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就到了中午,太后心情颇好的赐宴,杨太妃辞了出去,海棠哪里敢坐着吃饭,就站在太后身边侍奉。

看她为自己舀汤盛饭,那个已年过花甲却依然端庄雍容的老妇人看着她,忽然笑了笑,“孩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海棠心里一跳,一碗鸭子汤好玄没洒出来,她抿着嘴唇不敢说话。太后悠悠开口:“你必然以为今天这是趟鸿门宴是不是?”

海棠不自觉地刚要开口,太后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接口,“后宫这个地方,待过的人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叫你来,是我那儿子难得对人好,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我儿子对她好。”

说到这里,她向海棠看去,那一瞬,太后眼神深处一道完全没有感情的冷光一闪而过,海棠不寒而栗:果然是什么样的妈什么样的儿,这眼神凶恶起来都一样一样的。

“还好……你不是会害我儿子的人。”

听到这话,海棠感动的只差跪下来抱着太后的腿大唤您老圣明了。

苍天有眼,到目前为止,真的只有您儿子玩我,没有我玩您儿子的份啊!

太后叹了口气,眼神深处凝了一层为人母者的淡淡忧伤,“孩子,这后宫里的女人,不是为权就是为宠,她自己不想要,她父母亲人兄弟子女都逼得她不得不要。我虽然老眼昏花,还是看得出来点儿东西,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想要这些东西。孩子,不想要的时候,好好待他吧……”

这话您该对您儿子说去……海棠心里哀号着,太后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映照在正午阳光中的容颜,眼角有细细的纹路,露出保养得如何得体也无法掩盖下去的老态。

这就是母亲吧?即便再如何位高权重,也依旧是想着自己的儿子。

海棠心里某个地方软软的疼了起来,她慢慢跪下身子,从下往上地仰望着老妇人,“太后,臣妾真的什么都不想要。”

您让我老实待着就好,真的。

太后深深地凝视了她片刻,拍了拍她的手,“孩子,起来,陪老太太吃点东西吧。”

 

一顿午膳用完,正好何善来宣她,太后看她寒素,赏了她一枝做工精巧的错金珊瑚琉璃发簪,就让她跟何善去了。

海棠走了,长宁殿立刻安静下来。太后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怔怔出了片刻神,才长长唤了一声杨太妃的名字,“阿纤,你觉得这孩子如何?”

屏风后环佩叮当,罗裙曳地,杨太妃慢慢绕了出来,“这孩子目光清朗,心无浊念。”

太后看了杨氏一会儿,忽然苦笑,“你可知道,就在前几天,这孩子见到了‘她’?”

杨太妃一双美目眼波微动,“谁?”

太后却也不多说,只是又喝了几口茶,才慢慢说出了两个字:“冤孽。”

杨太妃看着太后手里玉钟折出万千金液一般的阳光,出了神,过了一会儿,才低低叹了一声,“是啊……”

太后又叹一口气,“你可知道,为了‘她’羌儿还受了伤?”

杨太妃还真不知道,一听自己从小当亲生儿子看护的孩子受了伤,立刻紧张起来,“太后,这是怎么回事?”

太后摇摇头,良久之后,才轻轻说了一声,“冤孽……”

杨太妃心疼萧羌,立刻招呼宫女就要赶去探望,太后摇摇头,拉住她,“那孩子不愿意让人知道,就不要去了。再说,羌儿这孩子也不傻,他不是留了这姑娘伺候吗?先不要管吧。”杨太妃坐下,过了片刻,忽然展颜一笑,“太后说得是。”说完,她唤来宫女,“去,把方贵妃和于淑妃叫来,我们四个凑一桌斗斗牌,说太后老人家穷了,要她们拿金瓜子供奉呢。”

 

从晋见太后回来那天开始,萧羌和海棠算是和平相处了一阵子。

准确说来,是萧羌没什么空来找她麻烦了。

因为平王萧逐回来了。

杨太妃之子,自小和萧羌一起长大,位属君臣,份属叔侄,情同兄弟的萧逐,要回京了。

萧逐封在永州,镇守国之命脉,是大越帝国最杰出的亲王。

垂翼遮天逐云凤,剑起凤鸣天地动。

永州附近七国之间流传的这句充满赞美和畏惧的话语,说的便是萧逐。

萧逐十四岁加冠,受封平王出镇永州。

第三年,先帝病危,先帝仁弱,太子年少,尚未登基,诸多亲王心怀不轨,朝野动荡之中,荣阳帝国悍然大军压境——

萧逐率三千死士,夜奔三百里,惊羽破空,于乱军之中夺荣阳总帅性命——彼时萧逐年方十六。

二十岁那年,他与长昭国稀世名将赵亭决战于云林江畔,让这位战无不胜的名将一生唯一一次退兵——云林江畔,少年亲王,红衣烈烈,雪甲银枪。

大越萧逐,生平未尝一败。

而宫闱之间却又是另外一段传闻,那上了些年纪的宫女憾声言道,说这位殿下生来天人一般容貌,昔年宫中南方小国贡来的山茶一夕怒放,后宫中那么多绝色佳人通通被山茶比了下去,唯独萧逐,红衣胜火,立在雪白山茶之中,其容止照人,丝毫不为名花所夺。

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在战乱中被伤,从此一张面具覆了容颜,天人美貌,再不复见。

而这样一个传奇,即将回到荣华宫廷,锦绣王都。

就在萧逐回来的前夕,萧羌带着海棠,悄悄出宫了。

当时正是一早,没有朝会,海棠伺候萧羌穿好衣服,皇上就淡淡甩过来一句,“朕要出宫。”

海棠愣了一下,把桌子上已经放凉的两碗药倒掉,回头看向萧羌,等他说下一句。

查出问题出在药里之后,萧羌不愿打草惊蛇,让御医们继续呈药,到了他们这边就全都倒掉,不再喝了而已。

听到萧羌跟她说要出宫,海棠第一反应是该不会要把她带上吧?

78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