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生病了。

慕乔西恹恹地趴在床尾,歪着脑袋看着窗外白云悠悠地随风划过蓝的清澈的天空,乌黑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心想,前几天刚下过雨,现今自家种的爬满了半面墙的蔷薇应该开花了,梧桐树叶凭借着壮硕的枝干可能已经攀上了她的房间。

而在这里,除了觉得离蓝天白云近一点,离任何事情都好远,好远。

“席先生,你回来了。”客厅里传来一个恭敬的女声。

乔西立刻收起思绪,翻个身后赶紧地爬回床头躺好,拉起被子,盖好,接着闭上眼睛,装睡。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沉稳有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医生怎么说?”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听不出任何关心的情绪,乔西警惕地听着,也对,她处处与他作对,她病的没精力和他斗了,他应该偷着笑才是。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只是感冒引起发烧,吃点药明天就能好了。席太太上午吃过药就一直在睡。”

席太太?!乔西说了不止一遍不要叫她席太太!果然还是没用!差点就要睁开眼再次纠正阿姨的口误,可是她是席爷爷指派过来的,乔西不能造次。

透过薄薄的眼皮,微可见地,躺在床上闭目睡觉的乔西,眼珠转动了一下。一直注视着她的男人,没错过这个细节,嘴角微微扬起,闲闲地说:“嗯,席太太一直壮的像头牛儿似的,不必担心。”

其实担心的是他!正在开会,接到家中阿姨的电话,不顾台下十几人惊愕的目光,一声“散会!”,急匆匆地赶回来。

壮如牛?!藏着被子里的手,明显地抓皱一片床单。乔西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今天有气无力,她一定跳起来和他吵起来。可是,现在没有力气没有精神,只能积蓄力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继续装死!装死,不理他,不动气,装着装着就再次睡着了。

令人馋涎欲滴的鱼汤的香味,不知从哪里飘送过来。竟引得昏睡的乔西睁开了眼睛,眨巴眨巴着望着天花板。感觉精神好很多。

真的是壮实如牛儿,这一觉睡的明显感觉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连食欲也跟着回来了。

“呼呼”两声,不知从哪里传来,乔西立马坐起来。转头。

只见席烁一派悠闲地坐她旁边,低头呼呼地吹着汤勺里滚烫的鱼汤,呷一口后,咂了咂嘴巴。他平常吃饭喝汤优雅绅士,绝对不会发出任何一丝声音的,此时乔西强烈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是故意的!

“你怎么在这儿?!”乔西警惕地问。

俊雅的脸庞,清隽的气质。

席烁姿态闲适地舀了一勺鱼汤无声吹气,接着无声地喝下,缓缓地抬眸望向乔西淡淡地说:“这个房间采光度好,我怕黑。”

“天还没黑!”乔西咬牙说。

“会黑的。”席烁轻松答。

她就讨厌他这样,说起话来不疾不徐,声音不高不低,真真假假,不是事不关已,就是稳操胜券。让人琢磨不透,完全不知道他的缺点是什么。

而这个人,就是她慕乔西的男人,丈夫!

若不是她爷爷和他爷爷曾经穿过一条裤子,若不是她爸爸和他爸爸兄弟情谊没有延续父辈的义薄云天,肝胆相照。她怎么会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被牵连。

话说席烁爷爷与慕乔西的爷爷是战友也是对头,一武一文斗了半辈子,感情那是越斗越好。各自媳妇怀孕时,都琢磨着干脆结个亲好了,亲上加亲嘛,无奈两个男娃出生了。也就是席烁的爸爸与慕乔西的爸爸。

男娃就男娃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本想延续二老兄弟手足的情谊,岂知,席父去留学几年回来,和慕父客套的交流方式,疏远的让二老担忧,亲不过两代吗?那可不行!

席烁出生几年后,慕妈妈也怀了一个。

席老那火爆脾气一上来,一巴掌拍向桌子,半杯子的水都溅了出来,指着慕家儿媳妇的肚子呛声慕老,“慕老头!甭管男女,你这儿媳妇肚子里的娃儿,我们烁烁都要了!”

甭管男女,这肚子里的娃儿,我们烁烁都要了!慕妈妈为这句话挺着大肚子,整整担心了半年。

直到慕乔西生下来,慕妈妈心上一颗大石头算是放了下来,真怕自己会生个儿子嫁给席烁。明明席老是武,慕老是文。结果孙子辈的席烁与慕乔西却刚好相反。

席烁文质彬彬,清隽尔雅。

慕乔西冲动暴力,率性天真!

“咕噜”一声,这时,乔西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席烁一寸寸地转头,望天,认真地说:“这么好的天,竟然会打雷。”

“……”气!乔西顺手抓起床上的一只小熊猫抱枕就往席烁身上扔,席烁微微一侧身,小熊猫掉在地上,耷拉着脑袋,歪在地上。

席烁放下手中的碗,弯腰捡起地上的小熊猫,拍了拍温和地说:“有力气打人,病应该是好了,起来喝点汤。鱼汤,你喜欢的。”

乔西将头一偏,不想搭理他。

席烁笑着坐到床前,双手捧起她的脸,摆正。毫无预兆的吻下去。

呃……

乔西一下子愣住了。

虽然两人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他们有名无实,分床睡,分床睡的!

淡淡的鱼香,他的吻细细柔柔,深刻隽远,好像一直要吻进她的心里。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大脑是空白的。

感觉到他使坏似的,轻轻咬着她的嘴唇,然后用湿润的舌头抵开她的牙齿,最后终于牢牢吮吸住她的舌尖。她才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猛地推开他。

捂着嘴骂道:“变态!趁人之危。”

“西西好不诚实,明明刚刚有很享受……”席烁温柔的声音分明带着嗔怪。

“才没有!”乔西抢先打断!刚刚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时而已。

“那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努努力肯定会让你享受的。”

“做梦!”

席烁不介意地轻笑,站起身来,“起来吃点东西再睡,晚上八点,我要出差,可能要去一个星期。你好好照顾自己。”

乔西不吱声。他又要出差。

“是不是想着有一个星期见不到,心里特别痛快?”席烁询问。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要透过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里一样。

俊眉朗朗,目光灼灼。

乔西发怔了一会儿,轻松地随口说道:“对啊。”

闻言,席烁眸色沉了沉,接着一如既往地笑着,“我也是,一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我就全身痛快。”说完起身,笑容在转身间瞬间消失,正色说:“我去收拾下行李。收拾完就走。”

乔西没有接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刚刚的那句话,她特别不爱听,转念一想,从他口中说的话,她从来没有爱听过!

这时,乔西穿着家居服坐在餐桌前埋头喝着鱼汤,耳朵却高度注意着房间里面的响动。他出差很多次,她从来没有给他收拾过一件衣物。

片刻后,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接着席烁身着白色衬衫,手臂上搭着一件浅灰色的休闲外套,拉着黑色皮箱走了出来,乔西听到皮箱轱辘辗过地板的声音,知道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乔西继续埋头喝汤。

席烁停了下脚步,“西西,想我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时刻……”

“才不会想你!”乔西打断,侧首微笑:“一路顺风。”

“好的!”悦耳地回应,炙热的目光,深深地望着乔西。

乔西赶紧转过头,他总是这样,眼神中莫名的传达一种让她心烦意乱的讯息,让她不知所措。

“西西,有事给我电话。”临带上门席烁又强调了一遍。

“嗯。”这次她回应了。

沉闷的一声后,门已被带上。乔西望着才喝了半碗的鱼汤,再拿起勺子,立觉索然无味。

夫妻是这样的吗?她是结婚了,却时时觉得自己和这桩婚姻无关,仍然保持婚前的所有习惯。唯一变的是,每天必须回来这里,每天必然会见他一面。

乔西自小便知道席烁这个人,却并未见过。或许很小的时候见过,可她记不得了。慕家与席家虽一墙之隔,却因席烁的爸爸席父长居国外,席烁的爷爷席老一年之中总有几个月被接到国外生活,而鲜少往来。

275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