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十九章 人相立 退无地

目送他离开,海棠转回房间,看着好奇的沉寒,她刹那间莫名其妙的心虚起来。

呃……外面刚来的萧羌,也算是沉寒的丈夫。

想到这里,心虚劲儿就过了,反而觉得心里有点酸,但是也没多想,便岔开了这个念头。

沉寒何等乖觉,海棠不说,她就不问,两人聊了好一会儿天,沉寒留她住下,海棠本来也是要住下,但是不知怎的,萧羌来过,她就不想留宿。

在告辞的时候,沉寒扑在她怀里抽抽鼻子,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姐姐,我喜欢陛下,但是我更喜欢杜姐姐你。”

说完,她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再也没说什么。

海棠一开始没搞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她纳闷地提起袖子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木叶香气扑面而来,她立刻明白了。

沉寒闻到了萧羌留在她身上的味道,才和她这么说,那句话的意思是:没关系,海棠和萧羌之间不用顾及她。

……海棠立刻觉得刚才心里发酸的自己真是个小人。

默默在自己脸上抽了好几下,才把愧疚压下去,海棠团在被子里,小小的呼着气,脑海里不期然就浮现了萧羌刚才在雨水里淡淡的笑容,她呼吸窒了一下,然后闭眼。

窗外春雨潺潺,扰人心乱。

总有什么,在这样一个春雨之夜,慢慢改变,无声无息。

 

第二天,德熙八年三月二十五,大越皇朝以皇帝萧羌的名义明发诏书,行于东陆:白玉京割让黄庭给大越,平王萧逐总理黄庭事宜,同时,大越长皇子萧远赴白玉京游学。为了让萧远身份贵重,当天萧羌又下了一道诏书,着册封萧远为晋王,首开大越皇子未成年而封王之先河。

至此,东陆格局为之一变,占有黄庭的大越已隐约在周围诸国之上。

三月二十八,起驾回京的前一天,海棠听到从萧羌所住的中宫附近,传来了冷调琴声,春风犹带一点微弱冷寒,顺着曲水流觞,能听到沉寒合曲之歌。

她唱的是魏文帝曹丕的《饮马长城窟行》:“浮舟横大江。讨彼犯荆虏。武将齐贯錍。征人伐金鼓。长戟十万队。幽冀百石弩。发机若雷电。一发连四五。”

沉寒嗓子极好,宫内最好的歌伎也自愧弗如,这一曲被她少女嗓音唱来,却并不纤弱,反而有一种异样决绝激昂。

海棠从这首古歌里,嗅到了某种微妙的气息:萧羌做了一个决定,而且,关乎天下。

她没有进去,就这么站在墙外听完,无声走开。

三月二十九,萧羌起驾回京。

东陆未来二十年局面,就此底定。

 

到此为止一切看起来似乎尘埃落定,从那个下着春雨的夜晚之后,海棠再没有听到萧羌说过哪怕一个关于萧远的字。

这让海棠有了一种错觉,就像是这个统治大越的男人,把所有的哀思脆弱全部寄托在了她怀中,然后正衣冠,坚定地前行。

萧羌还是萧羌,依旧一双眼春风桃花,勾魂摄魄不在话下。

但是,托这一个多月来大越上下堆积到了一个可怕程度的公文的福,除了看习惯了眉眼春风的萧羌,海棠在车驾回京的这一路上,非常幸运地见识到了萧羌的另外一面——所谓会走路的公文什么长相了她算是知道了。

萧羌真的是一个很善于学习的人,他从长昭回来,别的没看中,独独看中了赵亭的行辕地方宽敞又方便,干什么都不妨碍赶路,问了花竹意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便在炳城的时候命人赶造了出来,他一路上开始处理积累的公文。按照海棠的说法,上了萧羌的行辕,只能看见满天飞纸片,你就找不着人在哪儿。

所谓人一忙起来,确实就没空唧歪悲春伤秋的那点儿事了。对这句话,海棠看着忙得脚打后脑勺的萧羌,重新有了深刻的理解……

沉寒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自觉避嫌,根本不来找海棠,史飘零偶尔过来看她一眼,还从不挑白天,就半夜鬼魂一样飘来看看再飘走。

花竹意倒是经常来找她。

非常奇妙的,应该看打自己(小)老婆主意的花竹意非常不顺眼的萧羌,对他却有相当程度的好感。萧羌几乎从不在海棠面前谈论任何政事,唯独有一次,他看着花竹意呈递上来的长昭随行人员所需的供给单,对海棠说,“此人看上去无所事事,轻浮佻达,但是实际上胸臆间极有把握,这份表单我午后告诉他要,不到一个时辰他就交了上来,笔笔清楚,其人在琐碎事情上很有耐心。现在这世上,自己的屋子还打扫不干净就敢说自己胸怀天下的人太多,花竹意这样小事都能做得谨慎的人,倒真是少见。”对于萧羌而言,这番话就算是难得的褒奖了,和海棠说完,他把表单交给随行的官员,说这份表单格式很好,存档以备查阅。

如果萧羌都这么说了,那差不多确实很厉害了吧?

海棠对花竹意的有兴趣又多了一个方面。

其实说起来,海棠也觉得自己的标准其实也有点古怪:萧羌厉害萧羌精明,她觉得无限理所当然,换了是花竹意,她就觉得哇,好厉害好能干哦。

总结:萧羌的一路表现真的很萧羌,潜意识里就真的认为他无所不能了。

再度总结:人偶尔还是该示弱的……

不过花竹意也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站在人家地盘上,不方便再那么放肆,不再提求婚的事情,反而开始和海棠纠结起蘑菇的问题。

这兄弟该不会真的是船上长的蘑菇吃多了脑袋发生问题了吧?

海棠一边寻思,一边在脑海里挖了挖,想起来她知道怎么种蘑菇,简单的很,趁着下雨的时候,把整只蘑菇连着周围的泥土挖回来,培上木屑,等整个蘑菇烂掉之后,定时洒洒水,就会有一大片新的蘑菇长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的这一手成功镇住了花竹意,连萧羌都有点佩服她,长昭的贵族从此之后看海棠的眼神都多带了几分敬仰,而栽培蘑菇成功之后带来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生性稍微有一点点洁癖的萧羌看着花竹意那辆因为挂了无数栽蘑菇的小盒子而暴土扬尘的马车,点点点之后,决定赶路的时候还是让花竹意离自己远点……

47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