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思言被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睛盯着,一下子涨红了脸,心中的恶念被无限放大,她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杀意,几乎是想也不想,便施了一个风刃对着她甩了过去。

西门龙锦坐在原地,一动未动,那道风刃到她面前时似乎被什么挡了一下,消散于无形,连她的头发丝都没有吹起。

然后,她举起了手中的本子。

“如果你再不抑制住自己的杀意,很快就会变得跟外面那些东西一样了。”

关思言猛地一怔,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是啊,她太大意了,她怎么忘记了那本古书上说过,在夜晚的魔之狱必须保持心情平静,稍有恶意便会被无限放大,最后将会被魔之狱同化,再也走不出这个地方……

想到这里,她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她怎么会知道这些……她到底知道多少?

“姐姐,你怎么了?”关思舞也被关思言这突如其来的杀意吓了一跳。

“大概是不小心被这魔之狱之中的恶灵控制了。”关思言竭力控制住心头的惊悸,淡淡说了一句,走回原位坐下,面上平静了下来,心中却在一直揣测着她究竟知道多少,她会不会知道祭品的事情?

关思舞却是被她的话吓得面色发白,“你不是说这是千年神木,能辟邪,它们不敢进这树洞的吗?为什么会被恶灵附身?”

关思言有些不耐烦,却也只得安抚她,“我刚刚只是一不小心忿了神,你小心些保持心灵平静,不让它们有机可趁就没事了。”

关思舞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正欲说话,头顶突然响起一声巨响,“咣”地一声,树洞被炸开了。

雷击……

关思言一下子站了起来,面孔也变得雪白,在这夜晚的“魔之狱”,她好不容易找到的藏身之处被雷击损坏……就凭她们这一行人的能力,怕是凶多吉少了……

无数的魑魅魍魉发现了活物的气息,都以恐怖的速度向着这个方向袭来。

“啊!”关思舞尖叫起来,她一边招来火焰将靠近她的一只恶鬼烧为灰烬,一边大声尖叫,“都是你!姐姐!你明明说过不可以在这里使用法术的!你干嘛要用风刃啊!”

关思言也是后悔不迭,可是却依然觉得奇怪,“这里晚上可是‘魔之狱’,按说这个时候使用法术应该是无碍的!”

“现在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说如果不是你,我们为什么会遭到雷击啊?!”关思舞边躲边恨恨地道。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还是先找到藏身之处吧。”关思言虽然疑惑,如今的情况却是让她无话可说,她只得一边应付围攻的魑魅魍魉,一边四下里寻找新的藏身之处。

然而,即使是在这魔之狱,千年神木又不是大白菜,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再找一个的。

被晾在一旁的西门龙锦看着关家两姐妹一边相互指责一边应付各种鬼怪,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告诉她们,雷击的原因是因为她让那灰衣少年吃了冉遗,因为冉遗是神赐之物,不经此间主人允许,擅自捉了会遭雷劫攻击。

当年她想将那只冉遗带离这魔狱的时候也被劈了个灰头土脸,那时候可没有现在这般幸运,有这千年神木挡灾。

被两姐妹不小心遗忘了的灰衣少年还怔怔地呆在一旁,自不小心吞下那不明物体之后他就觉得心口热热的,烫得发痛,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见可以藏身的树洞已经碎成了渣渣,四下里都是各种面目模糊形态狰狞的魑魅魍魉,关家两姐妹正自顾不暇,可奇怪的是,那些可怕的东西却并没有缠上他。

他的疑惑在看到身旁那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时得到了解答。

苍白瘦弱的小女孩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神色安然,仿佛这里并不是可怕的魔之狱,而是某处春暖花开的田园一般。

他的心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不安和惶恐都离他远去,仿佛只要有她在,一切便都不会有问题。

关家两姐妹渐渐地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忙一边击杀着那些扑上来的魑魅魍魉,一边向这边跑了过来。

所有被关家两姐妹引来的魑魅魍魉都在距离西门龙锦周边约十步的时候停了下来,犹犹豫豫着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似的不敢靠上前来。

“怎么回事?”关思舞一边庆幸着逃过一劫,一边疑惑地看向西门龙锦和灰衣少年,这两个废物身上有什么令那些怪物害怕的东西吗?

关思言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她是知道灰衣少年的底细的,因此她的视线集中在了龙女的身上,莫非是大长老除了那些符箓之外,还给了她什么防身的宝物?

想到这里,她的视线落在了西门龙锦手上的储物手镯上,轻轻地说了一句,“大长老对龙女真是很好呢。”

关思舞听到这句话,火热的视线一下子落在了西门龙锦的储物手镯上,想到她在这里并没有办法使用九天雷霆的符箓,不由得胆大了起来,口气颇为蛮横地道,“龙女,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凭你自己根本没办法走出这里,不如把储物手镯里的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西门龙锦高估了关思舞的智商,也低估了她的厚脸皮,没想到她竟然就真的自愿被关思言当枪使,这样直言不讳地要抢她的储物手镯。

“不必劳烦两位。”西门龙锦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举起了手中的本子,然后自己转动轮椅离开。

事实上储物手镯里都是大长老给她准备的一些灵石和符箓,还有药材之类,并没有她们脑补出来的什么可以克制鬼怪的宝物,这些魑魅魍魉之所以会对她退避三舍,大概是因为闻出了她灵魂的味道吧。

毕竟当年她为了得到那只冉遗,可是将这里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饶是如此,她也不打算交出那只储物手镯。

因为,那是大长老为他的孙女准备的东西,她占据了这具身体,占据了大长老对他孙女的宠爱,自然也要保护好这份宠爱。

灰衣少年没有迟疑,追上前去,扶住轮椅的推手,推着她走。

西门龙锦一离开,关思言和关思舞立刻被各种魑魅魍魉包围了,关思言气得几欲吐血,一边恨那废物龙女不识抬举,一边又恨关思舞不会说话将她得罪狠了找不到台阶下。

然而面子再大,也大不过性命,关思言终究是拉着关思舞追了上去。

“思舞一向任性惯了的,龙女不要和她计较,如今我们身陷‘魔之狱’,处境相当不妙,还是不要再起内讧了,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度过眼前这场危机为好。”关思言忍住气怒,温言劝道。

十分拙劣的自圆其说。

这番厚脸皮的言论让西门龙锦叹为观止,她不由得有些好奇她们的脸皮究竟可以厚到什么样的地步,于是她翘了翘嘴角,举起了本子。

本子上写了四个字,“说得有理。”

 

有西门龙锦的气息压制着,这一路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那些面目模糊形态可怕的魑魅魍魉也只敢一路尾随着,并不敢扑上前来,只是饶是如此,光那些尖叫哀嚎声,也足以令人心惊胆颤的了。

越是如此,关家两姐妹越怀疑她身上藏了什么异宝,也越发的羡慕嫉妒恨起来。

可是她们到底不敢强抢将她得罪狠了,关思舞是怕她回到龙族之后找大长老告状,关思言却是怀了别的心思。她的打算是,待她找到了此间的异宝,再以她作祭,待她死了,她那储物手镯自然便归她所有了。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又走了许久,天渐渐亮了起来,那些魑魅魍魉的气息也越来越弱,随着第一缕阳光的出现,那些魑魅魍魉便销声匿迹了。

阳光笼罩了整个荒野,四周一片寂静,连一丝虫鸣鸟叫也无。

在这片寂静里,精神极度紧绷地赶了一夜路的关思舞终于松懈了下来,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累死了,歇会儿吧……”

关思言目前的状态其实也并没有比她好多少,但她并没有如关思舞一样失态,尤其是看到跟她们一起赶了一夜路也依然神清气爽的西门龙锦,便不由得愈发的气恨起来,也更不愿被她比下去了。

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闭目调息了几番,关思言睁开眼睛,见关思舞还是毫无形象地赖在地上不起来,不由得皱了皱眉,“思舞,起来该走了。”

“姐姐,再歇会儿吧。”关思舞撅了撅嘴,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你想在这里歇到天黑么?”关思言看着她,淡淡地道。

听到“天黑”两个字,关思舞一下子站了起来,火烧屁股一样道,“快赶路吧,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要走出这个鬼地方!”

于是,迎着阳光,一行四人再次开始赶路。

75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