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如今他身上可以称得上是宝物的,除了自己这条命外,大概只有它了。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从脖子上取下了一根链子,丢了过去。

“唐风!”一旁的关思言自得了宝物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便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气急大叫,“你怎么能把那个给他!”

月望伸手接住了少年丢过来的东西,拿在手里微一端详,然后微微扬起了眉,这个东西竟然在这少年身上。

可真是意外之喜。

一枚冉遗果,值了。

“这个可以吗?”少年微有些紧张的声音传来。

月望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成交。”

说着,他挥了挥袖子,灰衣少年和关思言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见已经站在一个小村落的门口了。

 

此时,东方已经微微露出了鱼肚白,黑夜已然过去。

出现在这个村口的,除了灰衣少年和关思言之外,还有另一组的龙陵、龙泰、龙七,以及独行侠一样的龙凝秋。

西门龙锦也在,她坐在轮椅上,微微垂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除了坐在轮椅上安然睡着的龙女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身上带伤,很是狼狈,看来不止是关思言这一组,大家都经历了一场恶战。

灰衣少年没有在意其他人,他一眼看到了那张轮椅,有些紧张地大步走到龙女身边,见她呼吸平稳,只是睡着了,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起她被那只巨大的手掌拖入湖中的情形,他便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捏住了似的,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以至于,当那个神魔之地的主人提出交换的要求时,他竟用那样东西换回了她。

明明……

明明一开始他不过是因为……

灰衣少年看着睡着的龙女,掩藏在长发下的眼眸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怎么回事?我们这是逃出来了?!”那厢,满身是血的龙泰一脸茫然的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忽然一脸激动地道。

“看来是的。”龙陵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村落,也松了口气,他看起来比龙泰要好些,但是后背上也有一道极恐怖的伤口,似乎是被巨大的利爪抓伤的,伤口皮肉外翻,还在不停地滴血。

他们这一组唯一没有怎么受伤的只有龙七了,只是她看起来也十分疲惫的样子,显然这一路也不轻松。

“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龙泰脚下一软,坐在地上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十几个怪物对着我冲过来,我都准备好等死了……怎么会有那种怪物,竟然连龙的威压都不怕……不过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没事了?”大约是劫后余生压力太大,龙泰不停地絮絮叨叨着,满面疑惑。

在场这些人,大概只有关思言这一队真正了解这一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关思言并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意思,她只是单手抱着剑,冷冷地看着灰衣少年紧张那废物龙女的样子。

她当然不会蠢到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那废物龙女如果醒了的话……

“思言,你的手……怎么了?”龙七忽然问。

关思言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龙七手中的沾了血的星月剑,想起葬身在湖底的关思舞,眸色微深,“被那林中的怪物扯断的。”

“你手上拿着的是?”龙七似乎是才注意到她手中的剑,有些疑惑地问。

关思言抱紧了手中的剑,勾了勾唇,“断魂剑,我刚得到的。”

此言一出,如雷贯耳,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关思言手中,这其中也包括阴沉着脸一直没有开口的龙凝秋,实在是因为这柄剑的名气太大了。

断魂剑,传说中的弑神之剑啊。

龙七眼神微微一闪,随即微笑,“看来这一回,运气最好的便是思言了,我们在林中除了那些怪物外,什么也没碰到呢。”

“侥幸而已。”关思言说这句话的时候,西门龙锦醒了。

西门龙锦抬手揉了揉额头,看来乱吃东西的毛病得改,月望那个家伙居然在点心里下药,然后趁着她睡着将她丢出了神魔之地……

“你醒了?”一直注意着她的关思言头一个发现了。

西门龙锦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了她紧紧抱在手中那柄宝剑上。

……竟然是断魂剑。

看来,她果然是如愿以偿了啊。

只是……她既然被月望那个小器鬼丢出了神魔之地,显然是没有被当成祭品。

那么,是谁被当成了这柄断魂剑的祭品呢?

关思言被她盯得有些发怵,皱了皱眉,下意识后退一步,抱紧了手中的断魂剑。

“关思舞呢?怎么没有见她出来?”一旁,龙陵似乎终于发现少了一个人,他皱了皱眉,忽然问。

听到这个问题,关思言脸色一白,一下子想起了关思舞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坠入湖中的场景,她紧紧咬住下唇,样题得几乎令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收回了目光。着将她丢出了神魔之地。

82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