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临近傍晚,客人才开始变少,等到送走最后一拨客人,我已经瘫在凳子上,一动都不想动,感觉比刚跑完马拉松还累。

林南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洛冉刚好烧制了一些简单的饭菜,三个人就着吃了一些,口感跟爱米莉做的相比各有风味,我一天都没有正经坐下来吃饭,此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知道是不是味觉出现偏差,到最后恨不得把吃光的盘子挨个舔一遍。

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我才得知洛冉已经去过吉祥寺,但她并没有见到榕然大师,这个我已经有了预判,想来榕然大师应该也跟古慈一样,似那种隐居山林的方外之人,性格上都有点怪咖,要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反而奇怪。

洛冉说现在吉祥寺里的气氛有点不太一样,寺内开放的空间越来越小,除去进寺的一条山路,几乎只余下大殿供香客拜佛许愿,去往后山和其他阁院的路径都已经被封锁。她还强调,虽然如此,但只要进入吉祥寺,就可以轻易找到跟地图上的线条相匹配的路径,所以这张地图确定是指向吉祥寺无疑。

洛冉一开始的时候,本打算光明正大地寻路而往,但她连榕然大师的面都见不到,守寺的僧人声称没有方丈示下不敢放她进入,左右没有别的办法,在这种清修的地方不可能大动拳脚,而且就算动拳脚,她自觉也没有以一敌百的本事。

吉祥寺的这种状态可以理解,我猜跟古慈诈死之前,有一队人马曾经攻入其中有关系,可能榕然大师也不清楚个中奥妙,只能加强戒备,以防不测。

仔细想想,一个小山小寺不明所以突然进来一伙人把古慈给逼“死”了,估计谁碰上都会大惑不解然后草木皆兵,榕然做到这份上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或许他自己都知道,他现在所做的相较于那队人马背后的势力而言根本不足一谈,防范别人莫不如说是给自己的心防加一道脆弱的安全感。

目前来看,想要通过榕然首肯进入地图指引的地方已经无从谈起,只能等待机会采取别的方式进入。洛冉就说不用等待,明天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我表示不解,她才解释道,明天是佛诞日,会有一年一度的庙会,离玄镇上的人都笃信佛教,到时候吉祥寺一定会开放更多的地方供人拜谒,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惊讶地看了看林南道,你们已经计划好了?

林南笑着耸了耸肩,道,你猜,我这一下午干什么去了?

我看了看他故弄玄虚的样子,略有点烦躁,便让他们有什么安排照直说,别卖关子。

林南便把拟定的计划讲了一遍,三个人凑在一起推敲半天,细节之处一一落实。由于整个过程变量太多,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万无一失的计划是没有的,我们基本都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态,反正这次纵不成功,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晚间的时候,由于洛冉执意要在茶馆居住,而这里只有一个房间,我和林南最后还是得返回周吉客栈,只不过我隐隐有一些担心她的安全,洛冉倒不介意,她说已经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如果有人要对她不利,不必等到现在才动手。

林南笑道,你有担心她的功夫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明显是你我更不安全,说老实话,这里假如不是只有一个房间的话,我都想在这住,跟洛小姐在一起混,不但有肉吃还有安全感。

我不置可否道,如果洛小姐允许,你可以在这打个地铺,我不介意自己回去。

今夜便是如此,我和林南返回周吉客栈之后便各自睡下,这里依旧人去楼空,异常安静。我躺在床上不可避免地怀念起爱米莉叽叽喳喳的日子,那个时候感觉她的嘴一刻也闲不住,听她跟林南打嘴架都是一大乐事,现而今,好像是一夕酒醒之后去回想昨夜的故事,一点一滴都极不真实,俨然就是很久之前的记忆。

我在床底下找到《死去元知》,这一次足足看了一个小时,才抻了抻腰枕臂入睡。

闲话少叙,次日醒来,我和林南走去茶馆的路上,已经可以看到两侧的商户均张灯结彩,来往的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街市上多了不少流动商贩,举着各式各样的架子,上面挂着五彩纷呈的工艺品,大都是些佛像佛珠之类的东西,形态都十分别致。

门楼牌坊上的巨幅标语随处可见,街头巷尾的人群也都在纷纷议论着前往吉祥寺上香祈福,散街的佛堂和水果店全部人满为患,大家都在为拜佛准备相应的供品。

我还看到有两个舞狮的队伍在游街,一路敲锣打鼓,相随的有无数小孩子奔跑其间,欢快异常。沿街两侧都站满了人,除了离玄本地人之外,一些周边区域和更远一点的游客混杂其中,许多人举着DV全程摄录,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笑,鞭炮声礼乐声不绝于耳。

这种喜庆的场面很容易感染人,林南一路哼着歌,带着我的心情也十分轻松,后来听清他哼的是《神爱世人》之后,这种心情便继续不下去了。

走出不远,正街上已经基本寸步难行,我和林南绕了很远的路,颇费了番周折才到达茶馆。茶馆里此时也满满当当的全是人,洛冉正拎着水壶跟顾客有说有笑,看到我们两个人进来,立刻招手说快来帮忙。

于是整个上午的时间都在这种慌乱的状态下持续,林南守在吧台前,洛冉负责沏茶,而我各处打下手,三个小时下来,虽不能说疲惫,但无论如何体力上难以为继,于是等到最后一拨客人离开之后,我们果断地关了店门,在小黑板上写下“暂停营业”的字样,三个人各煮了一碗面,算是慰劳自己,美味不美味的已经没人计较,现在只剩下填饱肚子的念想。

下午的时候,街上更加人声鼎沸,许多仪式活动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茶馆位于背街,透过窗子仍然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行人穿着五彩缤纷的服饰向吉祥寺的方向行去,我都在怀疑这种状态下,吉祥寺纵然再大也容不下这么多人,我们今天的行动,恐怕连吉祥寺的门都可能摸不到。

三个人散坐在吧台旁边特制的古色古香的石台上,我说出了我的想法,洛冉就叫我不必担心,她之前已经打听好到了晚间的时候,吉祥寺内的人会减少一半以上。

林南惆怅地望着窗外说,按现在这种趋势下去,即使减少一半,那也会是一个天文数字,你倒是可以从人缝当中飘进去,我和萧晨就不好说了,有可能没到门口就得被人踩死。

林南的话虽然是玩笑的口吻,但我知道他说的并不是玩笑,以目前这种声势来看,我都可以想象此刻的吉祥寺门前广场一定人满为患,可能进寺的台阶上都已经没有立足之地,这一次人群的浩荡程度,应该是古慈圆寂仪式的十几倍还不止。

但过了今晚,想要寻找下次机会别说我们是否能够等到,纵然是在不久之后,我也没有那个耐性,所以定下心认真想想,也只能按步就搬。

一切都势在必行,到时候只能看运气是不是站在我们这边了,我拿出一个硬币抛了三次的结果都不如愿,不知道这算不算上天给我的一点暗示,即使如此,我还是自动忽略了这种一瞬时的失落感。眼下地图可能是天瑛方略留下来的最后直接线索,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快到达目标地点,我想看一看在那里他们会留下什么。

百无聊赖中熬到六点钟,我正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林南走过去把门打开,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人闪了进来,面色黑黝黝的,刚进来就对着林南嘻笑道,老板,您这地方可真不好找,我这一路走过来都挺费事的。

林南道,什么意思?你他娘的这是想让我给你加钱吗?

那小伙子就道,没有没有,确实不好走,现在街上全是人,您这外面牌匾还这么小,第一次过来绕了很多弯路……

林南没听他絮叨,插话道,行了行了!都准备好了?

小伙子举起手里的背包,笑了笑说,我办事您放心,虽然不能稳保成功,但人力能做的肯定妥妥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林南道。

小伙子看了看表,道,现在就得走了,我刚才找到这里已经浪费了一些时间,如果老板没有变更计划,应该立即动身。林南回头看了我和洛冉一眼,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30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