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于是提这个建议的也只可能是龙泰了。

“酒楼饭馆一向是消息比较多的地方,去看看也好,正好了解一下最近这个时期的九幽大陆发生了些什么大事。”龙七想了想,表示同意。

龙七表示同意了,龙陵自然会赞成,关思言是无所谓的状态,西门龙锦刚好有些想念这月牙镇的酒了,灰衣少年一向唯她马首是瞻,于是除了龙凝秋外一致投了同意票,以压倒性的胜利取得决定权。

 

安福酒楼是月牙镇上最大的一家酒楼,一行七人踏进酒楼的时候,酒楼里坐场的说书先生正说得滔滔不绝口沫横飞。

“话说在九幽大陆之东的无妄海中,有一头三首恶蛟,那三首恶蛟法力高强,已有呼风唤雨之能,在无妄海作恶多端,周遭民众深受其害……”

“诸位客官,要包间吗?二楼有雅间!”酒楼伙计迎上前来,笑容可掬地道。

“不必,就在大堂里寻个位置吧,我们要听说书。”龙泰从储物袋里掏出几枚灵珠赏给他,笑道。

那伙计收了打赏,脸上的笑容便愈发的热情起来,“好咧,诸位客官真有眼光,要听说书啊,到我们安福酒楼来就对了,我们的说书先生可是从临渊城来的,是整个月牙镇最好的说书先生!”

那伙计将他们引到一个靠窗的大桌子边,拿了菜单来,开始介绍他们店里的特色菜肴。

西门龙锦对他招了招手,那伙计并没有因为她是一个行动不便的小女孩便看轻了她,忙拿了菜单走到她面前弯下腰听候指示。像他们这样整日里迎来送往的店伙计早就练成了人精,在他眼里,这一行七人中,竟是这小女孩的气场最强。

尤其是还带了一个贴身的保镖。

推着轮椅的灰衣少年不幸被他误认成了保镖……

西门龙锦果断指了指酒品类里的“红尘醉”,红尘醉是月牙镇的特产,虽然这里的红尘醉并不如西门龙兰给她准备的那一坛三百年的红尘醉,但拿来解解酒瘾已经足够了。

被困在龙蛋里几千年,最难忍受的也许不是寂寞,而是没有酒喝。

重生之后又因为是在龙族之中,在天冬和大长老看着,根本没有机会找到酒,如今有这样好的机会,她又岂能错过?

“好咧,诸位客官先听听说书,饭菜很快来上。”见众人点好了酒菜,那店伙计上了茶水,拿着菜单退了下去。

这个时候,台上的说书先生正说到西门龙锦大战三首恶蛟。

“……那三首恶蛟见龙锦大人来战,竟是完全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傲慢不已,他张口吐风,风中带有沼气,天地瞬间暗成一片,沼气所到之处,生灵无一幸免……”说书台上,那说书先生正在涛涛不绝,“可龙锦大人是谁?龙锦大人乃战神转世,两军对阵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上山下海斩妖除魔未曾有过败绩,区区一个三首恶蛟又怎会是她的对手,只见龙锦大人脚踏避水问晴兽,手持双龙缠月矛……”

“小地方就是小地方,这种老掉牙的段子还在讲,真是无趣。”正说得兴起,二楼的雅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女子不屑的声音。

那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似乎用了某种秘法,声音清亮,让人想忽视也难。

台上的说书先生有些尴尬地停了下来。

“谁在捣乱!不爱听就给你爷爷我乖乖闭嘴滚出去!”楼下大堂正听得津津有味的众人中有人不满了。

开口的是一个肤色白皙的年轻男子,他身着一袭藕荷色的宽袖长袍,长了一张比女子还美丽的脸,只是此时他一脚踩在板凳上,双手叉腰,怒目瞪向二楼,声音如雷鸣一般,与那美丽的外形反差巨大。

“放肆!”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尖利了起来,“哪里来的莽汉,竟敢如此无礼!”

“你这小姑娘,你爹娘没有教过你出门在外不得嚣张的道理么!”那男子哈哈一笑,冲着二楼大吼,那声音震得窗户都在抖。

二楼那雅间里没了声音,然后突然有一排银针疾射而出,目标正是那年轻男子的面门。

那男子一把操起手边的钢鞭,一鞭子挥了过去,那银针被打落钉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密密麻麻地钉了一排,幽幽地泛着蓝色的光芒,竟是淬了剧毒的。

“好恶毒的小娘皮!”那男子一下子怒了,拍案而起,指着二楼大骂,“给你爷爷我滚下来!”

那边骂战正酣,店中伙计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手脚麻利地来上菜了。

头一个上的是一坛子红尘醉。

……没错,是一坛,不是一壶。

“谁点的?”龙陵有些奇怪,他记得似乎没有点酒。

一只纤细瘦弱的小手从横里伸了出来,抱走了那坛酒。

西门龙锦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众人诡异的视线中抱起了酒坛,拍开了酒坛上的酒封,清洌迷人的酒香一下子飘了出来。

西门龙锦嗅了一下,弯了弯眼睛,仰头便是一口。

那豪迈的动作吓到了一众传承堂弟子。

灰衣少年眼神微微一闪,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太意外,是因为一早就知道她身上藏了许多的秘密吗?

“酒菜上齐了,各位客官慢用。”伙计麻利地上了一桌子菜,笑容可掬地说着,退了下去。

人类的菜肴对于龙族的众人来说,还是美味的,龙陵皱了皱眉,不去管那奇怪的龙女,将龙七喜欢的菜放在她面前,便开始吃东西。

龙七却是深深地看了龙女一眼,眼中复杂难辨,也许……所有人都小看了她。

能够从那个地方毫发无伤地出来,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他们那一组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关思言的脸色,关思舞的死分明有蹊跷。

那厢,那长了一张美人脸的粗鲁男子已经手持钢鞭杀上了二楼,他一脚踹开二楼东侧第一个雅间的门,杀气腾腾地道,“藏头露尾的小娘皮,给你爷爷滚出来!”

“放肆!竟敢对小姐无礼!”先前那女声尖叫一声,身形有些狼狈地“滚”了出来。

当真是滚出来的,那姿势绝对算不上好看,似乎是被人丢出来的一样。

这时,房中突然掠出一道白色的人影,如一道光闪过,身影蹁跹,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被丢出来的女子已经被扶了起来。

众人再看,原来那白光竟是一个身着白衣,容貌姣好的少女。

90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