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龙陵打听到这个村子到月牙镇只有半日的路程,便出面向村长租了一个院落,时间为半日,用来给众人包扎伤口、休养生息。

龙凝秋站在井边打水一遍又一遍地冲洗身上的血污,龙七在院子里帮龙陵和龙泰包扎伤口,关思言则是默默一个人抱着断魂剑坐在墙角发呆。

而西门龙锦和灰衣少年却是不在院中,这个时候灰衣少年正推着西门龙锦在村子里到处乱转。

灰衣少年还在纠结自己为什么会拿那么重要的东西来交换龙女,因此一直沉默着,西门龙锦却是不知道他的小纠结,也不知道月望坑了她一把,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村子里的情形。

这个村子正处在神魔之地的外围,只是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着的村民们并不知道村子后面有神魔之地那么一个存在。

那时她刚跟月望大战过一场,撑着剩下的半条命离开神魔之地的时候,正好经过这个村子,还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

那是一段很不错的回忆。

村子并不大,两人走着走着,很快就绕过了半个村子,在经过一间茅草屋的时候,西门龙锦忽然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东西。

那是一个玉埙,玉埙上雕着一个“锦”字。

此时,它正挂在一个少女的脖子上,那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模样甚是可人。

“咳咳,阿锦,阿锦……”茅草屋里忽然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被唤作阿锦的少女忙放下手上正在晾晒的衣物,转身跑进了屋子,“爷爷,怎么了?”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西门龙锦在门口待了一阵,挥了挥手,正打算让灰衣少年推着她离开的时候,那少女走出了门,眼角红红的,似乎哭过。

她坐在门槛上,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捧起了挂在脖子上的玉埙,放在唇边吹了起来,她吹的是《逍遥调》,在九幽大陆的教坊酒楼里十分流行的一首曲子,只是本应该是欢快潇洒的一首曲子却被她吹得呜呜咽咽的,甚是悲惨。

西门龙锦听得纠结,自己转动轮椅,走到少女面前,微微弯下腰,从少女手中接过了玉埙。

少女微微一愣,抬头看她,“你……”

西门龙锦垂下头,轻轻擦了擦手中的玉埙,然后放在唇边吹了起来。

曲调悠扬,在那曲声中,仿佛整个世界都明朗了起来,红尘渺渺,不过一笑,爱恨情仇,最是无聊,酒尽兴,歌尽欢,人生在世,逍遥最好。

少女怔怔地看着那坐在轮椅上吹着玉埙的小女孩,听得呆了。

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能够把这首《逍遥调》吹出这样的味道,《逍遥调》流行于坊间,是那些纨绔子弟和青楼歌女最喜欢的曲子,那样醉生梦死的一首歌,却被眼前这个单薄瘦弱的小女孩吹出了目空一切的味道。

仿佛在她眼中,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没有什么是值得永远牵挂于心的。

这时,屋子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少女从那悠扬的曲声中抽回心绪,慌忙站起身,“爷爷,你怎么起来了,郎中说你要卧床休息才行啊……”

那被少女唤作“爷爷”的男子一动未动,只是怔怔地看着坐在轮椅上吹埙的小女孩。

“阿锦……”他喃喃。

虽然被少女称为爷爷,可是那男子看起来却仿佛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只是两鬓斑白,身形消瘦,一副久病沉疴的样子。

“爷爷,怎么了?”少女扶着他,轻声问。

那男子却是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定定地看着那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阿锦,是你……对不对……”

悠扬的曲调戛然而止,西门龙锦放下了唇边的玉埙,将它还给了那少女。

她看了那男子一眼,便见他正痴痴地望着自己,满脸希翼的模样。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那男子忽然大笑起来,然后弯下腰开始剧烈咳嗽,咳得几乎要断气的样子,口中却还在喃喃说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那些骗子散布谣言,说你死了,可我不信……我的阿锦,我的阿锦……怎么可能会死……那么强大的阿锦,怎么可能会死……”他踉踉跄跄地走到西门龙锦身边,在她面前半跪下身子,他颤抖着握住她的手,仰面望着她,“阿锦,你是阿锦对不对?”

看着眼前这明显已经寿元无多的男子,西门龙锦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脑袋。

那男子猛地僵住,眼中瞬间落下泪来,他垂下头伏在她的膝上,仿佛一个孩子般呜咽起来。

那呜咽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嚎啕大哭。

一个高大的成年男子埋首在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膝间嚎啕大哭,那场景看起来说不出的奇怪。

“爷爷……”少女似乎被吓到了,慌忙上前想扶起他。

那男子却是不肯起来,哭了一阵,终是体力不济,昏了过去。

少女慌忙扶起他,然后有些疑惑地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你是……?”

西门龙锦举起了本子,用许久不用的九幽大陆的文字写了几个字,“大概认错人了吧。”

原来是个哑巴……

少女露了惋惜的表情,她想也是,这女孩不是村子里的人,而且年纪又那么小,爷爷都已经几十年没有出过村子了,怎么可能认得她,大概又病糊涂了吧。

她有些抱歉地看着西门龙锦,“对不起啊,我爷爷身体一直不好,两年前村东的曹大爷去临渊城探亲,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跟我爷爷说了什么,就病得愈发重了,这几日糊里糊涂得连人都认不出来,吓到你了吧。”

西门龙锦摇摇头,便示意灰衣少年上前来推着她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灰衣少年看着女孩黑鸦鸦的发顶,心里闪过一丝狐疑,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她写的字他根本不认识。

这个女孩身上,似乎有许多的秘密……

 

修整了半日,一行七人便离开了这个村落,半日的路程是相对于人类而言的,对于龙族的他们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离开了那个鸟地方真是爽快。”站在月牙镇的大街上,龙泰想起那个连用个腾云术都会遭雷劈的地方,狠狠地吁了一口气。

月牙镇虽然并不大,但却相当热闹,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各种古色古香的小摊贩在街边一字排开,卖包子馒头麻花饼的,卖珍珠水粉胭脂糕的,各种吆喝声吵闹声不绝于耳,街道两旁各种成衣铺、珠宝店、大酒楼、小饭馆更是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这时候正是饭点,不如我们尝尝这三千五百多年前的九幽大陆的美食吧。”龙泰兴冲冲地提议。

传承堂几个人,龙陵个性高傲,龙凝秋洁癖狂,龙七是冰霜美人,关思言向来小事不爱开口,新来的龙女又是个哑巴,剩下一个灰衣少年完全是隐形人一样被众人无视的存在,如果个性活泼高调的关思舞还在的话,提这个建议的人一定会是她。

可是她不在了。

882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