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晚,他宣了于淑妃来翔龙殿,晚膳过后,一乘小轿载了这如今后宫之内位份最高的女子,慢悠悠地到来。

天气已有些热了,轿帘半掀,于淑妃靠在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边的女官聊天。

这时节顺京已是残春,于淑妃手里一柄象牙缕丝宫扇斜斜遮了大半张清丽容颜,上面写意山水淡墨深黑一色泼开,衬着她眉若远山,眼笼春水,分外动人。

早有好事的宫人把皇帝回宫之后立刻召见海棠的事情说给于淑妃听,于淑妃全不吃醋,轻笑一声,靠在轿窗边淡淡道:“杜妹妹圣宠隆盛不是什么坏事,总算能抚慰陛下,也算帮我们这干妃子尽了责任,倒是真该好好谢谢。”。

说话间,已到了翔龙殿,轿帘一掀,巍峨华丽的翔龙殿正在眼前,暮色里殿门口有一人白衣玉冠,于淑妃看了,上前几步,到了那人面前,盈盈拜倒,眉眼弯弯,笑得极是温柔缱绻。

那软软一声陛下,糯到人的骨子里去。

此时已近黄昏,长夜漫漫,正要开始。

 

于是,海棠就这么包袱款款的到离宫报道了。

对于自己被弄到离宫来的理由,即便是没心没肺到海棠这程度,多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哪里只会有陪陪沉寒这么简单?

萧羌把她扔这,无外乎就是想知道,“杜笑儿”到底和沉冰是怎么回事。

离宫护卫远比大内松散,他给的就是那些觊觎“杜笑儿”的人一个机会。

不过呢,不管皇帝大人怎么想,平心而论,海棠和沉寒的离宫之行还满愉快的。

不用晨昏定省,不用和别的妃子折腾,海棠在离宫别的没干,就让内侍搬来一摞一摞的书,从史记到民间小说,没天没夜的看,沉寒来凑趣,她就选好玩有趣的念给她听,经常是念着念着,一大一小就直接头并头的在被窝里睡着了……

花竹意三五不时就跑来看她,也许是萧羌下的命令,居然也没人拦,只要求他们相处的时候至少有两名内侍和两名宫女在就OK。

花竹意在临下船之前,被赵亭丢了个官职在身,但是长昭本就刚从游牧体系转过来,行政系统和大越相差甚远,他的官职在大越没有相对应的,萧羌赐了他一个正五品给事中的虚衔,有资格上殿奏对,方便他进行和约履行的核对工作。

花竹意倒好,正事从来不做——呃,是正事从来都做得非常快,快得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什么都没做。一天到晚满京城的晃荡,三五不时就晃荡到离宫不说,某次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跑去京城最著名的酒馆,各种名酒一样要了一坛,结果结账的时候发现被人偷了,又恰好那天是大朝,长昭的行馆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他的随从苦着脸快马加鞭出城来找海棠,海棠无言之余数了钱付账,然后花竹意乐颠颠地把酒全搬到行宫,说前几天在她这边看到的书上写着有如何调制天下最烈之酒的配方,自己要试试。

海棠看了他拿过来的方子,仔细在脑海里搜了一搜,告诉他,想要烈酒多简单啊,你去弄口锅提纯就可以,兄弟,你真的不必费这个力气和金钱好不好……

弄来锅,架起来,海棠现场提纯给他看,提炼出来的高度烈酒,找了只耗子灌下去,耗子立刻去找猫了,可惜没跑上几步就扑通一声倒毙,估计是醉死了,花竹意大为赞叹,说这效果都快赶上鹤顶红了,笑儿你给这药起个名字吧?

海棠仔细盯着老鼠想了片刻,看老鼠似乎嘴角含笑,便说,不如叫这玩意儿含笑半步癫吧……

当然了,花竹意要是敢两天跑三趟,通常接下来就会消失个四五天,再出现的时候,一般都是顶着两只熊猫眼,双腿打晃地飘过来,话都说不了几句,直接找个阳光好的地方,挂在栏杆上晒壳补眠。

海棠一问,才知道是他被萧羌莫名其妙丢了一大堆东西做,数量之多,让能干如花竹意也赶了四个通宵才干完。

“他甚至还让老子去统计整个中书省的官职!这关老子什么事?但是老子看在你的名字上给他统计完了,他居然接着让我调查那些官员是没用的,要我提交裁减官员计划——那关老子什么事情啊啊啊啊啊!老子不依老子不干!”他悲愤地嘶吼,但是因为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声音弱小,更接近于哀号。

海棠说:您节哀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说起来,萧羌这反应……算是吃醋么……如果是的话,用这种方式报复,该说您真是吃醋不忘工作,还是说您真幼稚呢……

海棠在心里默默为这么幼稚的做法不屑,却又有一层甜美的喜悦悄无声息的滋润。

他果然是喜欢她。

花竹意也似乎察觉到了萧羌若有若无的醋意,总算把自己来访的频率控制到了不会让萧羌动辄收拾他的地步。

海棠把花竹意当自己兄弟看,每次他来,都好好招待,聊天之余,花竹意兴致起来,还牵来马匹,教她和沉寒骑马——考虑到沉寒的视力状况,射箭就算了。

720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