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此刻,我看他突然凛起面孔,表情乍看上去十分真诚,竟没来由地对他产生些许好感,便也缓了下语气道,你也好自为之!

下一刻,榕然大师再次双手合什举过头顶,如前一样,只是这回没有丝线再飞过来扼住他的喉咙。过了一会儿,他闭起双眼,我环视一圈,发现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每个人都跟着紧闭着眼睛,众人同音而念“崦底沙底沙僧伽娑诃”的咒语。

黑子之前告诉我们这个咒语会重复三遍,这时场内的所有人,包括那些看守的僧人都会瞑目默念,大概会持续十秒钟左右,这就是我们潜入的最佳时机。

机会只有一次,时间上根本不容许我们有半分耽搁,如果这一次错过了,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我心念一动,刚想拧身开溜,但可能是站立太久,精神又高度紧张的缘故,双腿像灌了铅似的,突然间重的厉害,用不上半点力气。

我转回头看了看黑子,他用另外一种说不出动机的眼神回望着我,脸上缓缓露出十分诡异的笑容,他奇怪地看着我,尔后一步一步走回到榕然的身边,二人相视一笑,那神态就像相识许久的故交。

局面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转瞬之间,好像所有始料未及的情况接踵而来,在黑子和榕然二人的心领神会的笑容里,早有预谋和费尽心机下的行动强弱立现,我们先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好像都在这个笑容里付诸东流。

我们被算计了!这是我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虽然还不清楚为什么要通过如此繁琐的布局来引我们到这里,但很显然,这两个影帝一样的演员淋漓尽致地演了一场好戏,以致于在这会儿才让我有所察觉。

人群骚动了一会儿,一个人影从后面走出来,慢慢走向石台,我看到他戴着黑色的墨镜,留着浓密的胡须,每走一步都像踩落千百斤的重量。

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他转过头同样神秘地微笑了一下,那勾动嘴角的样子无比熟悉,就像以往许多次那样,我也曾对别人表露过这样的笑容。如今时移世换,形势倒转,我也需要从他抽动的嘴角中去寻找答案。

他的右手拖着一具尸体,那具尸体瘦弱的身姿一如我熟识的模样,那是洛冉,她嘴角流出的鲜血已经干涸,身上横七竖八满是伤痕,圆睁着双眼已经失去灵气,里面写满了不甘与悔恨。

我想要拦住那个老头前行的步伐,心里想着至少让我再看一眼洛冉,我不知道她在失踪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能让她以怎样的方式潦草地结束了自己鲜活的生命。可我却一动都不能动,双脚就好像是被浇在混凝土里,无法自拔。

洛冉死了,怎么可能呢?她一小时之前还在我身边冲我笑,彼时碎发迎风飞散,不知道有多漂亮,她那么强大,怎么可能会死?

我情难自抑地跪了下来,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万般努力都是徒劳,在困境面前,我们这些平凡的人一败涂地。

我此时才有余力去想,过去我都抗拒去想,我们这些人有多么脆弱,要如何与整件事背后庞大的势力抗争?所有坚定的信念,所有深厚的情感,都只是鼓舞人心的东西,真正到了生死相逼的一刻,我们都是最最微小的炮灰,绝地的时候连个声响都不会有。

可惜了洛冉,我原来想着无论到最后结局是喜是悲,凭借她的身手,她一定不会出事,她必须全身而退。可是此刻,她的尸身就在我面前三米之地上摇晃,齐颈的碎发散下来遮住半张脸孔,每一次摆动都像针一样刺入我的心田。

我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周围开始变得模糊一片,灯影交错中,每个人的面容我都看不到。

我还什么都没做,我想要告诉这些人,我只是来参加浴佛会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我没想过要害人,也从未有过丝毫恶念,所以洛冉不能死,你们快救救她!求求你们快救救她。

我不断地扭转身体,四处张望,像是濒死的人祈求最后的生机,像是溺水的人寻找救命的稻草。

但没有用,无数的人就在周围,他们虔诚无比,能够迎着慈悲佛祖顶礼膜拜,此刻却都麻木不仁地看着一切,我大声呼喊都无济于事。这里有一个阴谋,我知道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毒辣的阴谋,我现在就要讲出来,我要高声讲出来让每个人都听到,但我的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紧紧锁住,我张着嘴怎么都讲不出话,发出的都是呜呜声,半个音节都没有形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泪水在火光的熏染下更显绝望,其中倒映出的容颜,一个一个交替闪现然后随着泪珠滑落,在火光中变作灰烬。我能够看到听到的东西越来越迷幻,身体轻飘飘得就像在飞翔。

过了好久之后,我的耳朵里被塞入两个坚硬的东西,鼓乐的喧嚣立刻被隔离于外,满世界都像是消音了一样,一片静默。

紧接着,就像小鸟折断了翅膀,我的身体突然下坠,一下子又被重重摔回到了地面上。

又过了很长时间,意识模糊到根本分不清楚具体多久,等到我的视野渐渐恢复正常,映入眼帘的就是林南的面孔。

他蹲在我的身边,看到我睁开眼睛,先是从我的耳朵里掏出两个小东西,然后伸出食指在我面前晃了晃,问道,这是几?

一,我下意识地答道。

林南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骂道,一你妈呀!给老子重看一遍!

这一记耳光毫不收力,打得我七荤八素,定睛再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他伸出的是食指和中指,连忙答道,二!

林南抬手又是一记耳光,道,再仔细看!

我被两记耳光扇完之后,感觉像是在深度睡眠之后刚刚苏醒,就被人用棒槌削在头上一样痛苦。这一次,我扳着他的手指,数道,一,二,三。

林南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欢迎回到现实世界!

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但仍然怔怔地看了他好长时间才适应过来,此刻的我居然是躺在草地上的,周围是一片树林,我的头顶是一个浓密的树丛,光线从缝隙里透过来,照在林南的身上,形成一片斑驳的阴影。

我咬着牙直起身子,晃了晃脑袋,摸着脸上的泪痕犹在,但刚才无比真实的悲伤感情却一去不返,就好像做了一个绵长的噩梦,在苏醒时候所产生的庆幸,梦境里的经历裂变成隔世的故事,全部幻化成没有实质意义的轮廓。

出什么事了?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抬头问道。

林南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道,是老子把你背过来的。

我起身透过树丛看到不远处的月亮门,门后就是刚才所在的广场,那里仍然有许多人,全部手舞足蹈,看样子浴佛已经结束,大家都在狂欢。

我捏了捏鼻子,感到莫名其妙,问道,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林南机警地往四周瞄了两眼,道,情况他奶奶的比想象中要复杂,你刚才中招了,包括广场上的那些人也都中招了!

2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