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五章 深宫秘闻和掰碎的螃蟹腿

萧羌讨厌光。

所以翔龙殿里一向少有灯光。

送走了海棠,他今天没有宣召任何妃子。

薄衣散发,他矗立在空旷的殿门处,身后几点白烛,一点点斑驳细碎的光线在黑暗中断续流淌,让人想到女人将死时的眼神。

“……你是说,杜美人回去之后开始把院子里的丁香全都挖了出来?”

何善站在他身后,恭敬答了一声“是、”

这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很明确,她知道他想怎么做,她也很清楚他伤势痊愈的那天,恐怕就是她的死期。

她怎么还能如此平静?还能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有趣。

他淡淡地在心里说了一声,随即慢慢闭上眼睛,“何善,有没有什么味道甜美的药物能让人毫无痛苦的死去?”

何善只觉得头皮一麻,立刻跪伏在地,不敢抬头看他,只微微颤声答道,“有……‘荷带衣’……”

“那就预备下吧。”他拂袖,走回内殿,任黑暗吞噬掉他修长清逸的身影。

味道甜美最好,那样的女孩子死的时候怎舍得让她有一点儿痛苦。

 

当皇宫的主宰正在计划弄死海棠的时候,见完娘亲,兴高采烈回到自己院落的如花刚推开海棠的门,一声姐姐就被噎在了嗓子眼里。

一脸泥巴的海棠回头看她,双眼无神如同死鱼。

如花妹妹当机立断转身就走,却被身后幽灵一样的女人抓住了衣服,海棠用一种索命女鬼一般的声音对她说,“如花,我们来做个能熏香的灯吧……”

她记得自己看过一个方子,说能提纯花油,再将花油入水,以盘盏熏之,香气能沁入肌肤,可长久不衰,这个应该广受欢迎,她本打算押后再搞,现在就快死了,不如提前,教会如花怎么弄。

她因地制宜,选了丁香来炼花油。

两人鼓捣了一晚上,造出了成品,香气迷人,浓而不烈,如花在腕上熏了熏,数次擦洗都洗不掉这味道,最后过了三天,洗了那么多次,海棠闻不到了,从小就在胭脂水粉里打滚,鼻子特别好使的如花道,还是闻得到一点。

这个持久可真不错。

不过只有一种花油,又稍嫌品种单一,海棠思前想后,决定摸去密宫里弄些栀子花回来。

栀子花油舒缓压力,清热泄火,专治痛经,还能催情,多好一产品啊,简直是后宫专配。

不过……后宫里唯一有栀子花的地方……就是密宫。

忽然想起上次被史飘零中断的探险,海棠挽袖子决定,说去就去!

时,七月初六,正是鹊桥之前。

 

她大正午去的,密宫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偏偏栀子树长得又高又大,把光全遮了去,幽深独立,犹如鬼域。

海棠自己一个人来的,如果真有鬼啊什么的,还是别吓着别的姑娘的好。

她意外发现密宫没有上锁,一脚踏了进去,放眼望去,预料之中萧瑟破败的建筑掩映在一大片松柏之后,前面是疯长得哪里都是的栀子花。

海棠心里咯噔一下,松柏是专种植在陵墓上的,怎么深宫内院也种得一片一片?

她决定立刻摘花,摘完立走。

就在此时,她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呼喝声。

仿佛是从古井口吹出来的冰冷风声,又像是没有舌头的女人在努力喊着什么?

饶是海棠胆大,也被惊了一下,急站起来,向声音来源望去,只见远处树影掩映里,影影绰绰,有道白影正向这边奔来,随即,动听的女音响了起来,“呵呵,你抓不到~”

听起来是有些年纪的女子的声音,却透着一种少女的娇憨,两相交织,说不出的诡异。

对方看到海棠,笑着跑了过来,靠近了一看,是个容貌极其美丽的妇人,看容貌大概三、四十岁,气质却天真烂漫,透着一种少女的味道。

她看到海棠,隔着一地的栀子花,却也不过来,歪侧着头,已有了淡淡细纹的眼睛忽闪忽闪,忽然拍手笑道,“姐姐,是方姐姐吧。姐姐终于想起妹妹来了!”

方姐姐?方氏?现在后宫里姓方的女人可不多。

海棠没有答话,那个女子兀自笑得灿烂可爱,嘴里不停歇的絮叨着什么,她说的时快时慢,慢的时候就有一种枯涩粘腻的口齿不清,海棠听了一会儿,才听出来几个字:方姐姐,陛下,娘娘……

这几个字稍做组合,就分明是一出后宫倾轧,看着面前明显神智不怎么正常的女子,看她挥舞手臂的时候被栀子花的枯枝划破手臂,海棠于心不忍的伸手抚低了一点儿栀子花,安抚一笑,道,“慢慢说。”

这时,这女子身后,奇怪的呼喝声再度传来,海棠向她身后望去,只见三五个仆妇向这边而来,看到海棠,仆妇们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仿佛看到了极可怕的东西,她们张大嘴,冲上前来,一把拉住了那个女子,死命向后拖去!

在仆妇们冲过来的时候,海棠清楚地看到,黑洞一样,发出了刚才她听到的奇怪呼喝声的嘴里——没有舌头!

在这一刹那,海棠浑身一悚,不自觉地一步退开,那个被仆妇拉住的女子忽然尖叫发狂起来,她反手抓住海棠,用力一抓,鲜血立刻渗了出来,海棠吃疼的往后一拉,仆妇们按住她向后拽,她终于松了手,却反口一咬,咬住了旁边一个仆妇的手臂!

海棠捂着手上的伤口,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怔住了。

几个仆妇终于按住了她,其中一个拿出一丸药,塞入她口中,片刻之后,挣扎不休的女子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松开嘴,一嘴鲜血,唇里吐出几个字,眼泪滑落下来,“陛下……您不要海儿了?”

说完这句,她盯着海棠,眼神忽然极度怨毒起来,她尖叫怒吼,嘴角里露出一点雪白的牙齿,显出一种恶鬼一般的怨恨,她声嘶力竭地咆哮,“方氏!方氏!你不得好死!!”

587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