次发作的半年之后。

那就等于,她还有一年半的命。

“飘零!”海棠还没说话,萧羌低声喝了一句,史飘零立刻一脸噤若寒蝉的样子,低头不再说话。

怎么史飘零也是在帮她,海棠道了谢,忍着舌头疼硬是吃饱了,便起身告退,在这过程中,萧羌一句话都没说,等她走了,他才看向史飘零。

她知道什么。

心底有这样模模糊糊的想法,但是萧羌最终什么都没说。

460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