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小白推开我办公室的门时,我心里突突了一下。

上次见到小白是一个多星期以前,去林家赴宴的头一天。见过她之后我就知道自己莫名其妙上了头条,导致了林家股票的暴涨;上上次见到小白,我在机场被人莫名其妙抱了一下,导致自己上了头条;上上上次见到小白,她碎了我办公室里一个南明的盘子。最近诸多事宜叠加起来,我简直要怀疑我跟小白之间是否出现了某方面难以言说的变化,否则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她给我当了这么多年助理,怎么突然开始跟我八字犯冲。

总而言之,最近小白在我心中意味着变数,最近下面事儿多,她来来回回跑了一个多星期没见踪影。我刚太平了没两天,一见到她一颗心就忍不住提溜起来,整个人充满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的觉悟。

我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颤抖:“白啊,又咋的了?”

小白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说:“没怎么呀,领导,你这个星期的事儿都办的差不多了,我给你汇报一下工作。”

我稍稍放心了些,说:“啊,你说吧。”

她一项项给我数着:“先是私事儿,领导,墨千华庭那套房子装好了,家具电器也都布置好了,空气净化器都吸了四五天甲醛了,日常用品也备好了,你的衣服我也给你搬过去了。不拎包也可以入住了。”从兜里摸出把钥匙放在我桌上:“地址我给您发过去了,下班直接可以过去。”

我颇为宽慰,甚至有一丝为刚刚居然觉得小白不吉利而感到忏悔:“嗯,辛苦了,公事呢?”

她小脸儿一红,故作淡定的继续说:“公事上,麓林三中请想请您过去做个民俗传承的讲座,是两个嘉宾加一个主持人对谈的模式,另一位嘉宾定的是国内传播学比较著名的一位学者……”

我愣了愣:“三中的?”见她点了点头,赶紧挥了挥手:“先推了吧。”顿了顿,嘱咐道:“推的委婉点,就说我时间不确定,让他们尽量别人。”

“哦,”她低头在小本子上做个记号,继续说:“还有,《问情》在影视城的拍摄片场已经谈好了,刚刚滕迦尧的经纪人打电话过说档期合适,可以随时进组。您看要是男一号不做别的考虑,咱们这边就直接公布了。”

我看到她那脸上没来由的一红就知道她在兴奋个什么劲儿,点了点头,说:“滕迦尧档期定下来了,很好啊,这片子首选就是要签他的。”看她两只眼睛简直就要放出绿光,沉吟了一下,说:“但是小白,《问情》拍摄的时候我要在片场待一段儿时间,但公司这边不能没人管,你就委屈委屈,驻扎大本营吧,咱俩随时保持联络。”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会帮你问滕迦尧要个签名的。”想了想,问她:“或者我让他亲我一口,回来之后我再亲你一口,把这个吻传递给你?”

她刚刚还是很亢奋的小脸儿瞬间就悲催的耷拉下来,眼泪含眼圈儿的看了我半天,大概是见我神色淡定不像是开玩笑,无力的摆了摆手:“不用了领导,我会好好看家的……”顿了顿,终究还是忍不住叮嘱我:“我求您别给我传递什么偶像之吻……作为一个尧粉儿,滕迦尧的贞操是我终身守护的宝藏啊!领导您才貌双全家世又好,要是连他的贞操都被你玷污……呃,冠名了,那老天真是不给我留活路了!”

屏蔽掉她原本想要使用的那个词汇,她这个马屁还是拍的让我比较顺心的。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打算再逗她:“那你就看好他的贞操,过两天跟我一起进组,我手头还有事儿呢,要提前回来,现场制片你来做。”

她整个人似乎立刻血量全满,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脸坚定地下党跟组织宣誓的表情看着我:“好!领导你这么看重我,我一定做足功课!”

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有别的事儿么?”

她“呃”了一声,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

她那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有事儿瞒着我。我也没说别的,只是叹了口气:“其实现场制片的事儿吧,也不是非要你来做……”

“有。”她立刻打断我:“领导,这事儿其实已经解决完了,但您这样周全的老板一定想知道所有的运作细节,您千万别拦着我,我一定要跟你说!。”

作为一个影视公司的老板,一个常年投资影视剧的制片人,我跟自己的助理沟通工作居然还要祭出一个男演员的名头,这个发现让我十分的心累。我揉了揉太阳穴:“你说。”

她似乎斟酌了一下,说:“《没有味蕾的英国人》那边,导演组的后期人员辞职了……”

我觉得这事儿果然也不是多么严重,问她:“然后呢?”

她连忙说:“导演那长期合作的就这一个后期,资源有限。咱们这边找圈儿里比较牛的另一个后期团队,不会耽误新片发布和原先那边上映的时间。”顿了顿,说道:“但是成本可能会比原来那个后期团队高点儿,陈导说了,自己没跟原来的后期团队沟通好,多出来的这块儿成本他出。”

“成本什么的没所谓,剪出来的片子好就行,多少不错的原片而为了赶档期生生让后期给剪成屎了。你跟陈导说,让他把钱揣好,咱们把付给原来后期的钱追回来就行。”我叹了口气,一边安慰小白也一边安慰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小白,这个世界上有本事的人太多了,不是每个萝卜都能有坑的。物来则应,物去不留,咱们做好自己,总会有人排队来找咱们。”

“领导果然是领导,大家风范!”小白十分激灵的拍了个马屁,有些奇怪的咕哝道:“您说那后期怎么想的,咱们的片子都拍出来了他不好好剪,居然跑路。”

我被她说的也有些好奇:“对啊,娱乐圈儿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他这半路撂挑子了,以后谁还敢用他啊。”顿了顿,忽然有些了然:“早就找好下家了?”

“呃……”小白支吾了半天,终究只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或许吧……”

我一听就知道这小丫头知道内幕,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对话,说道:“小白,你是我的助理,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什么路数你一清二楚。很多事,让我知道比不让我知道好的多。今儿有人撬了咱们后期,明儿不定又是什么套路,想着怎么黑咱们。”

“我其实就是怕您生气……”她犹豫了半天,总算跟我交了底儿: “陈导第一个知道的这事儿,当时轮拳头就把后期负责人给揍了……那人说林安国际最近准备拍新戏,负责人刚从国外回来对人很不错,还跟领导你一起上过头条,让陈导也一起过去来着。”

很好,我没有先去招惹他,他倒先来招惹我。很好。

我用九年的时间向林家人论证了有事儿没事儿都别招我这样一条定律,结果他他娘的找上门来,撬我的后期还想撬我的拍摄团队。

我沉默了一下,回过神来说:“小白,你拿笔和纸记一下。”

她愣了一下,脸上又恢复了对外时干练利落的神色,从我桌上拿起笔和纸,坐在桌前:“领导您说。”

我说:“今晚大家没有别的任务,就是四处找小说。历史的找贴近正史类;言情要三观端正,女主不要白莲花;武侠的找篇幅短知名度不高的;悬疑的不要那些鬼鬼怪怪的,要推理类烧脑作品。作品出不出名无所谓,找好了派人去谈,明白吗?”

“明白了。”小白果然十分懂我的心思,一边低头记着一边表忠心:“坚决完成任务!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的拍摄权,一定牢牢攥在手里!”

我笑了笑:“宝贝儿,拍摄权没什么稀奇。独家。”

她抬起头来照着自己那32B的小胸脯一阵猛拍:“是!保证独家!”

我看的直皱眉毛,端起茶水嘬了一口:“轻点儿,再拍凹下去了。”

小白看了看自己的小胸脯,又抬起头来委委屈屈的看了我一眼,终究发现自己胸小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十分聪明的转移了话题:“我觉得那个林幼清,看着也不像是这么猥琐的人啊,戗行这种事儿,怎么看也不像他干得出来的。”

我觉她还是有点太年轻太天真,不由得叹了口气:“姑娘,不管他猥琐与否,咱们后期团队被他们撬了,这是事实吧?”我说:“如果不好好教育教育他,我得怂成什么样?”

小白看着我,颇有些不解:“领导,这么大手笔的收本子是要干嘛?拍的过来么?”

“拍不过来攒着呗,好本子不会过时。现在最火的一部小说,我十年后拍出来,也是勾起一代人的回忆。”我起了个人生导师的范儿,好心指点她:“本子跟人是不一样的。明星的粉儿会变成路人,甚至有可能变成黑,因为明星也是人,人是会变的。但本子不一样,本子里面的人物会在每个人的心中留下不同的记号,每个人认同的都是心里的那个记号。只要一个作品完结,这个记号就是固定的,它不会变。所以,明星做出任何一个小动作都有可能会掉粉儿,但好的作品不会,好作品只会不断地涨粉儿。”

她听得连连点头,颇为崇敬的看着我,终究给我点了个赞,伸出拇指:“不明觉厉。”

“……”我沉默了一下,说:“觉不觉厉倒是次要的,重点是你依旧‘不明’,这倒是挺愁人。”

“是啊,我不明白啊。”她说:“那咱掐住好本子就完了?不可能世上所有的好编剧和好作品都让咱们给签了啊。”

到底还是行内人,知道流程明白运作规律。

我说:“是啊,所以接下来要找发行方、导演还有院线好好聊聊了。”

 

145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