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算是明白,若想自己过得舒坦,就千万少和萧羌扯关系,她昨天不记得萧羌说今天要出宫,看这意思是偷偷溜出宫,这位爷的“偷偷”能有什么好事啊……

她往旁边一缩,努力想装自己不存在:您要出宫,赶快啊,千万别在意我。

萧羌系上披风的带子,转头看她把自己缩成不能再小的一团,便笑吟吟地上前,手指轻轻在她下颌上一托,“嗯?卿不想和朕一起去?”

我想点头,可以吗?眼巴巴地看着萧羌,海棠没有做声,虽然要特别不想去,但是又不敢真点头,就只好梗着脖子和他两两对望,那样子又惶恐又有丝不甘心的倔强,让萧羌觉得有点好笑。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笑吟吟看她,手指托着她下颌,就像抚摸小猫儿一样,轻轻摩挲,过了片刻,清楚自己在劫难逃的海棠僵硬地在唇角咧了一个生硬弧度,道,自然是陛下您去哪儿臣妾我就去哪儿啊……

就这样,两人一架马车,从专供内侍宫女出入的偏门出了宫。

其实对宫外海棠还是挺好奇的,她只是不愿意和萧羌一起出宫而已。

她还魂醒来就是要入宫的身份,一步家门都没迈出去过,接着就进了宫,她的人生等于从一个院子到另一个院子,这宫外万千世界,她还真没见过。

走了好一会儿,看萧羌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海棠悄悄把车帘扒开一条线,这车比不得萧羌的御辇宽敞舒服,颠簸得厉害,她看出去的东西都一跳一跳的,她却全不在意,只一心一意地偷偷向外看去。

正午时分,大街上人来人往,因为七夕刚过,盂兰盆会又要到,整个街上不少人兜售香烛纸火,流水纸灯,裱纸粗黄,风一起来,就能看到吹下来的纸屑卷着卷着吹到空中,又落回来,带着一点奇异,但是不讨厌的味道。

由着海棠扒着车窗往外看,萧羌闭着眼睛,悠悠说道,“还是宫外有意思吧?”

对于这个问题,海棠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答道:“还是宫里好。”

这个答案显然在萧羌意料之外,他睁开眼睛,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海棠在萧羌面前很少装心眼。跟成了精的皇上比精明这一行为,即不理智也不礼貌,她实诚地回答:“因为我一个人在宫外活不下去。”

这些她早就想过。

虽然是五品官的女儿,却无亲无故,家徒四壁,虽然说父亲旧友同袍可以帮衬,又究竟能帮衬到怎样?最多安排她嫁个看上去还不错的人家,那之后呢?她嫁给一个好人家也就罢了,若是嫁去的人家有一点坏心,她真是求告无门。

——呃,虽然她现在也求告无门就是了……

就算是这样,也比她预料中,最坏的境遇好过许多,至少她吃穿不愁,味道还都挺不错的,衣服也好看,不是吗?

她说话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看着外面,从萧羌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她一头漆黑的发和长长的眼睫,少女的声音平淡无波,把一句这样凄苦的话,硬是说得理所当然。

他敛回视线,轻轻笑了声,道,也对。

萧羌说,我也一样,出了这皇宫,我也活不下来。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语气轻缓,海棠不禁回头看他,却只见他一张清雅面孔笑意盈盈,刚才那句话,听着似真,看着却似假的了。

海棠只是看他,他也看海棠,却两个人谁都再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一阵颠簸,在一个极不起眼的窄巷里停了下来,两人下车,早有一道边门悄悄开了条缝,萧羌也不言声,侧身闪入。

里面却是极宏大的一幢宅院,建制宏伟,完全按照宫殿来营造,主殿之上覆着的甚至是明黄色的琉璃瓦。

这个规格和皇宫的建制是一样的。莫非是行宫?不对,哪里有行宫造在市中央的?

海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着萧羌走去。

这幢宅院养护甚好,但人却很少,萧羌显然极熟,也不用人引导,七拐八拐就绕到了大宅深处,一处掩映在柳树之下,朴素院落之前,

这处宅院依水而建,岸上杨柳轻垂,衬着一湖碧水,雅致非常,宅子有一半临在水上,做了一个小小的水榭。

然后,她便看到了萧逐。

809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