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心说不好,正在我以为这只香炉要被夺走的时候,它飞起有一米多高的位置,竟然神奇地悬停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此时我才注意到香炉的底部也有一根弦连着,另一端系在车体两条木板的缝隙之间。我心中一动,他娘的!真是穷担心了,原来这家伙早有准备!

与此同时,黑子敏捷地翻身上车,右手袖子里的寒光一闪,凌空虚划两下,将上下引线全部割断,香炉重新落回到他的手里。

场面一片大乱,那些舞狮队里的人一拥而上,大概十几个人正与拿太子像的人纠缠不休,少数冲到前面的几个也与林南和洛冉打成一团。

我转头问道,怎么回事?

黑子环视一圈,目光落在洛冉身上,神情很惊讶,他估计也没想到后者竟然有这等身手,随即淡淡道,有人觊觎紫檀香炉,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瞎编的,说这是唐玄奘使用过的,拿到黑市上卖价值连城,我之前有听到过风声,还以为都是市井之人编的段子,没想到真他娘的有人相信。

黑子从车上跳下来,迎头就把冲上来的一个人一拳打倒在地,道,我们四个里面,就属那位美女老板身手最好,所以由她来保护紫檀香炉最安全,老板看到没有,外围还有人正在往里面挤,敌人还不少,我们得跑路了!

林南和洛冉此时也凑了过来,黑子将香炉给了后者,叮嘱道,这佛香乃是上等的沉香粉制成的,只此三支,不必要的时候务必熄灭,尽可量留存一截,为最后那段路争取时间,不然这个破炉子屁用都没有!

洛冉点点头,林南就吼了一声“走”,四个人朝着四个方向挤到了人群里,我回头看到洛冉所行之处,行人纷纷让路,看起来要比我们几个空手的容易许多,只是炉上的三杆香此刻已经燃剩三分之一,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坚持到吉祥寺。

我咬着牙拼命挤出人群的包围,一头扎到对面的一个巷子里,脚步不停疯跑而去。

黑夜完全降临,只能借着远近房屋里的灯光看清道路,背街的许多巷子里仍然有很多人来来往往,但跟刚才所处的位置相比,这已经是中国人口和美国人口的区别。

我在心里凭着印象还原着离玄小镇的地图,虽然有许多地方我没有走过,但就近的这一隅空间曾经往返无数次,还不至于迷路。行人过往甚密,我跑几步就会迎头撞在他们身上,如此不得不将脚步放缓,一路走到更偏僻的巷子里。

随着耳畔中呼喊的声音渐行渐远,终于走到了人烟寥落的区域,已经远离小镇中心,放眼一瞅,似乎又是一个快要荒废的地方,连灯光都稀疏几盏,远处的路被黑暗笼罩得严严实实。

巷子非常狭窄,前后都看不见人影,但我还是能听到细小如蚊的说话声,来源于四面八方,被距离过滤之后全部混淆在一起,根本就听不清在说什么,看来今夜的离玄一时半会真是消停不了。

一切在预料之中,还是在预料之外,好像很多事情在发生之后,再去谈起这些东西都极度空泛,发生的已经发生,再也无力改变,多少回想与重新审视都像是在铭文上做出修正,生硬而不自然。除非你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设定好了弹性区间。

一天以前,在重重迷雾之际,林南做了这个计划;一天之后,我一个人奔跑在黑暗的小巷里,两侧的木楼陈旧破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气息,所有这一切都不能说是顺利。在无数的变化里,之前的种种猜想与设定都须随机而动,做出相应调整,幸运的是,我们好像做到了。

从安静走入喧嚣,过程完全不是渐进式的,我绕过一个三层的房屋,眼睛马上被迎面而来的霓虹灯光射得有些酸涩,然后就好像从真空里回归世界,耳畔马上被震耳欲聋的呼声充满。

我现在的位置已经处于广场的边缘,探头就能看到广场上人头攒动,去往吉祥寺的台阶上人流奔走不息,这种场景很容易让人想到春运的火车站,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心中不由暗暗叹息,现在这种程度估计连洛冉都飘不进去了。想到这里,我居然感到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开心,真是完全没有理由,我用一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应该看看脑子了,他娘的总跟林南和洛冉这两个奇葩在一起,精神会不正常的确是客观存在的残酷现实。

转头进入另外一条巷子,黑暗中前面影影绰绰有很多人,我跑过去就看到黑子和林南已经到了,旁边还有几十个人,大家都围在一辆马车前面,马车上同样有一个巨大的物体,整体都被暗色的布蒙得严严实实。

林南看见我就骂道,怎么才到?屁大点地方,这他娘的也能迷路?

我没理他,转头问黑子情况如何,黑子就说另外一条线走的背街,因为捣乱的人都被我们吸引,沿途没出什么事,太子像都在车上!

一定要费这么大力气吗?我道,直接来个暗送不是更安全,也少惹很多麻烦。

老板不了解离玄,黑子摇头道,太子像游街是这里的传统,你要不带着点东西到正街上走一遭,这些当地人能把吉祥寺砸了,大家都指着一年的这个时候沾点佛缘。

林南恶心道,沾什么佛缘,都他娘的快成流血事件了,场面打成那样了,他们还跟着起哄呢!老子以后要当个作家,一定要批判他们麻木不仁。

我心里想着林南要是当上作家,整个中国文坛都得跟着毁灭得渣都不剩,连忙摇摇头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黑子就道,没有办法,这一次实在有些奇怪,假如不是老板想得周全,我们都得栽在那里,连浴佛节都得被破坏。

行了行了!林南道,不用拍马屁,老子现在兜比脸干净,你拍马屁我也不能给你加钱,现在那娘们没回来,想想怎么办。

我到的时候就发现洛冉还没有回来,从林南跟我讲的第一句话来看,他们应该在这里等很久了,那么说我到达的时间已经算作迟到,刚才又说了一会儿话,洛冉竟然还是没有赶上来,几乎可以确定出事了。跟我们不一样,洛冉手中捧着紫檀香炉,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不像其它的太子像都是赝品。

原本最初始的设计是我们携带假的太子像游街用来吸引注意力,然后让另外一条线上的人把真的太子像送到这里,由于都用布蒙着,行人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所以并没有被拆穿的顾虑。

但紫檀香炉是绝世宝贝,黑子一直带在身边,估计也是担心把这个东西弄丢了,自己的饭碗会保不住,同时他前面也提到有可能得提前使用。林南本来打算全盘都用赝品,黑子说离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紫檀香炉和沉香一旦做假,几乎立刻就会被识破。

最终带着香炉突围的任务只能交到洛冉的身上,她的身手太好了,好到我现在都觉得无比惭愧,但我惭愧的并不是自己身手不好,而是无论怎样,几个大老爷们把一颗定时炸弹理所当然地交到一个女人的手里,都应该为此羞耻。

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当时的一念之差有可能会改变很多事情,就像我们在平凡生活中的一切念头一样,你永远想不到你此刻的位置早在多年以前就有过预判,无论你是否记得。

我心中安慰自己以洛冉的身手,一般人奈合不了她,纵然不能带香炉一起逃掉,全身而退应该很容易做到。

事实证明这些自我安慰一点用都没有,我已经抑制不住担心说我要去找她,黑子就说不行,你如果刚离开,美女老板正好回来,我们上哪找你去,我这边已经派两个人出去了,离玄这镇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几个人去找和一个人去找没什么区别,都是撞运气,而且……黑子看了看我和林南道,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我问。

黑子担忧道,七点四十八分浴佛准时开始,距离现在只剩十分钟了!

林南咬牙道,不管了,洛小姐武功盖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就去吉祥寺!

还是不行!黑子苦着脸道,老板,你都看到了广场上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们没有紫檀香炉寸步难行!

都他娘的不行!林南骂道,这些人是神经病吗,既然是传统,为什么不自动把路让出来?

很简单,黑子道,他们就是要见识到紫檀香炉。

炉个屁!林南道,老子现在上他妈哪去弄紫檀香炉?

我想我可以帮你们!

林南转头看着我道,你怎么帮我们?

我已经怔住了,冲他摊开双手,木然地摇了摇头道,刚才那句话不是我说的。

32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