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萧羌母子讨论子嗣的时候,海棠正要去找沉寒。

她进到沉寒院子的时候,正好看到沉寒走出来。

沉寒一身雨过嫩莲一般颜色极静的曲裾,外面罩了一件深色鹤氅,门前一株刚刚抽了绿芽的柳树软软垂下,她恰恰被拢在里面,柳若烟霞,越发显得她身量娇小,竟然比海棠上次看到她的时候又清瘦了些。

沉寒听到声音,停住脚步,朝海棠走来的方向看去,迟疑地道:“……哪位?”

海棠快步上前,一把把沉寒搂在怀里,把小少女骇了一跳,沉寒眨眨眼,小巧的鼻子嗅了嗅,忽然高声欢叫起来,“姐姐!杜姐姐!”

接着一大一小就抱成一团,沉寒开心得小脸红扑扑的,拉着海棠撒娇的说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外面冷,海棠浑身冷透,赶紧拖着海棠进了屋,推到床上,拿被子一层一层裹起来,把海棠埋在里头,又在她手心里塞了手炉,旁边小几上放了热茶,才孩子气的停手,甜甜地笑了起来。

海棠任自己被她包起来,凝视着那张吹弹可破的容颜。

萧远的事情萧羌没有和她详细说过,但是想想就知道,在这种敌对的情况下,被留在敌国做人质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处境。看到沉寒她就想起萧远,就立刻想起萧羌为了萧远的伤心难过,心里狠狠抽了一下,本来要对沉寒说的话,忽然就说不出来了,只能低低说一句你没事就好。

海棠摸小狗一样顺着沉寒的头发,沉寒柔顺地任她抱着,一头拱进她怀里,小手用力抓住她的衣襟,轻声道:“就怕以后不太容易见到姐姐了……”

海棠听了大惊,她一把推开沉寒,连声问她怎么回事,少女低着头不说话,无论如何也不肯抬起,从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黑油油的发顶,最后海棠再三追问,沉寒过了片刻抬起头来,细细的说,“姐姐,我哥哥他……”

海棠一愣。对啊,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没错,这次会盟沉国没有拿到想要的东西,现在和大越的关系只是没翻脸而已,中间沉冰又扮成萧羌要掳走她,最后被沉国干脆送给萧羌当人质。

沉寒是沉国的人,那么,现在这个复杂的情况下,顶着皇贵妃头衔的沉寒也不过是一个处境好些的人质——不,在后宫之中,说不定她处境会更糟。

沉寒这么聪明,自然想得到。

她手上忽然用力,紧紧抱住沉寒,小少女纤细的肩膀被她抓得生疼,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展双手回抱她。

“……你放心,陛下那么宠爱你,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海棠低声安抚,“你要是白玉京嫁过来的担心一下还没什么,陛下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

沉寒在她怀里对她展颜一笑,神色却郁郁。

她说,我本想好好保护小远的……结果……

她话已说不下去,海棠正要安慰,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海棠让沉寒别动,从被子堆里爬起来去开门,打开门扉的一瞬间,却愣住了。

不知何时下起了细细的春雨,淅淅沥沥,带着淡淡寒气,门外,站着统治大越的皇帝。

他没打伞,立在雨里,海棠愣了一下,立刻伸手一拉示意他赶紧进来,碰到他袖子,冰冷微湿,应该是在雨里站了一会儿了,萧羌却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进去,他向里看了一眼,看到好奇向这边张望的沉寒,伸出手指抵在了要张口唤他的海棠唇上,示意她不必声张,然后伸手,把她抱到了怀里。

他的怀抱冷而潮湿,木叶的香气却越发清冽起来。

男人的声音从她耳边淡淡滑去,带着丝绸一般的润滑,“朕只是忽然想看看你……”

只是……想抱抱她,想看看她。

在和母亲谈完话之后,他脚步就不听使唤,向着她的方向就来了。

就如他所说的,只想看看她。

她是这么特别一个人。

她长得没有多美,在他的妃子里,容貌最多只是中等,说到温柔解语,她更是最差的一个,可是,这一路相处下来,这个少女眼瞳深处的坚强,慢慢撼动了他。

就像一个人背着沉重的包袱走在一条漫无止境的路上,本以为这条路上永远只有自己独行踽踽,哪知偶然一个回头,却发现有一个站在他身后,安静看他,安静陪他,心底不由自主就温暖而安慰。

尤其,又是这样一个连生死都不畏惧的女子。

他看着她。

封号为婕妤的少女站在他面前,一身淡蓝衫子,一副极宽的雪白披帛有一边依在肩上,剩下便全软云一样堆在臂弯,衣角是银白飞绣的一片梅花,被羊脂白的玉环压着,在夜风里飞出一角,微微的颤。

她正抬眼看他,漆黑的发落在素白的额上,衬得额间八宝花钿越发明艳,她拂了拂头发,露出有点天真的神色,又柔软,又惹人怜爱。

他心底某个地方倏忽便软了一软。

他喜欢她。

在这一刻,无比明晰。

怎么办?他问自己,他可有什么办法?

他已经这么久这么久,不曾喜欢过人,长久到他都以为自己一颗心是铁石做的,刀枪不入,冰冷坚硬。

“怎么办……”他不自觉地低喃出声。

“嗯?”海棠侧头,想听清,萧羌却只是温柔一笑再没说话。

他又是一贯眉眼春风,风流得意。

他俯身吻了一下她面孔,一派体贴,说他走了,她要是愿意,今晚就住在沉寒这里,就是早点休息,莫要着凉。

他这么说的时候,心底却在问自己,怎么办?

他这么喜欢她。而他杀了她。

562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