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七章 一如不祥之剑

在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海棠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柄杀人无数,饮血盈河,不祥的天子之剑。

红的衣,黑的发,半边面孔上半张牙白色的面具——

然后他有一双漆黑色,冻结了一般,冰冷沉寂又疲惫的眼。

那个立于水榭之上的男人,静默,而,不祥。

然后她听到萧羌一声轻笑,他说,“阿逐,朕来了。”

对面男子,正是平王萧逐。

萧逐向萧羌缓缓俯身,“臣萧逐,向陛下缴旨归来。”

萧逐那样说着,声音是冷的,若泠泠的冰,他未行君臣大礼,只是深深弯下身去,一头未束长发便垂落水榭,几乎蜿蜒成漆黑的河流。

萧羌虚虚搀了一下萧逐,和他笑语几句,侧身道:“笑儿,还不过来见过王叔?”

他语气纵容,海棠立刻上前,含笑敛袖拜倒,“臣妾参见殿下。”

“……”看着海棠,萧逐微微挑眉,略一颔首,萧羌便将海棠扶了起来,极温柔地替她拂去额边乱发,牵起她的手腕向里走去。

海棠只觉得萧羌握着自己的手冰冷无比,她不自觉地挣了挣,忽然觉得他指尖传来一丝颤抖,就乖乖不挣。任凭他把自己带进院子,交给侍女,吩咐好生照顾。

看侍女带海棠去旁边的房间休息,萧羌淡淡的在旁边加了一句:“别带得太远,朕离不得杜美人。”

只瞥了两人一眼,便和萧羌进了主房。

萧逐进屋之后反手锁门,萧羌立在榻旁,披风随意一丢。

他回头看了一眼默默提着药箱过来的萧逐,淡淡一笑,有若风过春水,“阿逐,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他在萧逐面前,从来都自称我,鲜少言朕。

 

海棠被安排在了萧逐和萧羌的隔壁。

服侍的侍女尽职尽责,为她捧来点心香茶,拿了几卷字画供她玩赏,海棠看都不看,挥挥手,直接把侍女赶了出去,也不在外间待着,径自向里间走去——她可不想听到隔壁一星半点的什么秘辛,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就是知道得越少越好,不如好好补个觉。

就在推开卧室的一瞬间,海棠脚步忽然一顿,她无比惊讶地发现内室居然有一个少女,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榻上。

少女看起来大概十四五岁年纪,生得粉光莹润美貌无比,海棠在宫里已看了多少美女,清丽一如史飘零,脱俗高雅一如于淑妃,绝色一如方贵妃,在这少女面前统统被比了下去。

这少女看起来一身华贵,肯定不是侍女,不过为啥屋里会有人啊……海棠兀自纳闷的时候,有几个侍女惊慌跑来,一推开门看到她们两个,一句话噎在喉咙里,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

大概是安排错了,把她领错屋了。

海棠是从不难为人的,她正打算跟少女说句抱歉,就和侍女出去,榻上少女已经慢慢抬目,一双星眸向这边扫来,一双眼虽然准确地看向了海棠,却没有焦距,少女开口,声音娇嫩:“尊驾是?抱歉,我看不见东西……”

看少女出声,侍女们面色一白,却也不再说话,便向二人行礼后就无声退下,海棠看着她,心想她生得这么美,竟然是……盲人吗?不禁起了一点怜惜之情

她轻轻上前,在少女面前摆了摆手,少女眨眨眼,怯生生地伸出手在海棠的方向探了一下,恰恰碰到了海棠手掌边缘,她随即收手,对海棠甜甜一笑。

“我是杜笑儿,你是……?”

“啊,原来是杜美人。”显然在海棠不知道的时候,皇帝宠妃这个名头她已然坐实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少女听她报名,便起身盈盈福了一福,“沉寒见过杜美人。”

这少女容貌如此之美,一身华服贵而不俗,身份怕是大有来路,这么想着,海棠看她低眉顺目,柔而又怯的样子,情怀泛滥,去外边端来糕点茶水,陪这小少女聊天。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海棠在沉寒的娇声里几乎忘了隔壁还有两尾美男的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房间的门,侍女进来,把她带到了隔壁萧羌面前。

 

萧逐安静地看着萧羌华衣尽褪,暴露在空气里的消瘦躯体。

当萧羌胸肩上的伤痕暴露在萧逐面前的时候,红衣男子一张面孔森然冷凛,也不动作,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默地看着萧羌身上的伤口,看了好一会儿,他慢慢伸手,按在萧羌伤口之上,萧羌疼得一缩,萧逐却没有任何表情,他终于开口,声音清冷,“谁?”

“‘她’。”萧羌点头,眼角眉梢居然还有多情轻笑。

“有毒。”

萧羌依然悠闲自得地颔首,“有毒。”

“谁。”

多情桃花眼含笑望了过去,“后宫某个妃子。”

把事情经过简要和萧逐说了,萧羌菲薄淡色的唇忽然就弯出了春风弧度,“呀,王叔也觉得很有趣对不对?”

萧逐对他的话毫无反应,他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并指如风,电光石火之间,已在他周围大穴一轮点过,萧逐微微一停,指尖隐隐泛起一层淡青,一路轮指从他百会印堂点到气海,最后一指直点丹田,萧羌只觉得嗓子里一阵腥甜,一口漆黑发青的血喷了出来!

萧羌面白如纸,向后一靠,肩上伤口也渐渐渗出黑血来。

“我去叫人。”萧逐刚要转身,萧羌抓住他的袖子,轻轻一笑,那已褪了颜色的嘴唇映得他分外苍白羸弱。

“让人叫笑儿过来,我带着她来,就是为了现在。”

“……”回头看他一脸虚弱却还牢牢抓着自己的袖子,萧逐只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最后转头,唤来侍女让她去叫海棠过来。

萧逐本就生得一种极逼人的好看,此刻面上覆着牙白面具,一双眼是漆黑的颜色,这样看人,实在是有一种格外的安静戾气,萧羌却全不在意,他展颜一笑,“先不说这个了,这趟走得可还顺利?”

“还好。”

“哪里还好?”萧羌笑了起来,“我知道都被袭击了三次,大概南陈,塑月,荣阳都有份,怎么还好。”

9488 阅读 1 评论
  • 萧逐的毁容

    易澜

    很喜欢这点做的修改,不道德地说,毁得好(平王我不是这个意思……):红的衣,黑的发,半边面孔上半张牙白色的面具——然后他有一双漆黑色,冻结了一般,冰冷沉寂又疲惫的眼。(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