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却探彼此虚实

“姐姐是说……九殿下吗……”听到她问,沉寒喃语了一句。

沉冰行九,海棠是知道的,但是,好歹是同父同母的兄妹吧?一声九殿下,似乎太生疏了些?

海棠仔细看去,烛光下,沉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迳淡淡的。

似乎……兄妹感情很差的样子?海棠想起了之前沉寒和沉冰相处的样子,确实也不似关系特别好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摇摇头,对她的爱怜又多了几分。

沉寒看不到她神情变化,只是思考该怎么说,过了一会儿,她才淡淡说道:“九殿下自小就以神童之名闻名,不是我可以比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柳眉轻蹙,似乎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要不要说出口,最后想了一下,她还是决定说出来,慢慢道:“……如果硬要我来说的话,九殿下是个实实在在的皇族,无论脾性做派,还是聪明才具,都是个……皇族中人。”

这话可有点……微妙。

海棠一时之间拿不准这话是褒还是贬,她琢磨了琢磨,沉寒一笑,道,不过身为女子,觉得不好的地方,在男子眼里,大概算是优点吧。

这一句说出来,海棠就有点明白了,沉寒说完却自嘲似的笑了一下,那一瞬间,海棠觉得,面前这个少女,其实她一切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对她好的,她记得,对她不好的,她忽视,但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

沉寒继续慢慢地说着:“要是说到兄妹情分上,我从小是由母妃带着,九殿下是皇兄亲手抚育长大的,我和九殿下的关系……也就是寻常。不过这话,只能和姐姐说说。”少女脸上的表情忽然就有了点讥诮的味道,“旁人听到了,还以为我在推脱。”

海棠心疼她,心底叹了一声,把她拉到怀里,轻轻顺着头发,沉寒在她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姿势,微微侧头,刚才那股大人模样一下就不见了,带着点小少女的好奇问她,说姐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呃……就是问问。毕竟他也是你哥哥嘛……”海棠顺便扯了一扯,““哎……寒儿……”海棠要说话,却被她摆摆手,制止了。

沉寒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蹙起眉,有点迟疑地说:“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王兄出镇定州之后,我隐隐约约听人说过,他频繁过江去大越的永州,皇兄有次开玩笑,说,若真那么喜欢那女子,就把她掳过来算了。”

海棠听到这里心头一跳,立刻便明白,沉烈所说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杜笑儿。

而且听起来……似乎是感情纠纷……海棠在心中扶额,之前和史飘零的对话,她隐隐约约觉得就是这因爱生恨之类的走向,结果还真是……

而就在海棠沉思的时候,沉寒一凛!

等等,她记得,杜姐姐就是永州人——

沉寒这样聪颖,再加上今天海棠跑来特意问她沉冰的事,又一路回想海棠从遇到沉冰开始的异状等等,她一把抓住海棠,“姐姐,莫非你——不,姐姐,那不行的,沉冰决不能——”

海棠知道沉寒慌急了才直接喊了一声沉冰,她赶紧顺毛,柔声安慰,“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好奇,真的。”海棠指天画地说真跟自己没关系,沉寒又连连告诫她好几遍绝不可以动心之类的话,到了后来少女几乎语无伦次,连“如果姐姐你真的不喜欢陛下,跟花公子走也是好的,就是不能选心狠手辣的沉冰!”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少女的情绪十分激愤,海棠问话大概用了一盏茶,安抚她倒是整整用了两顿饭的时间。

折腾到了二更天,海棠总算得空滚回自己房间。

她现在也没心思睡了,回到房里,铺平在床上,瞪着天花板,继续想。

杜笑儿和沉冰之间的事儿吧,除了沉冰这个当事人,加杜笑儿一个死鬼之外,能再知道一点的,就只剩一个人。

只可惜……要从那个人嘴巴里问出什么,实在是有点难度啊……

想到这里,她推开窗户,望向不远处史飘零居住的院落,叹气。

算了……与其指望史飘零说话不如她自己慢慢研究还来得快些……

又默默出神了片刻,她拍拍脸,决定上床睡觉。

就在她梦会周公的时候,在同一个驿站里,那个盲目的少女正呆呆坐在床沿,一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愣愣地凝视向远方。

然后,她慢慢起身,吹灭蜡烛,无声地说了一句话:“……姐姐……我会保护你的……你的和陛下的,寒儿都会保护的……”

对,她会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决不允许别人伤害她们——即便,那是自己的兄长。

收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指头,沉寒感觉到指甲嵌入掌心的疼痛,她默默发誓。

她会保护他们。

434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