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他们聊天喝茶吃点心的这会儿功夫,湖面上的杀戮已经愈发的惨烈了起来,关思言浑身浴血,被断了一臂,几乎成了一个血人。关思舞的模样也极是凄惨,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突然注意到了那个她一直不曾放在眼中的灰衣少年竟是在一众魑魅魍魉的包围攻击下游刃有余。

几乎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她向着灰衣少年冲了过去,躲到了他的身后,有了灰衣少年作缓冲,她的压力果然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姐姐!到这里来!”关思舞见关思言还在不远处苦战,忙大喊。

关思言抬起几乎被血糊住的眼睛,看了一眼灰衣少年的方向,终究是没有过去,少年满含憎恶的冰冷眼神仿佛就在眼前,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宁可死去,也不想躲在他的羽翼之下被他看轻。

这时,一只巨大而丑陋的怪物向着她扑了过来,她险险地避开了怪物的冲击,却没有避开它的尾巴,她被横着扫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那怪物见她失去了抵抗力,桀桀怪笑着一巴掌拍了过来。

“姐姐!”关思舞吓了一跳,慌忙冲了过来,用火墙替她挡住怪物的攻击。

从死神手中逃出生天的感觉让关思言脑海中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背心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粘粘腻腻的,和血混在一起,十分难受。还没有等她缓过气来,她便惊恐地看到不远处正站着一只蜥蜴样的怪物,那怪物的眼中散发出绿幽幽的光,口中鲜红的舌头正向着她袭了过来……

逃无可逃……

死的感觉太可怕了……

她不想死……

不想死……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用仅剩的那只手一把拉住了关思舞,用她挡在了自己身前。

关思舞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骤然多出了一个血窟窿。

“姐……姐……”她抽搐着,有些困难地回过头,看向那个拿自己当了挡箭牌的双生姐姐,她张开嘴轻声喃喃,随着她嘴唇的蠕动,她的口中不断涌出血来。

她泪眼模糊地看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逐渐失去光芒的眼中满是不解,“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拿她作替死鬼……

她们是姐妹,不是么?

她们是双生姐妹啊……

关思言呆呆地看着满身是血的关思舞,抖了抖唇,“……我……我不是故意的……”

一旁,那蜥蜴样的怪物一击得手并没有罢休,而是再一次扑了上来,关思言退无可退,咬牙将手中的关思舞再一次推了出去。

少女已经破败的身体正面迎上了恐怖的怪物,随即被那怪物一爪子拍开,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般飞了出去,落入了湖中。

少女的身体落入湖中的那一刻,所有的魑魅魍魉突然都停止了动作,僵立在原地不再动弹。

……结束了?

关思言呆坐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沾面了鲜血的脸上一瞬间爬满了各种表情,疑惑、后悔、内疚……还有一种逃出生天的喜悦。

这时,幽黑的湖面上突然泛起了一层血色的泡沫,很快,整片湖都变成了血红色,那些泡沫在湖面上“咕嘟”“咕嘟”地翻滚着,看起来分外的瘆人。

高悬在半空中的圆月也变成了血红色,看起来竟如傍晚的夕阳一般。

“半圆的湖伯倒映着夕阳的余光,当神之地与魔之狱相汇之时,献上生祭,吾将赐汝得偿所愿。”

一个低沉而冷冽的声音自湖中响起,血色的湖中央,走出一个白发黑袍男子。

所谓生祭……原来要见血啊。

关思言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在瞬间发生,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几近疯魔。

“说出你的愿望吧,与你献上的祭品等价的愿望。”刚刚还在与西门龙锦一同饮茶的月望神色淡漠地开口,宛如神祗。

关思言捏紧了拳头,垂下头,沉默。

“断魂剑。”就在月望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断了一臂的少女忽然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眼中的狂热几乎要燃烧起来,“我要断魂剑!”

“如汝之愿。”月望面无表情地抬手,他面前的水面骤然破碎开来,一柄血红色的长剑破水而出,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气,在血色的月亮下泛着迷人而妖异的色泽。

关思言如同着了魔一般抬起仅剩的右手,那断魂剑便飞入了她的手中,她望着手中的血色长剑,眼中一片痴迷,“断魂剑……真的断魂剑……”

这便是关家那位先祖曾经用过的宝剑,传说中可以弑神的宝剑……

关家那位惊才绝艳的先祖就是凭着这柄宝剑闻名于世,并且得了龙族的青睐,与之联姻的。

可是后来,这柄断魂剑和那位先祖一起不知所踪了。

如今……这断魂剑是她的了!

想到这里,关思言的眼中迸发出了惊人的神采,少了一只手臂又算得了什么,有了这断魂剑,她又有何所惧。

月望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那柄被少女紧紧抱在怀中的长剑,微微振袖,便要离开。

“等一下!”一旁一直沉默着的灰衣少年突然冲上前来,喊住了准备离开的月望。

月望停下脚步,看向那少年,在他身上发现了冉遗的味道。

原来是给他吃了么。

“请问之前坠入这河中的龙女在哪里?”灰衣少年略有些急切地问。

“坠入这河中,自然便是我的东西了。”月望一脸淡漠地道。

“你并没有承认她是祭品不是吗?!”灰衣少年急急地辩解。

“吾乃是这神魔之地的主人,坠入这河中的一切宝物都归吾所有。”月望一脸淡然地说着不要脸的话。

如果西门龙锦在这里,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忍不住喷他一脸口水,因为每当这一位一本正经地自称为“吾”的时候,通常就是要开始走官方路线,并且不讲情面不要脸面了。

“你……”灰衣少年显然也被这一位的不要脸深深地震惊了。

月望想了想,觉得自己留下那个俗不可耐又不懂茶道的破坏狂根本一点价值都没有,她除了会厚着脸皮敲自己的竹杆外根本没有一点用处。最重要的是,等她清醒过来,若是要走,他根本留不住她,可是就这么放她走,他又实在不甘心,毕竟她又偷了他的冉遗果。

与其一点好处都占不到,不如……

想到这里,月望看向那灰衣少年,“你有什么东西可以交换?”

“啊?”灰衣少年有点跟不上这一位的跳跃思维。

“想要龙女归来,你用什么来交换?”

这下灰衣少年明白了,这是在敲竹杆啊……

78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