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思言自然是不知道这灰衣少年的体质经由龙吟的洗涤,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随着体内杂持的排出,他的容貌自然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看着那张脸,连站在一旁的关思舞也呆住了,这一刻,她忽然知道关思言对这个废物的态度为什么一直那么奇怪了。

“我也看不惯,看不惯你的丑陋自私,看不惯你的惺惺作态,看不惯你的自以为是,那么,我可以请你去死么?”

冰冷而满含讥诮的话语从那绝美的唇中一字一句蹦出,传入她的耳朵,关思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谁也没有察觉到,这个时候,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已经隐入了黑暗,等他们有所察觉的时候,夜幕已经笼罩了大地。

魔之狱来临。

“姐……姐姐!魔物出现了!”关思舞失声惊叫。

魑魅魍魉倾巢而出,没有了西门龙锦的压制,它们宛如疯了一般攻击着剩下的三个人。

 

而此时,西门龙锦正在这湖泊之下浮浮沉沉,那只透明的巨掌将她连同她坐着的轮椅一起拉入了湖底。

“为什么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次比一次狼狈呢,西门龙锦。”一个淡淡的声音自湖泊中响起。

西门龙锦乍一听到这个许久没有人称呼过的名字,不由得有片刻的失神,她抬起头,便看到水波之中走出了一个黑袍白发的男子,眉目朗朗,广袖飘飘,端得是丰神俊朗神采飞扬。

“好久不见啊,月望。”西门龙锦咧开嘴,笑了起来。

被称作月望的男子冷哼一声,拂了拂袖,那禁锢着她的巨掌便化为水波消失无踪。

水波粼粼的湖底微微一晃,那男子身后刹那间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月望是这片神魔之地的主人,上一回她为了替母亲寻找冉遗,闯入魔之狱的时候,就是差点死在他的手上。

“我的冉遗果千万年才成熟一次,一次不过十只,上一回你留下了半条命,这次,你打算用什么来换?”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西门龙锦。

“不要这么小器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看到我是不是很开心?”西门龙锦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将轮椅收进储物手镯,颇为光棍地道。

月望眉头一皱,冷哼一声,甩袖进了宫殿。

西门龙锦便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湖泊之上,关家姐妹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她们出身关家,并非纯粹的龙族,身上龙族的血脉也稀薄得很,身体的强度也只是比普通人类稍强一些,与真正的龙族却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可是那些魑魅魍魉却仿佛无穷无尽一样,怎么也杀不完。

灰衣少年此时的感觉却很玄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虽然只是初级的修为,可是那些魑魅魍魉竟然无法伤害到他,他自然不知道那是因为他吃了冉遗的缘故。

黑夜笼罩的魔之狱,夜越深,那些魑魅魍魉便越强大,前一夜有西门龙锦的压制,她们没有尝过深夜的滋味,自然是不知道这一点的,现在她们真切的尝试到了。

那些魑魅魍魉的体格越来越庞大,力量越来越恐怖,渐渐的,已经不是一道风刃,一个火咒就可以杀死的了,它们哀嚎着扑上来,誓要将她们撕碎。

“姐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关思舞感觉身体又疼又累,几乎要绝望了。

关思言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明明已经找到了这片湖泊,明明已经如古书上所言献上了生祭,按理来说她应该可以得到与献上的祭品等价的宝物,然后离开这片神魔之地才对,可是为什么宝库之门非但没有开启,反而连她也再次被困在这魔之狱了……

那龙女虽然是个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废物,但她可是货真价实的龙女啊,身上有着最正统的龙之血脉,这样强大的生祭……为什么不能换得她想要的宝物?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关思言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时候,她心里那个被当成生祭的废物龙女正坐在这湖底的宫殿里自在饮茶。

坐在她对面的,正是这神魔之地的主人。

“那是万年仙雾,我好不容易才从仙帝那里搜刮来那么一点,给你这样牛饮实在是暴殄天物。”月望皱了皱眉,十分心疼的样子。

“你还真是一样的嘴硬心软,口是心非啊,月望。”西门龙锦哂笑,随即又叹了一口气,“可惜你这里没有酒。”

“俗物。”月望冷哼一声,十分不屑,“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来了。”

西门龙锦摸了摸鼻子,“具体情形我也不是十分清楚,总之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三千五百多年之后了,大概算是……重生了吧。”

“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好。”月望冷冰冰地道。

西门龙锦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咳了一阵,才缓过气来,她哭笑不得地看向那冷着一脸俊脸的男子,“月望,你这毒舌的毛病得改,不然再过几千年也娶不上老婆。”

月望闻言,一张俊脸立时黑了一半,“你少操这份闲心,被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儿整得死无全尸,如今你已经成了整个九幽大陆的笑话了。”

西门龙锦想起了龙族入门玉简上关于九幽大陆的记载,无所谓地咧了咧嘴,“他们笑不了多久,再过几千年,谁还记得我。”

月望冷哼一声。

“别哼了,我也难得来一回啊。”

“的确难得,总共也就两回,上一回你偷了我一个冉遗果,将魔之狱掀了个底朝天,杀了我三百万魑魅魍魉,这一回你又偷了我一个冉遗果,还带了一队蠢物,闹得我这神魔之地鸡犬不宁。”月望饮了一口茶,冷冷地道。

西门龙锦干笑,“不要这么小器嘛,这神魔之地如此冷清,偶尔热闹一点不也挺好。”

这时,有美貌的婢女送来了点心。

“呀,雪莲糕。”西门龙锦眼睛一亮,从水晶盘中拿了一块放到唇边,咬一口,满口都是香甜,不由得开心地眯了眯眼睛,“果然还是你这里的雪莲糕最好吃啊,自从上一回之后,我再没有吃过这么正宗的雪莲糕了。”

这一回,月望难得没有对她的吃相表示鄙视,而是唇角微弯,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来。

“你没想过我会下毒么?”

“啊?”西门龙锦一脸呆滞。

“看来你那好徒儿还是没有让你吸取到足够的教训啊。”月望浅笑。

“……你还是不要笑比较好。”西门龙锦又咬了一口雪莲糕,忍不住吐槽。

好可怕的笑容,这张脸真的不适合这种表情啊。

“呵。”看着她吃得不亦乐乎的模样,月望冷笑,“我差点忘了,你这人最爱找死,又怎么会怕死。”

西门龙锦哈哈一笑,用那万年仙雾漱了漱口,“生又何欢,死又何哀,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月望看着那见了底的茶壶,另外半边脸也黑了。

76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