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德熙七年七月,才人杜氏初次承恩,娇弱柔怯,德熙帝宝爱之,进为四品美人,特许其不必晨昏定省,随时侍奉御前。

入宫不到半年,连升二品,此为殊宠,后宫侧目。

 

她一定会被那些女人钉草人钉死的。

替萧羌换下纱布,看着开始愈合的伤口,又看看不小心滴到床褥上的血,海棠理都不理,径自为他换药。

有什么好理的,反正她“身娇体怯”嘛。

所以她也不必手下留情,反正多勒几下,多滴几滴出来,御医也会多给他喝的药里下点儿止血草之类的。

这日子要怎么过啊?每次看到如花,如花都一脸贼兮兮的表情,这也就罢了,偶尔在宫里遇到几个妃嫔,不是拿鼻孔看她,就是卑躬屈膝,希望她能枕头风刮刮,把她们也送上皇帝的床。

靠,这什么世道啊!

“卿看起来不甚开心?”萧羌穿好衣服,笑吟吟地问她。

随着他的伤势逐渐好转,这男人对她越是温柔多情,就越是代表她的命也越来越短了。

她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保命之道。不是没想过去探察他身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结果却是一无所知。

萧羌好静,翔龙殿一向少人,那天萧羌又是悄悄溜出翔龙殿的,包括总管何善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自然也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现在受伤的事除了那个伤口制造者之外,大概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

看着她窝在寝宫的一角兀自出神,萧羌笑了起来,走近她,男人弯腰,安抚一样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话:“卿看起来不甚开心?”

“……”能开心才怪吧?很想把这句话砸回他脸上,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保命,她勉强一笑,“陛下多心了。”

桃花眼眯了眯,萧羌展颜一笑,“后天是七夕对吧?”

“没错。”海棠用力点头,“不知道有多少姐妹们盼望陛下今晚与她们团聚。”爷,您赶紧走,就算要死我也希望死前能自个儿安生一会儿。

萧羌却温雅一抿唇,“朕怎么忍心抛下卿呢?”他慢条斯理地捧起九龙攒珠的金冠,为自己戴上,回头一笑,“笑儿,七夕那天后宫有乞巧宴,你随朕一起去吧。”

说罢,他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脸,“这阵子卿也辛苦了,这几日回去打点一下,朕的宠妃可不能让人小看了去。”

你能好好说话不动手动脚吗?海棠一僵,正要躲避的时候,何善亲手捧了药,躬身在殿门外道,“启禀陛下,贵人,御医的药送到了。”

自从她被史飘零拍中胸口那一掌后,身子确实不是太好,一直喝药调理也没见成效。现在搭着萧羌和她一起喝药,身体却越发虚弱了。

关上门两人各自喝药,萧羌消遣了她几句,就去上朝了。

看着萧羌施施然离开的身影,海棠对空药碗发了会儿呆,越回想刚才的对话越觉得哪里不对,等等,之前那句让她回去打点一下,合着就等于砍头前最后一顿送行宴是不是?

不就等于“你还有什么后事就安排一下吧”?

她仔细想想,倒也不怕,大不了就重新当回鬼,把这半年多的日子当是赠送,她还是有赚。

想到这里,海棠也不沮丧了,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向后梁殿而去。

 

翔龙殿到后凉殿,区区不到二十丈的距离,她却已经近半个月没有回去过了。

当她走回青草萋萋的后凉殿时,恨不得一头扑倒在草地上打几个滚。

我总算活着回来了!

如花正在院子里种花,看到她立刻把手里的锄头一扔,扑了过来,“姐姐,你总算回来了!”

是啊,她差点就回不来了,感慨了一下,海棠回屋坐好,白瑟早备好茶水,给她们两人端上之后就恭敬退下,一看宫女走了,如花立刻暧昧地上下打量海棠,末了还用手肘戳了戳她,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皇上可长得真挺好看,怎样,龙床睡得舒服吗?”

“不舒服。”龙床?我睡了快半个月地板好不好?每晚都是萧羌睡床她睡地上啊!

“瞎说,听说姐姐每天都起床很晚呢~~”如花笑得淫而又荡。

“……”沉默,喝茶。

是,她是起床晚,但是那是累得起不来好不好?伺候他沐浴更衣添茶喂饭研墨翻书——她一个人包办翔龙殿所有宫女的活啊!

但是这么让人悲愤的实情又不能说出来,海棠只能摸摸鼻子算了。

如花当她默认,缠着她问东问西,到了午后,她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跳起来,“姐姐,时候到了,要不要一起去?”

什么时候到了?看海棠疑惑,如花说道,“姐姐忘了吗?宫里七夕妃嫔们都要斗巧的啊,为了方便她们斗巧,特准妃子的母亲姊妹们来探望和进献东西的,我娘也来了,我要把攒下来的银子给我娘……”

听她这么絮絮叨叨的念,海棠恍惚了一下,忽然想起,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而她的这具身体也是没有父母的。

仔细想来,前世今生,无论是当鬼还是还魂,她都是孑然一身。

纵使脑子里有些不好的想法,海棠也很快甩了开来,她打开自己的柜子,取出一匹萧羌赐她的芙蓉穿花双面锦,郑重的交到了如花手里,“这个帮我带给伯母,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如花推辞,海棠拍了拍她的手,叹了一声,“我孑然一身,父母早亡,也只能这样表达了。”

如花此时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呐呐地看着海棠,胡乱点了个头,就灰溜溜地逃走了。

海棠便坐在那里,悠悠地出了一回神,过了一会儿,自失一笑。

她是个快死了的人,但是和如花交好一场,还是得留点东西给这个女孩,于是她拖着脚步,走去院里,开始——挖丁香……去了。

517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