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海棠一直在行辕上和萧羌一道。

批阅公文的时候,萧羌喜欢安静,她就乖乖地不打扰他,自觉地坐在在角落翻书看,偶尔抬头,从她的角度看去,能看到萧羌一手揽袖,一手执笔,神态专注,阳光从天窗透进来,为他白皙侧脸。镀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感觉到海棠看他,如果有空,那个男人会略微停笔,侧头,看过来睫毛闪动,漆黑的眸子映出海棠的影子,然后就安心一样轻轻微笑,继续低头工作。

不得不承认,海棠很喜欢这时候的萧羌,这时他的神态里有一种非常宁静的平和,仿佛这一刹那,她和他不是皇帝妃子,仅仅是一男一女,在这狭小空间里,因为彼此的存在而安心。

有的时候,萧羌手边没有特别忙的公文,天气又灿烂晴好,他喜欢掀开行辕一侧的帘子,唤她在自己身边,要她磨墨。

海棠哪里干过这活,笨手笨脚,几次还把墨点溅到了他的素衣长袖上,他却全不在意,只是非常温柔地笑着,凝视她,听她一叠声的轻声道歉,然后在她看他的时候,侧头,把一个吻轻轻烙在她鬓边。

夜间若是不宿在驿站,萧羌也不让她回去,就把她搂在怀里,一起睡在榻上。

然后在行辕里度过的第一个夜晚,海棠又做梦了。

在这次的梦里,她行在一片白骨累累的荒原上。

荒原上满布着雪白的、毫无生气的,人的骨头。

然后从嶙峋的骨隙之间,盛开着她从没见过,无比美丽,大而鲜红的花朵。

就像是这些骨骸曾经拥有的热血凝成一般鲜烈的颜色。

这其实是比水底的梦更加可怕的景象,然而她一点也不害怕。

她只觉得疲惫而悲凉,还有一种从心底深处蔓生出来的,绝望一般的微凉。

她就这么看着这片景象,慢慢坐下来,抱住膝盖。

直到她醒转。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发现睡下去的时候,把她搂在怀里的萧羌滚在床角,像个孩子一样蜷缩。

海棠看了他一会儿,伸出手,把他睡乱的头发拢了拢,靠过去,从背后搂住他,把他抱在怀里,尽力的让他温暖。

萧羌体温很低,海棠靠过来的时候,接触到人体的温度,他模模糊糊,很舒服地哼了一声,然后眷恋的蹭一蹭,象只……懒洋洋的大猫。

海棠心底那股因为奇怪的梦而难过的情绪,慢慢淡了,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舒适扬了起来,她心里被什么充盈着,觉得幸福而温暖。

她抱着萧羌,再度睡去。

但是很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又变成萧羌把她抱在怀里,她觉得奇怪之余,也没多想。

结果连着几天都是这样,她要是半夜醒过来,一定是萧羌缩在一角,然后她帖过去,但是早上一定是她在萧羌怀里醒来,结果有天早上,她不知怎的醒得特别早,天还漆黑,她抱着萧羌,被窝里又特别暖和,海棠正琢磨着要不要来个回笼觉,结果萧羌醒了。

她心里一动,立刻眯起眼睛装睡,发现萧羌慢慢坐起来,先是呆呆地看了四周一阵,然后看看自己和海棠的位置,又看了一阵,似乎总算醒过来的皇帝陛下悄悄调整了一下海棠的睡姿,把她抱到自己怀里,然后继续闭眼睡回笼觉。

那一瞬间,海棠只觉得,这男人怎么这么可爱。

海棠一边想着,一边装作自己也睡着了,向他的怀里撒娇一样的拱深了一点儿。

这男人……哎……这男人。

等他再度睡着,稍微撑起身子,从上往下地看着男人沉静得孩子气的睡脸,海棠心里忽然就柔软了起来。

幸福与温暖依然充盈,另外一种更温柔的情绪浮了上来。

她本是个孤魂野鬼,结果得了重生,入了宫,吃了没吃过的东西,看了没看过的天下,然后,喜欢上了一个人。

虽然中间波折那么多,他最开始还想杀了她,她身上还有剧毒,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她因为这喜欢体味到了欢欣、酸楚、不舍与难过悲恸。

喜欢一个人是多好的一件事。

萧羌动了一下,发出一点鼻音,看着他在淡淡的晨光中微微渗出一点白玉一般色泽的清雅面孔看了片刻,海棠就象被蛊惑了一样,低头,轻轻吻上了他的额头。他没醒,海棠的吻又落上他长长的睫毛、面孔,最后,落在他唇上。

他嘴唇微凉,有点干,但是很软。

心里溢满柔和的宁静,海棠抬头,萧羌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双桃花春风的眼眸漆黑深邃,带了一点刚睡醒的意思。

海棠伏在他胸口看他,等他彻底醒过来。

她对自己说,我喜欢他。

少女漆黑的发丝从肩侧顺下,她眉眼柔软,面孔是柔润的白,显出嘴唇鲜艳颜色。

萧羌眨眨眼,把她裹到被子里,柔声道:“你逃不了了。”

“嗯,逃不了了。”她轻轻地笑,拿手去顺他枕头上的乱发,被他握在掌心。

萧羌看着她的眼睛,吻她的指尖,然后是手背、手腕、臂弯、肩膀、颈侧,最后是嘴唇。

很轻地碰一下,分开,再碰一下,再分开。

海棠眨眨眼。

我喜欢你。

她在心里说,揽住他的颈子,萧羌终于加深这个吻。

他的嘴唇终于有了温度。

他周身都是清淡的木叶香气,那股味道伴随着撬开她嘴唇的温暖唇舌在她的口腔内弥漫开来。

这是她第一个真真正正的吻。

他捧着她的脸颊,落下无数个清清浅浅点水般的吻发生在两个嘴唇之间,海棠觉得微微眩晕,心跳急促起来,萧羌一手撩起她满把长发,露出小巧圆润的耳垂,吻在她耳后。

海棠抓住萧羌的衣服,身体里有热度泛上来,她看到抱住她的男人面色隐约潮红,漆黑眼底似乎有水光波动,她有些急切地吻上他眼睛,男人轻轻闭了下眼睛,她听到极轻的一声,衣带被解开,男人身上微热的气息与清晨带着花草香气的水气融合,渗入肌肤,并不冷,反而有些热。

520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