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此时,广场上的人倒的倒,说胡话的说胡话,跳舞的跳舞,笑的笑,哭的哭,在这种仪态万状的场景之下,那尊大太子像内部居然有一个东西在动,特别是在熊熊燃烧的灯油之上,轮廓飘飘忽忽,就好像是一个浮在火焰中的鬼影。

察觉到它动了之后,我和林南足有半分钟谁都没说一句话,我们俩都有点打怵,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这一幕。本来现场就够乱的了,一群人处于无意识的癫狂状态,在这样的夜晚聚集在一起自行其是,任谁经历这场面都很难做到泰然处之。现在佛像里又多了一个会动的东西,气氛越来越诡异,我直觉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盯着那佛像里的“人”看了半晌,还是摸不着头脑,不禁喃喃道,它在那里面画什么呢?

奶奶的!不会是佛祖显灵了吧!林南道。

佛祖显灵把自己圈在太子像里面?你他娘的以为佛祖跟你一样有病?我没好气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林南道,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吉祥物,一会蹦出来,免不了又是麻烦,要不要现在赶紧脱身?

我沉吟了一下,摇头说,不行!万一里面是个人呢!你他娘的再想想,甚至于万一里面是洛冉呢!这佛像密不透风的,别在里面憋死,救人要紧,无论是谁!

林南不情愿地“啊”了一声,显然他并不想主动去招惹这里面的东西,但现在形势万般复杂,既然被我们看到了,终归不能视而不见。

我又从头想了一遍,一路把这玩意送过来,太子像都在我的眼皮底下,整个过程我也没察觉到里面藏着一个活物,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就动了起来,难不成有人窝里面睡觉,现在睡醒了想要出来透透气?左思右想毫无头绪,正好趁着场面一片大乱的时候可以去查看一下,我抬脚就要过去,林南一把拦住我,道,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这么贸然过去,万一是敌人呢?现在这种情形难保是有人设下陷阱等着我们去踩。

我点点头,他说的不无道理,只是眼下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我转头问他打算怎么办。林南盯着又看了一会儿,道,再看看,它写的是什么?

我和林南又盯着看了足有半分钟的时间,这期间,太子像里面的东西右手还在做着动作,这一次我们目不转睛看得十分仔细,总算从凌乱的笔划中间看出了规律。

原来我以为里面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他写了这么久一定是连篇累椟,没准真让林南料对了,佛祖闲着没事,跑到里面要抄一卷佛经也说不定。然而,这种滑稽的想法很快被推翻,这里面的人写一会儿就会出现一个空当,然后再重新做和之前相同的动作,前前后后他抄写的只有两个字:“救命”!

我转头看了看林南,问他有没有看清楚,他点了点头,说出了一样的答案。此种情况下,即便是陷阱也得去踩一踩了,甚至于就算里面是敌人也是一条命,我们还没麻木到见死不救的地步。

我和林南一前一后慢慢走出树林区域,一路跑过去,圆环水渠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油,还在兀自燃烧。我们快速地跳了过去,感觉周身的毛孔都在那一瞬间跟着发热放大了好几倍。

走上石台,居高临下,周边横七竖八躺着上百人,场面无比壮观,如果不是先知原委,我真以为自己到了阿修罗练刀的地方。

我把耳朵贴在太子像上听了听,果然有细琐的声音传出来,但是极其微弱,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要么本身就不传音,要么就是特别做了隔离声波的处理。

我对林南点了点头,两个人合力想要把这东西放倒,但太子像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笨重,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太子像的莲花底座也只是起开一条缝,然后两个人都相继脱手了,这重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想着来的时候都是由六个壮汉一路抬行,凭我们两个的力气恐怕真是不够。

林南从角落的贡桌上卸下一根钢管,我们两个又同时用尽力气,抬出缝隙,林南用脚把钢管踢了进去,做了一个简易的杠杆,然后两个人在石台边缘一起撬动,佛像底座被支起一米多高,总算歪倒,在与石台接触的一瞬间,发出轰然巨响。

两个人事先都没有准备,立时被这声巨响震得感觉耳膜都要变形了,林南骂了一声娘,我心里反而担心太子像里面这主的情况,被刚才这么一震,都有可能大小便失禁,相对于“它”而言,我们这点苦楚实在不足一谈。

放倒的太子像底下是一个凹槽,中间果然设置了一扇小门,被一道铁丝绑的结结实实。林南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瑞士军刀,一边将两股铁丝破着劲儿,一边问我,你说这里面困着谁?

我摇摇头,道,除了洛冉想不到别人。

林南微笑了一下,破完最后一股劲,他敲了敲小门,道,喂!兄弟,无论你他娘的是谁,我们可是来救你的!感谢倒不必,报仇找对人就是了!

我直翻白眼,道,你他娘的这么说,他也够呛能听到,赶紧打开吧!这东西有点古怪!

林南拽出铁丝,犹豫了一下,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表情看起来十分纠结。我连忙问,又怎么了?

林南犹疑道,你说老子要是把这东西就这么打开,算不算爆了佛祖的菊花,他老人家怪罪我怎么办?

你他娘的有完没完了,你不来我来!我骂道。

林南右手敬了个礼,冲着佛像头部的方向,道,弟子诚为救人而来,无意冒犯您的屁眼,大哥您要是怪罪下来,请找我身边的萧晨同志,都是他让我干的,所以一切后果都由他一力承担。您放心,我知道您现在岁数小,我尽量轻柔一些!

我在旁边气得直摇头,直想一脚把他踹下去。

紧接着,林南叫了声“走你!”,抬手就把小门扯开了。

卧槽!我骂道,你这他娘的也叫轻柔?

你闭嘴!林南瞪我一眼,道,怎么说你也不小了,知不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

罢了罢了,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真是到了口无遮拦的地步了。

小门打开后,里面黑洞洞的,一眼看进去什么都没有。我原本还做了一个防御的动作,但也只是庸人自扰。过了一会儿不见里面有任何反应,我大着胆子往里面伸出一只手,马上就碰到一个东西,直觉告诉我那是一只脚。

果然里面有一个人,只是我碰到他之后,这个人仍然毫无反应,应该是被刚才那一下震晕过去了。

我抓住那人的脚腕往外一拽,马上两只脚都被我拽了出来,然后林南和我一起把这个人从里面一点点拉了出来。

虽然已经做足心理准备,我可以想到的朋友,敌人,抑或仅仅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我猜想这个人可能是喝醉了,不小心被关在了里面,各种情况我都在心底过了一遍。

无非就是如此,一路走来,见多诡异莫测的场面,我以为已经很难再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吃惊,但当这里面的人从佛像里完全出来之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可爱容颜,还是让我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战。

她居然是爱米莉!相隔太久,当爱米莉的容颜映入眼帘,我有一瞬间的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完全措手不及,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在这里找到她,而且是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眼下她的样子依旧可爱俏皮,穿着一条暗色的裤子,上身是一件灰色白领的长袖衫,一如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一脸的稚气未脱。

我俯身探了探她的鼻息,的确是晕过去了,爱米莉全身上下都没有其他伤痕,我的担心少了一层,如若爱米莉遭遇到伤害,我的自责一定较之对林南对洛冉都更加深重。

但是她怎么跑到佛像里了?是她自己进去的?还是有人故意将她放里面的?我心中一下子划出最基本的三个问号。

这时林南就道,别发呆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正好趁丫头还晕着,我们赶紧离开这见鬼的地方!

林南说的没错,我立刻将爱米莉横抱而起走下高台,然后护着爱米莉穿过火墙,这时候,爱米莉咕哝了一下小嘴,我低头看她半睁着眼睛,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才认出是我,白皙的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她虚弱地叫了声,萧……萧哥哥……!是……你……吗?

我展颜微笑,道,没错!就是我,不用担心,现在没事了!

林南突然从旁边伸出整个大脑袋挡在我和爱米莉之间,笑道,还有你林叔呢!

我厌恶地错开一步,就看到爱米莉看着林南的瞳孔瞬间放大,然后直接涣散,又晕过去了。

你干嘛吓她?我道。

我有吓她吗?林南莫名其妙。

你的存在本身,对她就是一种恐吓!我没好气地说道。

3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