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然而,这套说词对于刚揶揄完他的和尚而言,明摆着就是胡说八道,和尚就说,来的时候就没见居士带孩子,怎么会有走失一说呢?

林南鼻子哼了一声,道,废话!就因为没带孩子才说明我儿子丢了,我儿子要在这里我还找个屁呀!

那个和尚估计也是第一次碰到他这种人,发觉表面质疑根本不起作用,准备在源头上封杀可能,便说,居士年纪轻轻,可不像有儿子的人,纵然有也应是嗷嗷待哺的年纪,怎么可能自己走失呢!

林南一听就火大了,你管着管不着!老子长得年轻,实际年龄五十四了,老来得子,就这一个儿子,如果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吉祥寺就别想安生。

斯时正是下午一两点钟,香客云集,林南亮开嗓门大喊大叫,无论多没有章法,在他声泪俱下的表演下都令人动容。这个故事换别人来讲,我可能会有很多质疑,但林南讲出来的时候,我频频跟着他的话语点头,我是发自内心地对他所做的这件事情产生认同感,能够利用好自己不要脸的品性做一件正经事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许多香客信徒闻声围了上来,人大抵有从众心理,一个人声讨,能带动十个人跟着呼应,一时之间整个大殿都充斥着指责的声音。初始跟林南搭腔的和尚意识到讲道理根本没用的时候已经晚了,大殿内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林南都不用说话,光是哭成个泪人就足够了,外围有一大群人跟着起哄。但大家毕竟都是禅宗信徒,大多数人能够保持理智,并恳求吉祥寺可以给一个说法。在局外人看来,人家的儿子丢了,吉祥寺还闭门谢客,这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

众人义愤填膺,自然光靠几个小和尚是安抚不了的,只是令林南啧啧称奇的是,大殿都被他闹得不可控制了,榕然大师竟一直都没有露面。甚至于连林南都对后来形势的升温估计不足(这一点可以理解),当时也有一些害怕,一个人如果撒一个小谎圆起来很方便,但谎言一旦变成了群体事件,制造谎言的人一定每时每刻都在承受谎言被拆穿的恐惧。

他当时也只是硬着头皮叫嚣,自己完全不知道闹大了之后该怎样收场。按说这种时候,吉祥寺的方丈无论如何都应该出来处理善后,可是没有,不止没有,吉祥寺的和尚,包括一些修为比较高的和尚也只是遵从方丈的命令,不管殿上的人如何聒噪,一再强调不能擅越雷池一步。

到了这个地步,是个人都会怀疑吉祥寺里面封锁的地方存有猫腻,此中玄机不止是局外人感兴趣,连我现在都觉得这个百年古寺好像真的在隐藏着什么。

两边人僵持不下,林南自觉眼泪都快流光了,再苦撑下去感情跟不上肯定被拆穿,没想到就在这时候,事情发生了转机。

一个看起来级别比较高的僧人提出带着林南去附近封禁的区域查看一下,由于明天就是浴佛节,需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而且寺庙本身就是清修之地,于情于理都不能让大量信徒集体前往。形式上,这是一个比较折衷的办法,所有人絮叨了一阵,也都各自散去了,毕竟不是与己相关的事情。

林南跟着五个僧人走了一圈,过程就不赘述了,都是大殿周边区域,涉及不到深处的秘密。在人群散去之后,这些和尚敷衍的意图更加明显,而且彼此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心照不宣,犯不着为一个凭空想出来的孩子徒劳心力。

林南那时候自觉人单势薄,过把瘾足矣,只为出一口恶气。双方最后友好告别,林南为自己的不小心给吉祥寺带来的麻烦感到抱歉,而和尚那边则劝慰他不要着急,慢慢找,三年五载总会找到的,林南就道好说好说。这段听来就知道他在胡说八道,我也懒得跟他叽歪这些。

经过一番折腾,林南没精打采地走出寺门,哭得眼睛都肿了,基本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如何突破吉祥寺的四围高墙和寺内各渠道的看守走到目标区域,仍旧是一个难题。

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黑子出现了,几乎没有丝毫缓冲,林南刚走出山门,黑子就从身后追上来,问他孩子找到了没有。林南以为他是刚才旁观的香客,心烦气燥也不想理他,便打了几个哈哈过去。现在来看,这些前面的套词无足轻重,林南讲的时候也一笔带过,最终让他对黑子产生兴趣的是他说,假如你担心你的儿子藏在更远的深处,我可以帮助你到达。

这句话暗示的意味很浓,很多人在谈涉密生意的时候,为了避免产生尴尬,都会故意装蒜,比如甲和乙做生意,甲要达到一个目的,他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乙能实现这个目的,乙也知道那个理由是假的,但是乙对这些不感兴趣,微妙的生意场上,光是有索求和给予就足够了,太在意细枝末节都无益于交易的达成。

黑子说出那番话,林南就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人了,然而他那时太在意目的,所以接下来跟黑子商讨的都是如何去实现,根本没心思顾虑黑子有没有别的企图。

林南的这段经历,之前一直没有跟我和洛冉讲,所以我此刻听完了竟然产生了一股难以明状的情绪。我一度好奇林南是怎么找上送佛队伍这群人的,毕竟次日就是佛诞,所有礼节性质的东西都应该早就完备,我们在那个时候想要横插一杠子无疑需要费一番周折。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黑子主动找上他的,如若不是林南在吉祥寺闹出那么大阵仗,估计也没人会注意到他。普通人可能猜不透,但黑子毕竟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倘若他当时就在围观的人群之中,他应该很容易就能识破林南的伎俩,所以才跑出来找他,告诉他自己可以做到。

这些都不难推测,但捋顺这些之后,我心中的不安更加沉重,林南讲完了好一会儿我都没有缓过来。从黑子后来的表现上看,他救下了榕然,并且在救下榕然的前一刻跟他讲了一句话,后者以眨眼的方式给出了反应,这些都是在我眼前发生的。我原来曾想,当时榕然大师命悬一线,黑子一定借机威胁了他,榕然也答应了黑子的条件,如此后者才卸下了缠住他喉咙的夺命丝线。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悖论,黑子进入吉祥寺显然有别的目的,他还什么都没做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样对他接下来的行动一定没有任何利好,那他为什么还是这样做了呢?他在浴佛广场渗透进了那么多的手下,只为了最后威胁榕然的一个结果,这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他想达到这个目的,会有很多其他的方式,甚至无需在佛诞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我百思不得其解,便问林南,黑子看出了你的意图,但是你看出他的意图了吗?

钱哪!林南摊了摊手,道,除此之外,他还想要什么?

我皱着眉摇了摇头,事情绝不会是表面那么简单,黑子的身手,我们都见识过,那种人不像是能用钱来收买的。

林南挠了挠下巴,感到不能理解,他的脑子还没法形成对黑子的印象,因为后者救下榕然之后跟我的对话他一句都没听到,而那时黑子脸上淡定的神情以及他深沉的话语却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我的脑子开始飞速地旋转,将林南整段故事又回顾了一遍,问道,你能确定榕然大师从始到终都没有露面吗?比如说,他隐藏在某个地方,然后跟他的弟子面授机宜,再让弟子出来答复你,有没有这种可能?

林南想了一下,道,没有!当时现场乱成一锅粥,跟我对话的那几个和尚被一大票人围在香堂前,挤都挤不出去。

一直没有出现,我喃喃道,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些和尚一切又以他的命令马首是瞻,按道理为了避免意外,只有他出面下令,才能缓解事态进一步恶化。但这位大师看起来远远要比古慈沉得住气,外面都闹翻天了,就是无动于衷,除非……我立刻想到了一个最最合理的原因,既然一切发生都那么不合理,那这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就非常简单,当时榕然大师并不在寺内。

想通了这一点,再来看黑子的作为,昨天,他也到了吉祥寺,极有可能是去请紫檀香炉,用来在送佛的时候使用。他也没有见到榕然大师,所以无法实施藏在他心底的真实计划,但刚巧这个时候,撞见了寻衅的林南,他一眼就看出林南别有目的。于是,他很快在心里变更了计划,将我们这些人也算了进去。

想到这里,我已经感到后背阵阵发凉,如果一切看似可疑的举动都要去寻找一个动机,那么很多事情的指向都十分明显,只不过我们之前太执著于自己的身份,压根没察觉到。

在我们自以为是的同时,身边的人却在心里冷笑,我到此刻为止才算完整地看全黑子这个人,他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想到我之前对这个人的小视,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我以为林南已经跟他制订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结果没想到黑子在这个计划之外又嵌套了一层,是的,他根本就没有理由帮我们,他要帮的是他自己。

林南见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便问,怎么了?

我无奈地摇着头,道,我们被耍了!收拾东西,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27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