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原本姣好的容貌在对上那长了一脸美人脸的男子时一下子相形见绌,失色不少。

“我家婢子无礼,还请这位英雄多多包涵。”那少女开口,声音温柔宛转,相当好听。

正在饮酒的西门龙锦微微一顿,唔,这声音好生耳熟。

不是在混沌之地的传送阵中,那个王族长老的声音吗?

当时就觉得耳熟来着,莫非真的是故人?

西门龙锦微微抬起头,看向二楼,在看清那白衣少女的容貌时,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唔,是挺面熟的样子,可是一时竟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小姐!”那滚出来的婢子紫胀了一张脸,不满地跺脚。

“嗬,这会儿知道让我多多包涵了?若是刚才你爷爷我被那排毒针给打中的话,早就变成死人了!还包涵个屁啊?!”那男子却是丝毫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样子,只气哼哼地道。

那张美丽的唇中出口成脏毫无压力。

“我这婢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会随意伤人,她不过是因为觉得那说书人讲的段子有些过时而已,若不是因你口出恶言惹怒了她,又怎么会令她负气出手?”那白衣少女浅浅地笑了一下,辩解道。

“过时?龙锦大人的段子过时?”那男子眉头一竖,“天下英雄者,唯西门龙锦一人尔!她的段子又怎么会过时?你这种不懂事的小娘皮还是回自家闺房刺绣嫁人去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白衣少女面色一沉,显然被他这番粗鲁的话惹怒了。

“伙计!你们家掌柜呢!这莽汉在店中如此无礼,冒犯我家小姐,你们都是死的吗!”白衣少女身旁的婢子怒气冲冲地大喊。

楼下正上完了菜在拢着袖子看热闹一个伙计笑了起来,“这位姑娘,我们家掌柜可不就在你对面站着呢么。”

那婢子微微一愣,有不敢置信地看向那手提钢鞭的美貌男子,看他那杀气腾腾跟个屠夫一样,哪里像个掌柜了?

许是那婢子错愕的神情取悦了他,那男子哈哈一笑,这会儿倒不气了,回头对楼下的说书先生道,“孟先生,不要跟这些不懂事的小娘皮一般见识,继续继续,给大家讲一段‘大战临渊城’吧。”

 

正愣着的说书先生得了吩咐,点点头,应了一声,喝口茶润了润嗓子,手中的醒木重重拍下。

“话说,五十年一次的长老会召开在即,龙锦大人回临渊城赴会,收到了一封挑战帖,乃是同为九大长老之一的玉横江所书……”

大堂众人被说书先生营造出来的氛围所感染,又安静了下来。

那男子晃了晃手中的钢鞭,口中哼着奇异的调子准备下楼。

“西门龙锦叛出西门家,败于其胞妹西门龙兰之手,都已经死了两年了,居然还有人在盲目的崇拜她,真是可悲。”白衣少女突然开口,声音轻轻软软的,似在叹息一般。

那男子脸色猛地一变,他转身看向那白衣少女,面色沉沉,须发皆张,“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污辱龙锦大人。”

“就凭你,不配知道我家小姐的名字!”白衣少女身旁的婢子一脸倨傲地昂头道。

“连名字都不敢吐露的鼠辈。”那男子不屑地啐了一口,粗鲁地道,“我管你是天皇老子,在这月牙镇就是我莫老三说了算,我给你三柱香时间滚出月牙镇,时辰一到,休怪你爷爷我不懂怜香惜玉!”

“你!”那婢子气得发颤。

白衣少女却是眉头一皱,拉住了她。

“小姐!”婢子大叫。

白衣少女摇了摇头,“走吧。”

白衣少女走下楼梯的时候,西门龙锦不经意地又侧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就想起来她是谁了。

她们只有过一面之缘。

在临渊城无方酒楼里,那个愿出一百块万金买下她徒儿的慕容霜,只是那时她还是一副羞羞怯怯的小家碧玉样,一口一个姐姐甚是可人的模样,如今性格有了些变化,竟是让她一时没有想起来。

看着那对主仆走出了安福酒楼,西门龙锦又仰头饮了一口酒,眸色微深。

叛出西门家,败于西门龙兰之手,那些人是这么来安排她的结局的吗?

嗬。

她都已经“死”了两年了啊。

旁观了整场好戏的龙泰啧啧称奇,“那西门龙锦到底是什么人,都死了两年了还有人搞这样的个人崇拜?”

“龙锦大人啊,那个名字在九幽大陆代表着强大,代表着无可匹敌。”一旁来添茶水的伙计笑眯眯地道,“你们不是九幽人士吧,九幽大陆没有人不知道她的。”

“真有那么厉害的人?”龙泰一脸的不信。

“那是,我还能骗你不成。”那伙计拍着胸脯道。

“可是刚刚那姑娘不是说她叛出了什么西门家,已经死在自己妹妹手里了嘛。”

那伙计声音立刻就低了下来,“这话可不能让我们掌柜听见,不然三柱香内被撵出月牙镇的就是你们了。”

龙泰又赏了他几枚灵珠,笑眯眯地道,“你跟我们说说呗。”

那伙计收了灵珠,笑道,“那些大人物的事情我们哪能知道得那么清楚啊,不过我们家掌柜说龙锦大人一定是被西门家那些过河拆桥的王八羔子给陷害了。”

西门龙锦“噗”一地声,口中的酒喷了出来。

西门家那些过河拆桥的王八羔子……

这个形容还真是……有趣。

 

此时,安福酒楼外,一辆异兽拉的马车上,那婢子一脸委屈地看向自家主子,“小姐,不过是区区边陲小镇的一个酒楼掌柜罢了,我们干嘛要怕他!”

白衣少女按了按额头,有些烦躁的样子,“区区边陲小镇的酒楼掌柜自然不必放在眼中,可是神魔之地的主人我们就不得不顾忌了。”

“你是说……那个莽汉就是神魔之地的主人?”婢子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白衣少女蹙了蹙眉,看向远处,没有否认。

“可是……”那婢子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白衣少女没有等她说完,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不要因小失大,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那婢子微微一颤,低下头去,“是。”

1024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