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那年夏天——

席家院子里的石榴长的可真大呀!外表青红有致地点缀,个头一个比一个大,直把枝干坠弯了腰,想一想里面晶莹剔透的“珍珠”,酸酸甜甜的,站在院外的乔西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唾沫,碍于爷爷的严令,乔西只是时不时看两眼,过过干瘾。她想,就算她去摘了,席爷爷也不会介意的。

乔西再次路过席家,石榴长得又大了一些。四下张望,无人。又专门回家看下家人,都在午休。

机不可失!乔西巡视下地理位置,又站在自家院子环顾,还是两家共用的墙比较好爬,说干就干,当即脱掉脚下的凉鞋,先扔过墙去,赤脚借助旁边梧桐树的辅助,轻而易举地爬上墙头,捡一个相对不会太硬的地儿,跳下去。

“beng”的一个闷声,跳下去了。

“哎唷!真疼!”比想象中疼多了,乔西立时坐到地上揉着震疼了的脚底板,揉着还不忘打量着石榴树上大个头的石榴。

待疼痛缓解一些后,乔西利索地起身,大模大样地走到石榴树旁,唰!唰!唰!动作麻利,瞬间功夫摘了十几个大石榴,满意地抱在怀中。准备到家就藏到床底下不让爸妈爷爷发现,等到第二天上学时可以带给同学吃。

满怀的石榴个头真大,乔西咧嘴得意地笑,正得意着呢,结果一个不留神,怀中最靠边的一个掉在地上,滚——滚——滚——乔西微微俯身,脚底溜着地面紧跟着。

滚——滚——滚——停!石榴停了。

与此同时,一双黑亮的皮鞋赫然出现在眼前。乔西顺着铁灰色的西裤一点点往上看。刺目的阳光,正好从他的背后洒下,乔西微眯着双眼缓缓站起来,一定是被强光刺到眼了,才会觉得眼前的人散发夺目的光芒。

乔西缓缓地站直了身子,胳膊紧了紧,紧抱着怀中的石榴,注视着眼睛的男人。

铁灰色的西装笔挺、裁剪合宜,像是为他的量身打造,衬得他气宇轩昂,对上他狭长的眼睛的那一刹那,乔西心头忽忽一颤,如清风滑过湖面,荡起圈圈浅浅的涟漪。

他微微一笑,西装革履之下,那种闲适与优雅自然溢出,与衣服无关,气质使然。

“你要怎么把它们带回去呢?”他轻声问。

乔西暗想,这人谁啊,不但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因为抱着石榴而不太灵活地翘起食指,指了指大门说:“从大门底下塞出去。”

不想手刚一指,咦?门怎么是开着的,刚才还关着呢。

莫非他是席家的亲戚?那她岂不是偷人家石榴被当场抓包了?这多丢人呀,乔西灵机一动,笑得跟盘黄澄澄的太阳花似的,咳嗽一声清清嗓子,特别友好地说:“那啥,这是我席爷爷的家,这石榴也是我席爷爷的。”乔西一句一句一个席爷爷,“那什么,你看这石榴都熟透了,不摘就坏掉了。来,给你一个,拿回去尝尝。特别好吃。”乔西说着就递来一颗石榴到席烁面前。

席烁低眉望了望。没接。

“怎么?嫌少?要不分你一半。”乔西退了一万步,要分一半给他。

当时,席烁神情自若地说:“不,我全要。包括你。”

几年后,她才被告知指腹为婚这么回事,那时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的涵义。

可是,那天她并不知。

那天午休起来的慕父发现后当着席烁的面,狠狠批评了乔西。而席烁,真是个怪人,手中还拎着她的凉鞋不顾气氛的凝重问:“你的鞋,要不要穿?”拎的老高了,唯恐她和慕父看不见。

乔西垂着脑袋挨训的同时,将脸偏过来对着他,挤眉弄眼,小声地说:“放下,放下。”你把鞋子放下我不就穿了吗?没看到我在挨训吗?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席烁歪头佯装不懂地看她。

乔西急了。“我叫你放下!!”一声吼……冲动了,没控制好声音就吼出来了。

慕父被吼得一愣,本来将要结束的批评再次冗长,开始从古时女子到民国,再批判一下时下的女子,一一数落出来。

席烁浅笑而有耐心的陪伴,听着。目光炽热地放在她的身上。她着急的脸都红涨起来,恨不得拿鞋子甩他一脸,长得帅也没用。

慕父知道如今的慕家已比不得席家,不管势力,财力,人力。所以关于乔西嫁给席烁的口头承诺,若席家不说,他们绝不会再提一句。正好,借此机会让当事人看一下乔西的顽劣,于是口头上一点也不饶乔西,故意将乔西的缺点几乎都说出来。心想这样或许席烁就看不上乔西了。慕家本也不想高攀,给乔西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也不是难事。

席烁倒是一直到结束都是浅笑着。

末了,慕父又对席烁言辞客气,再三抱歉。

“慕叔叔,您太见外。就算今天爷爷在家,也会十分欢迎西西来……的。”温和悦耳的声音,礼貌十分。

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慕父感慨。

乔西却想,早把这句话说出来不就得了!非等到批评完了才说!还西西?谁准他叫这么亲切了?一点都不知道羞。

慕父又问了一些关于席老在国外的情况及归期,席烁坦诚回答。

乔西站在一旁听的有些不耐烦了,对上席烁时不时飘来的暧昧目光,她强悍地瞪回去!

席烁轻笑。

最后他目送乔西穿着凉鞋抱着几颗石榴,耷拉着脑袋跟随慕父回家。

那天下午,乔西躺在床上翻书,忽听有石子击到窗子上的声音。

林磊!一定是林磊!

乔西打开窗子,喜出望外。

果不其然,院子外,林磊骑在一辆自行车上,单脚支地,冲着打窗户处探出来的脑袋微笑。

简单的短袖,长裤,干净舒心,哪怕是平常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说不出来的好看。乔西总爱对林磊说:“你比明星还帅呢。”身材高大,相貌出众,最重要的是对她好。

乔西趴在窗子处,对着林磊,做了夸张的口型:“等——我!”

林磊意会地点头。

乔西换了件刚买的连衣裙,看起来美美的,对着镜子转了两圈,其实很淑女的吧!早就想穿给他看了。

站到林磊面前时,乔西有些赧然地说:“我……第一次穿裙子,没……”没什么?关键时刻大脑短路,憋了半响说了句,“没有经验。”

原本有些怔忪的林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乔西只觉脸颊发烫,更加不好意思了,为了掩饰,她顺势坐到自行车后座上,不说话了。

“很美,真的很美。”

从前方传来他好听的声音,乔西开心不已。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腰,问:“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天她与林磊去了经常爬的山后面的一个小林子,林子深处有一条人工湖。赤脚踏入湖边——捉鱼!

夜幕降临时,林磊才将乔西送到家门口,乔西两手分别拎着两袋鲜鱼,袋子里还装着水呢。

“林磊。”乔西站在自家门口,又跑到林磊身边,每次和他相处,时间总是过的太快。离别时总是那么舍不得。

“嗯。”他习惯地等她房间的灯亮起,才离开。

乔西倾身吻向他的脸颊,赶紧垂下头说:“路上小心,到家给我信息。”说完就要离开,林磊伸臂一把拉住她,微微用力将她拉回身边,来个长长的吻。

“咳!”一声轻咳。两人受惊般立马弹开。

黑暗中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定眼看是席烁。乔西松了一口气,无所谓地对林磊说:“是邻居,你早点回家,不然林阿姨要担心了,注意安全。”

林磊看了一眼席烁,再看一眼乔西,点点头。一蹬脚蹬子便离开了。

“你的小男朋友?”席烁问乔西。

碍于上午乔西偷了席烁家的石榴,尽管不待见他,但她还算友善地说:“我男朋友只有一个,没有大小之分。”

“哦。”席烁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转头看那个将要消失在夜幕的人影。

202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