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 晋见太后,活着再见

永州地处大越边陲,和其他几国接壤,水土丰润,物产丰富,又广开贸易之门,不仅是大越的天险门户,同时也是大越的经济重镇。这样重要的地方,萧羌自然关心,他召见将军,看似随口问的每一句话都绵里藏针,直问最要紧的部分。

一轮奏对下来,萧羌很是满意,便笑问道,“既然将军已经到了,那王叔呢?也快到了吧?”

“我轻骑回京向陛下报信,平王殿下慢微臣一步,这两三天里总该到了。”听到问及平王,对方不敢怠慢,立刻起身回答。

萧羌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虽然已经近在京畿,但此事实在干系重大,朕已经吩咐龙神禁军加强戒备,京城大营随时可以出动,也请卿多劳烦一下,今日立刻赶回王叔身边,务必平安入京。”

将军脸色一肃,跪下答道,“这是自然,如有差错,微臣万死而已。”

萧羌却笑了开来,漆黑温润的眼睛背着光,分外温和,他说,朕自然是信得过王叔和将军的,不然怎么会把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

说罢,便亲手挽了武者,赐了宴席,又在宴后亲自送人出了殿门。望着将军远去身影,萧羌出神了片刻,才回过头来,对外殿扬声叫道,“何善吗,进来吧。”

何善小心翼翼地走进,萧羌眯起一双极多情的桃花眼,淡淡问了一句,“怎样?“

何善靠近他,低声说道,“两碗药都验出有异……”

“……”果然。

他昨夜仔细想过,他平常谨慎小心,在他食物里下毒几乎不可能,那最近惟一有可能毒到他的,就是每天煎给杜笑儿,但是实际上进了他嘴里的伤药。

偷觑了一眼他的脸色,何善继续低声道,“杜美人的那碗补身的药倒不碍事,内里多加了一味凌霄,一味使君子,只会使人头晕乏力,体脉虚弱,除此之外别无危害,反倒是加了这两味药物进去,可提高抗毒能力,倒是好事。只是伤药那碗里验出来多了一味沉香和丁霍,药性相冲……会使人伤口难以愈合,且服用时日稍长,即会在体内酝酿淤积成毒,因为其本来毒性甚弱,所以银碗银勺也验不出来。”

萧羌沉吟了片刻。

果然自己身上这毒,是下给杜笑儿的吗?

不过根据何善的说法,看起来……这毒应该是两个人下的,且目的不一样

负手悠闲的浏览墙上的名家书法,萧羌淡然问道:“这毒是煎药时候下的?”

“臣已查过了药炉,给贵人补身体的药渣中验出了凌霄和使君子,这两味药应该是一开始就下在了药里,下药的人大概也因为这两味药极难验出,也就没多加掩饰。伤药那碗却没有验出来,应该是后加进去的。”何善越发谨慎,“药炉药碗臣都验过了,并非加含在其中,所以……应该是……”

说道这里,何善吞吞吐吐,偷眼看了看萧羌,萧羌脸上却泛起了一丝极其温和的笑容。

“所以……应该是朕身边的内侍宫女加进去的对罢?”

何善听到这话立刻扑通跪倒在地,不敢说话,一双老眼死死盯着地面上雕花刻纹的金砖,却只听到头顶上方有轻笑声慢慢飘了下来,“诶呀,如果真的是这翔龙殿里的宫女内侍下毒,那么谁又指使得动朕宫里的人呢?”

何善看到绣着明黄金龙的衣服下摆在自己面前轻轻摇曳,耳边是细碎的脚步声,最后停伫,他感觉男人似乎伏下了身,阴影把他笼罩其中。

“后宫里哪家妃子,指使得了朕身边的宫女内侍呢?”

这话眼瞅着就要烧到现在后宫位阶最高的三夫人身上去,何善打断了他的话,年老的内侍跪伏在地,没有抬眼看他,公鸭一样的嗓子说出来的话隐约带着金属的颤音,“陛下——!”

萧羌猛地笑了出来,他笑得前仰后合,笑得何善心里发糁,他勉力抬起脸去看萧羌,对方的笑声象开始的时候一样毫无预兆地停下,男人正弯腰看他,两张面孔靠的极近。

那张他从小就看惯的清雅面容一点儿表情都没有,逆着光的黑眼睛犹如什么深潭,不可见底。

他忽然直起身子,走回书案前,提笔援墨,继续批阅奏章。写了一会儿,他一抬眼,发现何善还跪在地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何善,你还跪着干什么?过来帮朕研墨,那些小内侍总是研得没有你好。”

他说话的时候,恢复了一贯的神情,慵懒温和,一双桃花眼极是多情。

说完,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敲了敲额角,道,“瞧朕这脑子……何善,先跑一趟长宁殿吧,跟太后说,朕不能离了笑儿,一刻都离不开。”

 

去晋见太后之前,一路上海棠就在想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办。

想也知道太后召见肯定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不知道关于她的谗言在太后面前说了多少轮,才让老太太把她拎过去。

按捺住想跑的冲动,海棠鼓足勇气,踏入长宁殿。

长宁殿里等着她的,除了太后之外,还有贵太妃杨氏。

说到杨氏,就是这宫廷里的一个异数了。

萧羌是先帝尚在东宫时所生,生他的时候,太后已年过三十。先帝和太后感情甚笃,当时的东宫连个侍妾都没有,先帝又自幼多病,身体不好,太后几乎照顾不过来这两父子。结果萧羌三岁那年,当时的皇帝新纳的昭仪杨氏有娠,生下平王萧逐,萧羌就被送进宫去和自己这小叔叔一起抚养了。

杨氏一门和太后一门乃是世交,杨氏又几乎是太后看顾大的,抚养萧羌顺理成章。

结果萧逐还没有满月,皇帝就重病,先帝以太子之位监国,太后帮助多病的丈夫理政,无暇顾及萧羌,两个小孩就一直交由杨氏抚养。

到了萧羌这一朝,按例晋杨氏为贵太妃,宫里都称呼太后为大娘娘,杨氏为小娘娘,杨氏尊贵体面并不比太后差到哪里。

已经做好了今天大不了死在这里的准备,海棠本以为太后会问些尖刻刁难的话,哪成想却全是拉家常似的问话,海棠小心应对,只遵守一个原则:太后不问,坚决不说话。

她顶多一野鬼,对方是谁?后宫政局里滚了几十年的老妖怪!对付这种人精惟一的办法就是连傻都不装,该是啥是啥。

如果一上来就疾言厉色其实还好,这样温情脉脉,说白了,无事殷勤非奸即盗。

于是海棠就更加揣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845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