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池晴与谭晶间的关系渐渐熟稔,这其中也不乏陆怀远的有意安排。

公司另为她安排了一位统筹协助工作,并由谭晶的经纪人直接接管了池晴的新经纪合约。

也因为如此,她和谭晶私下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一开始,谭晶对她的十分客气里,有七八分,大约是出于陆怀远的示意。

可时间久了,出乎她的意料,池晴发现谭晶并不似表面那样滴水不漏,毕竟再多的圈内经验,再油滑的交际手段。说到底,谭晶也只是个年纪稍长于她的年轻女孩。

有些事,即便谭晶有意忍,神色里也难免透出几分不以为然和嫉恶如仇。倒让谭晶原有的端庄印象,在她脑海里更生动了几分。

谭晶将自己的助理小桑引荐给她,让小桑代为帮衬池晴。

这点倒不是华际影业亏待池晴,或在人事安排上有意搪塞,只是池晴尚未有正式活动,现在就派私人助理,又难免落人话柄。

谭晶外地有工作的时候,小桑会抽空和她聊聊,池晴晓得谭晶是好心借小桑的嘴叮嘱她一些内情。

小桑没什么城府,又热心,在池晴前头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自己的见闻,兴起之处,连水都顾不得喝。

池晴从中听出一些添油加醋来,也不揭穿,只笑着问小桑。

“不渴么?”转而站起来为小桑续水。

“渴,渴!”小桑这才记起,连喘了两口气,笑眯眯地接过池晴递来的水杯,猛灌了两口,又接着说:“池晴姐,你是不知道……”

她一头听,一头应,心里却在思量,谭晶这样聪明的人,身边怎么就收了小桑这个直肠子作助理。

池晴一问,小桑爽气地答,自己本科专业并不对口,临床心理学,刚从海外名校学成归国。

名校的称呼是小桑自己加上的,语气里既无半分羞怯,也无半分炫耀意思,一番吹捧自己的话说得咋咋呼呼,说完又咧嘴笑。

池晴顿时明白了谭晶的想法,朝夕相处的人,还是简单点,省心愉快。

两个心思都重的,即使处事尚得以平衡,但压力总都在那儿,既然不往一边倒,也自然不能亲近,像她和陆怀远。

池晴开始以为,自己与谭晶也是同一个状况。

她们之间,算来也是共事。利字当头,又尚未有龃龉,言谈之间,理解之处,相视一笑,时间长了,也慢慢有了默契。

在池晴逐步卸下Kay的助理位置期间,谭晶的确照应良多,她不是不感激。可两人都不再是手帕交期的小姑娘了,当然各自有自己的掂量。

初识时,她和谭晶都是彼此生活中的小角色,从来有各自的一番客套,例行公事。

谭晶模特出身,个子高腿长,身材又不像一般模特那般瘦,显得挺拔又健康。大学里出道,一举夺得星丝路模特大赛的冠军,签入业内闻名的模特经纪公司。

后来,谭晶又在亚姐大赛中大放异彩,事业转型期签入华际。表面上看来,可谓是顺风顺水,多少人眼红欣羡。

然而,谭晶与王伟的关系,却是圈子里人尽皆知,池晴更早在《长梦》试镜前就略有耳闻。

《长梦》选角,她们俩只是见面亮笑脸的泛泛之交。池晴第一次正式接触谭晶,还是在王伟的那场饭局里。

她进退维艰,谭晶翩然而至。

池晴从来是个分寸极好的人,也不喜欢逢人交换秘密以套交情。

王伟一干事,她在谭晶面前几乎是闭口不提,佯装不知。

她知道那是根刺,如同陆怀远于她。

王伟并不似陆怀远那般挑剔,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荤素不忌。

康建民给她难堪的那晚,一直坐在王伟身边的何絮,是模特圈里闻名的疾言厉色,池晴只记得一张嘲讽着上扬的油亮红唇。

更何况,那何絮还不是猫嘴边唯一的一点腥,与王伟一同进进出出的女艺人,光池晴知道的,就有好几个。

她只是没想到,谭晶竟会浑不在意,甚至还拿王伟这些个糊涂账在她面前打趣。

谭晶调侃起王伟,嘴里总是口口声声的王老板,喊得抑扬顿挫。

当着王伟的面,谭晶就只肯称一声王总,却是古井无波了。在外人面前,实在要给王伟脸面了,才尊称一声王哥。

池晴见王伟对谭晶的这种态度,倒是有些听之任之的意思。大场合下,谭晶当然还是陪同的首选。

池晴并不奇怪,一定要说原因的话,她猜,大概是因为谭晶对王伟有意无意间透露出的理直气壮和不屑一顾。

或者又因谭晶实在漂亮,男人就是乐意花些心思惯着这得不到手的美,捧着玫瑰傲气的刺。

谭晶确实美,池晴的由衷之言。

典型的北方姑娘,明明浓眉大眼却透出一种与之不符的娟秀,鼻梁很高,侧过脸时不经意间的娇憨神气。

心宽,人偏偏却是精致的,像谭晶的嘴唇,饱满骄傲。

天然的唇线如同山中丘壑绵延开去的柔软弧度,只一笑,那笑便在雾气里,化了开去,让人怯于与她对视。

谭晶的美是一种毒,明知毒会伤身,却戒不掉。

池晴观察,私下里谭晶虽对王伟就是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可人前谭晶一贯嘴甜,也晓得给王伟几分面子。

直到前段时间,王伟的眼睛几乎长到小桑身上去了,又常常把小桑单独叫出去做事。

出乎池晴的意料,谭晶竟几乎和王伟翻了脸。

谭晶的一反常态,王伟那头是既吃惊又得意,居然还是得意居多。

这件事里,小桑怕是那个最浑然不觉的。

或许是身为海归在国外待久了,更不通国内的人情世故些,又或许小桑就是个难得的一根筋。

再见到王伟时,小桑还是热情地招呼,和谭晶相处间,也无半分尴尬态度,令池晴啧啧称奇。

有一次,谭晶指着小桑远处的背影,暗暗对池晴说:“这年头,这种女孩子不多见了,人情不通,关键她也不是有意的。”

池晴听了笑笑,谭晶则点了火,往嘴里扔了只女烟,刚开始随意叼着,而后深吸了一口闭目养神。

“也不知算幸,还是不幸。”

谭晶缓缓吐出白雾,沉着声音。

她看着谭晶嘴里雾气,忍不住轻叹一声。

谭晶掐灭了烟,摁在剔透的烟灰缸里,又好动地去拨滤嘴上那层黄纸,饶有趣味似的。

“你烟抽过头了。”池晴劝。

抽烟抽得厉害,时间长了,指甲都发黄,谭晶也不上甲油,对健康从不上心。

谭晶对她的话不以为然,指尖一搓一弹,“啰嗦,从前也不见你这样多管闲事,最近是怎么?”

“我就是劝,你不听,我也没办法。”她瞪谭晶。

“我成天跟着王伟,饭局上二手烟也没少吸,乌烟瘴气的,还不如自己抽两根来得痛快,你放心,我这是好烟,喏!”,谭晶递过来一只,“你要不要也尝尝?”

池晴摆摆手,“我抽不惯的。”

谭晶想起来什么,又笑着说:“也难怪,没怎么瞧着我们陆总抽。”

 

 

7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