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就这一句话,我前后翻了翻,纸的背面是空白的,这一方纸上只写着这么几个大字,连落款都没有,“18号禅房”几个字被重笔描了好几圈,底下还特别用两条下划线强调了一下,很明显是整个内容的核心,这个人想要告诉我的就在于“18号禅房”这个关键。

但是18号禅房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像是吉祥寺内的一个房间,可是那里除了佛像和香炉还会有什么?难道说他要提示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多多拜佛烧香,或许会有转机?

我摇了摇头,自己都感觉这种想法太过可笑,然而令我感到更加不解的在于这个人是谁,信封上连个地址都没有,光是这种六岁小孩涂画一样的字体,根本看不出写信人的身份。

我思考了很长时间,把能想到的人挨个过了一遍,还是毫无头绪。既然他说我可能不记得他了,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我较早以前认识的朋友,这种早的程度很可能需要以年计算了,这样又缩小了范围。

但如果按年计的话,我能想到的人更加稀少,谁会以这种方式给予我帮助,毕竟我来到离玄也不长时间,之前之后都没跟身边的朋友提起过,谁会知道我在离玄呢?

如此琢磨半天陷入死胡同,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妈的!似乎一回到这里,怪事就接二连三地发生,每一件都不可思议到令人发指,我甚至觉得我真得去吉祥寺上两柱香,再这么下去,我他娘的就要成大头儿子了。

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我也懒得再浪费脑筋,把信收好之后,穿过市场继续向前,吉祥寺遥遥在望,我不确定18号禅房里会有什么东西等待着我,我也想不出谁给我寄的这封信,唯今之计,只能亲自过去瞧一瞧。

走过一个路口,突然发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在乱花迷眼的街景里,似乎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混在其中。

我无意识地倒退了几步,往旁边一瞅,就发现我正经过原来朱如平开的那家茶馆。间隔时间不算长,如今却已物是人非,茶馆依然是老样子,房檐上垂下来一串红色灯笼,褐色的门庭,蓝底白字的幌子,处处透着古朴与恬静。记得刚来离玄小镇的时候,我每次吃完早饭都要跑过来找朱如平聊天,彼时他还是一个有点絮叨的人,但因为他的普通话讲的比当地人标准,所以反而让我倍感亲切。

可惜此刻人都已经不在了,我盯着这家店面出神半晌,有些怆然,正准备继续向前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茶馆窗子里面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似乎还写着字。这块小黑板之前也存在,朱如平在经营的时候每天会在上面写下一句箴言,用来提升茶馆的文化品味。

那些箴言都很值得玩味,一走一过在街上就能看到,一般人看到这种话都会对原创者产生好奇,特别是一些大都市里的小资分子,他们对这种特色格外感兴趣,加上朱如平长得并不难看,所以无论是格调上还是气质上都能让茶馆的生意上一个台阶。

我原来也推崇备至,觉得那些话如果做一个集锦不比网络上的语录段子逊色多少,现在想来,朱如平写下的有可能都是日本的经典格言,被他翻译过来,重新表述一下,既清新又高雅。

走到黑板前,我想着品一品朱如平离开时留下的是什么话,结果看清上面一行字,我眼珠差点没飞出来,这他娘的谁写的:萧晨与狗,不得入内!!

我气急败坏地透过窗子往店内一瞅,奇异地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人侧身坐在吧台前,正悠然地品着茶,虽然只是一个侧影,但那贱兮兮的表情我一眼就认出是林南。

我打开店门就冲了进去,林南听到门响扭头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哟!萧哥哥,这一觉睡得可真长,你再不来,我都要把茶叶渣吃光了。

黑板上那字是他娘的谁写的?我要劈了他!看到林南一脸市侩的模样,我怒火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

林南上下打量我一眼,道,啊哈!真担心你做不到!然后他敲了敲吧台,接着说道,喂!有人要劈了你!

紧接着,吧台后面就站起一个人,那人手里拿着两个茶杯,瘦瘦的身体跟竹竿似的,短发看起来干净利落,茶色大眼镜挂在头顶,她穿着白色V领七分袖T恤,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这身妆容跟我印象中的人相差太大,所以我用了好长时间才认出她是洛冉。

洛冉拿杯子的手一抬,跟我打了声招呼,道,过来坐!

林南冲我笑道,你赶紧劈了她吧!我都迫不及待看你被打死的样子了。

怎么回事?我明显没搞清楚状况,狐疑地坐在吧台前,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洛冉挑了挑眉头,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我道,你不是已经回到你的时尚界了吗?怎么说来着?弹着小吉他赚钱养活自己对吧?

洛冉哼了一声,道,我现在觉得那种生活太小家子气,虽然自由,但没有质量,现在咱也算经历了一些事情的人,视野一开阔,想想人家朱如平多厉害,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开个小茶馆,心情好了泡壶茶就是一天?心情不好泡两壶茶,另一壶放上迷香,说干掉多少人就干掉多少人,这才是人生真谛懂吗?

呵呵!我听着直乍舌,转头问林南道,这套言论我怎么感觉是你的风格,你教她的?

林南一只手支着下巴,耸着肩说道,你别抬举我,洛小姐深不可测,岂是尔等屁民能够揣摩的!

你跟我们分开之后,是不是加入了什么邪教组织?我道,这种用膀胱才能想出来的人生真谛从哪学来的?听起来十分尿性啊!

洛冉拍了下吧台,道,哼!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像你们这些浑身上下都是心眼的人,根本就理解不了简单生活的极致完美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林南哈哈大笑了一会儿,才说,看到了吧!在鬼子的店里待久了,都他娘的是这德行,而且这都算比较不寒碜的了,你是没听到,刚才比这没溜儿多了,老子差点就被洗脑了!

洛冉撇了撇嘴道,对牛弹琴!两个山野村夫!

行了行了!我摆了摆手,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洛冉一只手指着林南,瞪着大眼睛,道,他是闲逛到这的,不然我都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

那你呢?我问道。

我?洛冉点着下巴思考了一下,道,我从昆明回来就到这了啊!因为得去客栈收拾东西嘛!但是你应该也发现了,星可她们失踪了,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走了,起码在找到她们三个人之前。

我点了点头,然后呢?

洛冉哈哈大笑,两只手立在耳旁转了转,说,然后,我就把这个茶馆经营起来了,朱如平大概没想到自己在古城里回不来,所以这家店也没有外兑,把锁一撬,整家店就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我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发现她好像真没意识到这样做已经构成犯罪了,也不知道朱如平在天有灵会做何感想。我陪着她干笑了一会儿,问道,你检查过这屋子吗?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3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