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天地是多么辽阔,共和国的领土多么广袤,这片沃土上大大小小的影视城有多少,每个影视城里的片场少说也有百十来个。而我们偏偏在此相遇,这是多么奇妙的一种缘分,老天待我是多么不薄!

穆青青啊穆青青,你上辈子日了狗了吧!

我坐在林安国际《余生劫》剧组片场门口三米开外的折叠椅上,嘬了一口手里的AD钙奶,心里琢磨着林幼清到底是个什么路数。

上周三墨华影视《问情》剧组开机发布会后,我作为总制片人和剧组的同志们一起赶到了影视城片场,经过四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之后,到达酒店正在前台拿房卡的一瞬间,我惊奇的发现林安国际《余生劫》的剧组居然跟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带队的赫然就是穆青青小朋友。然而这种两个剧组住同一家酒店的事儿本来也不少见,我感慨着冤家路窄的同时心里也在琢磨要不要把郑羽苍召唤出来,假意秀一下恩爱好好气气她。

当夜还没琢磨完我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到了片场继续琢磨,然而再次在我还没琢磨完的时候,我就又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余生劫》的主片场就在《问情》主片场斜对门儿的宅子里。

我在对这种孽缘有了一瞬间的震惊过后,不由得有些喜出望外。

斜对门儿,多么近的距离,多么适合我光明正大的进行侦查!

但观察后的结果却让我比不观察更加茫然。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一个有权利也有条件睡懒觉的人每天起早贪黑跟着剧组一起到片场,到了之后啥事儿都不干,就搬个折叠椅在他们门口光明正大的蹲守。如此侦查了一个多星期,非但没见他们有什么大腕儿出没,反而天天看着他们懒懒散散的来上工,然后懒懒散散的收工,期间还帮他们剧组的演员捡过几次手机。

经过观察后我得出的唯一收获就是,《余生劫》剧组一水儿全是新人,除了摄像和灯光这种技术工种操作熟练看着不像新人之外,从导演到演员,都新的不能再新了。刚到片场那天还有人背着广梁大门自拍留念,要不是长的确实好看,真看不出哪儿像个演员的样儿。

据悉,《余生劫》似乎是林安国际明年开春准备上星跟墨华的《问情》打擂台的,对他们明年一年的收益都很重要。

我又嘬了一口AD钙,越发想不明白。

林幼清找了这么一帮游客来跟我一决雌雄?他疯了?

一瓶AD钙见了底儿,我非但没饱反而还饿了,抬头看看天色,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眼晕。还没等我低头看表呢,就见面前的宅子里三三两两陆陆续续的走出人来,在门口的懒凳旁坐下。

根据我多日观察总结出的规律,他们这是要放饭了。

果然,右手边不远处开来一辆面包车,还没停稳呢,门口几个人“呼啦”一下涌上去拉开车门就开始抢饭。

我看的直砸吧嘴,一颗心拔凉拔凉的,不禁都有点儿开始替林幼清肝儿疼,这么个无组织无纪律的样儿,唯有在开饭的时候才像个虎狼之师,明年开春儿得他得赔成什么样儿啊!

还没等我感慨完,小白拎着个饭盒凑过来:“领导,开饭了。”抬眼看了看对面那帮抢饭大军,不由有些唏嘘:“他们怎么每天都这样啊?现场制片每天就管他们一顿饭?”顿了顿,问我:“那我这个现场制片当的还算不错?”

我接过盒饭白了她一眼:“白明清,你出息啊!人都是往高处走,你非往低处溜,怎么不跟好的比啊!”打开一看今天有鸡腿还有卤蛋,不禁有些满意,嘴上还教育着她:“你那包儿那么大,随时背点零食面包饼干什么的,演员出来拍戏起早贪黑不容易,你要敢把他们饿成对门儿那样我踢死你。”

她一脸虚心受教的点头:“是是是,向领导学习,慈悲为怀。”顿了顿,又问:“领导,您坐这儿一个来星期了,要实在不知道他们什么套路,干脆往给他们剧组送的桶装水里加点儿耗子药得了。”

“嗯?”我回头看她,呲出一行牙来:“好主意啊小白!”

她“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领导,我就是开个玩笑……”顿了顿,直起腰来正色道:“林先生。”

我抬头看着她:“你拿他吓唬我?拿他吓唬我就能吓住我?拿他吓唬我我就不教育你了?咱们可以阴险,但绝逼不能下作!我告诉你啊小白,这样的玩笑以后也不能开,尤其这种掐的正狠的时候,你不怕真出点儿啥意外算你头上?”

她愣了愣,一脸尴尬的跟我“是是是”。我看着她模样有些不大自然,又听见不远处抢饭的聒噪人声安静了不少,一时明白过来。回头一看,林幼清和穆青青正站在我椅子旁一米左右的位置。

他神色淡淡的看向面包车前端着饭的一帮人,而那帮人也颇为紧张的看着他。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看着你。

尼采诚不坑我。

林幼清将视线从他们身上收回来,扭过头来淡淡的看着我,点了点头:“辛苦墨小姐了。”

他这话是把我当门卫了?

我把盒饭递给小白,叼着筷子冲他拱了拱手:“好说好说。”想到他看到此情此景的心情,不禁有些暗爽,话也不由的多了起来:“我这一个多星期坐在这捡了4个I phone 6和一个I Phone 6 Plus,你们剧组也没给我发个拾金不昧的锦旗。”

他唇角勾了勾,眼睛里像是有极淡的笑意:“太短暂的失去总是不容易让人长记性,墨小姐何不到里面来坐坐。他们要丢就丢吧,整日让你看着也不是个办法。”

“表哥!”穆青青破不赞同似的喊了他一声,看见我的时候脸色一白,头又垂了下去。

有把柄落在人手里究竟是往日不同今时,她怎么不跟我炸刺儿了?

不过林幼清这话说的我都快也把自己当门卫了,但这话里的大方劲儿倒是让我略惊了一下:“林先生不介意?”

“不介意。”他倒是难得的随和:“但先让我处理一下,稍后去《问情》片场恭请墨小姐。”

哎呦喂这个虚呼劲儿,你这稍后还不定稍到哪天去,说不定剧组杀青的时候才处理完你那点事儿。

我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要楞充大瓣儿蒜跟我装大气那,我就不惯着你了。起身从凳子上站起来,将盒饭从小白手里拿回来:“那林先生您先处理着。我回去吃个饭,您也甭上我们片场来了,我吃完饭愿意在外面晒太阳,您就这儿找我来就成。”

然而我到底是低估了他的气量,我一盒饭吃完刚喝了两口酸梅汤溜缝,就有个戴鸭舌帽的年轻人急吼吼的窜到我们片场门口,一时间没说清楚来意被片场保安被拦住,扒着保安的胳膊扯着嗓子吼:“墨小姐!墨小姐!林先生请您过去!”

那小身板衬着朱红色的大门和身强力壮的两个保安,如果这一嗓子喊的是“冤枉啊冤枉”,真就跟古装片里上衙门告状的苦主没啥两样。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心说到底是投钱的正主来了,刚刚吃饭前还懒懒散散的一群人,居然瞬间就能转换到这种简单粗暴有效率的做事风格,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一进斜对面儿的院门,我就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很低很低的气压在整个片场弥散,溜溜达达巡视了一圈儿,演员和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凑做一堆,却没什么人说话,即便偶尔有个两三句,也是将声音压得极低极小的,时不时还瞥向导演监视器前坐着的那个男人。

嘿,一个多星期光拿钱吃饭,不正经干活,现在终于紧张了?

我溜达过去,看见林幼清坐在导演椅里,面前的监视器中回放着之前拍的画面,男主角表情明显僵硬,女主生生来了个大跳。我看了眼一旁导演手里的剧本,不由有些无语。

上面提示女主角对应台词的动作是“微微闪开”。

“不行。”林幼清将头上的导演耳机摘下来,眉头微微蹙着看向一旁的导演,声音依旧是极淡的:“重来吧。”

导演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闻言脸上一红,动作也是一僵,看了看一旁角落里的女一号,默默地垂下头去。

我在一边看的直叹气,大概知道了症结所在。

林幼清循着叹气声看向我,向我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导演说:“你们继续。”又转头继续看着我:“墨小姐,我们去别处转转。”

我本来以为他就是跟我客气客气,没想到他居然大方到这个程度,不禁有些怔然,直到跟他走出了拍摄范围来到后院一处回廊下才回过神来。

我说:“你这帮对着摄像机都同手同脚的活宝从哪儿找来的?你就靠这样的班子跟我打擂台?”

“都是从传媒大学找来的学生,”他倒是颇具涵养,没对我的质疑表现出什么不满,盯着回廊下的池水淡淡说了两个字:“便宜。”

我不禁有些想要吐血。

找了帮学生就算了,还从传媒大学找,这是闹哪样儿?你让戏剧学院情何以堪?

“节省成本也不是这么个省法。”我有些无语的盯着他,有些怀疑穆青青的脑残病是否把他给传染了:“你要是能省出零成本也行啊,就算演员不要钱,但他们住酒店也不要钱?”

“哦。”他转头淡淡看向我:“墨小姐觉得有何不妥。”

嘿,他这个不服气的劲儿!

“导演导演,就是要引导演员。”我狠狠翻了个白眼:“现在圈儿里这些小明星,扎扎实实的不多,刚出学校的学生也都浮精浮精的,能潜规则上位都懒得靠演技,拍过两支广告就觉得自己是个腕儿了。你那导演年纪轻轻的看着还没我大呢,也没什么名气,跟本压不住场,他能引导的了什么呀?关键是他自己都没有压场的意识,演员一跟他架秧子反水儿他不就懵逼了?”

他倒是很谦逊,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听我说完了才开口:“墨小姐是资深制片人,又有很多经验,愿不愿意当面指导一下。”顿了顿:“《余生劫》的纯利润,我可以划出30%”

我一愣,这才明白这孙子是在这等着我呢。

“林幼清,你睡糊涂了?”我抱着膀看他:“你觉得我缺钱?你们拍出来片子没人买我才高兴呢!”

他看着我的眼睛依旧神色淡漠,就连眼底的笑意也是极淡的:“墨小姐向来是个好相处的人,不会见死不救。”

我心说跟你掐了这么久,你没看出来我就等着林家黄摊子倒闭?这时候跟我说这个,哄我开心?道德绑架?

但终归是血液里流淌的厚道因子太过充裕,我没把话说死。

“也不是不行,我不光能帮你理顺理顺导演,还能把陶雪池和滕迦尧给弄过来给你那帮小木头人指点指点。”我看着他,笑的很有诚意:“跪下,求我。”

庭院深深,古木繁枝,午后的阳光被叶子割成碎碎的光斑投射在庭院中的水面上。水上的九曲回廊中,他身形欣长,一身西装笔挺,面目清俊威仪如画,眉头微皱了一下,眸色沉沉的看着我,全然不像刚刚那样淡漠,倒是很有一番深意。

其实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想起来他是有功夫底子的,我可能要挨揍了。

他看着我,神色如常看不出意思一样,声音依旧淡淡:“墨小姐自然是言而有信的。”

我心里咯噔一声,就见他膝盖一弯,整个人蓦地矮下去一截。

“你知道你是导演么?你知道导演是干嘛的么?”我将剧本攥成个筒,敲着面前那比我高出半头的导演的肩膀:“只要一开机,你老大,谁说了都他娘不算,你明白么?你说这条不过就不过,”扫了一眼院儿里集合的其他演员,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谁敢跟你喊累让他滚蛋!你对着监视器一坐就是一天腰间盘都要突出了你喊累了么?不愿意干赶紧滚蛋!跟制片人说,反正都是小成本演员,没人认识,换谁不是演啊!”

他显然被我这一通当众教育给教育的有些发懵,愣了半天才点头:“……是!”

我继续教育他:“我告诉你,只要好好沟通,不潜规则女演员,你怎么都占理!”

“……”小导演咽了口唾沫,连忙摆手:“我不潜女演员”

“男演员也不能潜!潜规则就不对,你别正经本事没长净学那些歪的斜的!”我连忙补充,一扫眼看见一众憋着笑的演员队伍外的林幼清。

他正侧着脸,唇角勾起个若有似无的弧度,低垂的眼睫映着午后斜阳,在下眼睑上洒下一片细碎的阴影,整个人帅的令人心旌荡漾。

我看着他那张脸,回想起十分钟前后院儿回廊上的事儿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我当时都被他吓得懵逼了,以为他真要跪我,连忙伸手去扶。哪知道他力道使劲的往下坠,差点把我绊了个跟头。

我慌忙稳住身形:“林幼清!你站起来说话!”

他维持着那个将跪未跪的姿势,一张脸垂着,拿发心冲着我,声音依旧低沉冷冽:“只求墨小姐带陶小姐与腾先生一同指点。”

我力道自然没有他的大,只能靠在回廊及腰的柱子上借力死命的把他往起抬,回廊桥下就是碧绿的湖水,我十分害怕自己一个重心不稳再一脑袋栽到湖里去,想都没想满口答应:“妈的!行行行好好好点点点!”

手上力道一松,我因了惯性差点真栽到湖里去。他伸出一只手扶住我,唇畔笑意渐深:“墨小姐素来言而有信。”

这老狐狸。

我看着他的侧脸,心中那股火儿越窜越旺,拿剧本指着他:“林幼清!”见他被我喊得微怔了一下,继续问他:“你找的什么生活制片!会不会照顾饮食起居吃喝拉撒?天天一帮人散秧子放羊一样,吃饭的点儿才像个活人,干嘛啊!”

骂的正爽呢,看见小白站在大门外往里探头,心说赶紧糊弄完赶紧算,于是压了压火气冲她招手:“小白,你过来。”

她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儿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凑到我耳边低声问:“领导,你走错片场了吧!这不是咱家,哪儿有在别人家片场骂人骂的这么爽的制片人啊,我们在斜对门儿都听见了!”

“……”我心说被人算计了还不能高点儿嗓门儿发泄发泄了,挂着一脸早死早超生的表情一边摆手一边嘱咐她:“去去去,看看阿尧和雪池等会儿还有没有戏,要是他俩今天的戏拍完了就过来转一圈儿指点指点。”

一群人听到滕迦尧和陶雪池的名字,一时间都炸开了锅,“嗡嗡嗡”的讨论声连成一片,听的人莫名烦躁。

“叨叨叨叨,叨叨什么呢!”我一看这帮人就气儿不打一处来:“一个多星期了,我就在外面瞅着你们天天跟放羊似的,懒懒散散,这他妈是当演员?拍出来那点儿东西是干嘛啊?开拍前跟个游客似的到处拍照,开拍后‘微微闪开’能给窜出个大跳来,等着潜规则上位呢?我告诉你们,演员这行起早贪黑没早没晚,爱演戏就别怕苦,能干就干不能干趁早滚蛋!有种演给观众看,制片人来了你们装的纪律严明的跟特种部队似的,制片人不在你们就天天拿钱不干活,就这点儿职业素养?好意思?制片人的钱好骗啊?哄你们玩儿呢?”我扯了把凳子坐下:“站这儿等着!看看什么叫业界楷模!”

林幼清倒是一直很淡定,唇角还挂着那样的浅笑,拎了个纸杯递给我。

我正说得有点渴,接过杯子横了他一眼,心说这还差不多。

水温刚好,不冷不热,我一杯水没喝完,就见片场外面两个古装人影,男的帅女的美,看着比眼前这帮小王八蛋看着顺眼多了。

我招了招手:“阿尧,雪池。”看见他俩走到跟前,指了指那帮一脸激动的小面瓜:“你俩今儿没戏了就指点指点新人,早指点完早收工。”

陶雪池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我叫他们过来是这个原因,眨了眨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墨七,我饿……”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说等她给我撑场面真是自己拆自己的台,不由颇为殷切的看着滕迦尧:“阿尧,你也饿?”

他摇了摇头,操着一口不算字正腔圆听着却极为顺耳的国语说:“不饿,我中午的便当有两个鸡腿,吃得很饱。”

“啊?”陶雪池眨了眨眼睛:“为什么我的只有青菜?”

我听得一颗心拔凉拔凉。

小白啊小白你真是头号粉丝,给你男神加鸡腿就算了,干嘛从陶雪池的盒饭里面克扣啊!

我一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无力的冲他们挥了挥:“……先指点完他们再说,我让小白派人去买食材,今儿咱们组收工早,晚上撸串儿。”看了看陶雪池:“给你多烤四个骨肉相残。”顿了顿,觉得不对:“啊呸,四个骨肉相连,再多俩面包片儿。”

小白最终还是没有派人去买食材。

因为林幼清这狐狸居然良心发现,自动自发的在我给小白打电话之前就派人去买了食材,并且十分诚挚的表示要感谢我们三个人的倾情指导,要请《问情》全组吃饭,大家有串儿一起撸。

我窝了一肚子火,心说反正影视城我来过无数次,总能找得到没记者的地方,也不怕有人会把一起吃饭的事儿曝出去让林安国际的股票再涨上去,被你算计了一顿再怎么不济也要从吃上找回来。

1484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