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晚饭时,席烁坐在乔西的对面。

他有些冷漠,不大爱说话。离得近了甚至能感到令人拘谨的压力。乔西心里喜滋滋地回味着下午的生活,对他也围在饭桌上吃饭,家人热情的款待,不甚介意,不受他影响,自顾地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恋爱中。

可是,美好的恋爱就在一个星期后发生了转折。

她亲眼看到林磊在大街上搂着另外一个女生的腰,她上前质问,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一马当先的挡着那个女生面前,对她说:“要打就打我好了。”

妈呀,是在演偶像剧吗?当她幕乔西是泼妇?仿佛她会当街撒泼,把那女生打一顿似的。

事实上,乔西确实当街撒泼了!也真的打了。是把林磊打了一顿。乔西受席老熏陶,对付两三个男人向来不是问题。就是这样,她身上才少了让男人保护的欲望吗?

就这样她唯一一次恋爱,刚刚萌芽就死在了校园的土壤中了。

打完了,分手!头也不回离开。

渐渐远离人群,远离了林磊和他的新女朋友,乔西便开始号啕大哭,不顾寥寥几个行人的侧目,可着悲伤的心情地号啕大哭。她其实没有刚才表现的那么洒脱,她很伤心。

林磊一直对她很好。一直都很好的,是一直。感情,是什么东西,怎么说变就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心就转移了呢。她还喜欢着他呢,为什么一点前奏都没有,他就不喜欢她了。

怎么就不能恒久一点呢……她一点都不像打他时那么干净利索,甚至在下手的时候,还在考虑会不会下重了手,他会不会疼……可是,他还是变心了。

一个月后,林磊公费留学去了美国,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据说是校长的女儿,一同前去了。乔西暗自伤心了许久。

林磊家境不怎么好,也许出国了镀了一层金,再回国他的路子也许就好走了些。后来,那时乔西如此想。

失恋期间,席烁犹如幽灵般出现,随时随地在她面前晃悠。若是不搭理他,他会很不识相的,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他都会貌似很关切地说:“西西是因为被抛弃了,所以状态不佳吗?哭了那么久,还没有走出失恋的阴影,所以才不愿意搭理我吗?”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她失恋了,并且被甩了。

乔西只好咬牙切齿地同他说话,“干嘛!”

“西西,要不,你考虑一下我?我很优秀的。能吃,能睡,会疼老婆,会赚钱,还可以暖床。我保证对你一心一意。”有一天席烁说。

乔西无视,那时他的话她连标点符号都不信。随他怎么说。

“西西,等你毕业,我就回来娶你。好不好?”席烁说得像“西西,今天中午我们吃鱼,好不好”一样的语调。

“不好!”乔西反驳。

席烁一点也不介意。一直围着她,说点笑话,嘲笑她一番,讲些风凉话,又很没眼力地出现任何一个有她的地方,乔西虽然讨厌,可这在一定程度上,席烁的冷嘲热讽外加幽灵似的随时可以出现,充斥着她的生活,真的让她的痛苦减少了一些。

比如某天乔西与慕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的是偶像剧,说的是一男的劈腿这事儿,女主难过的不行,乔西立刻代入情节,想到自己想到林磊,悲伤的情绪才被勾起来。

席烁就冷不防来一句,“西西又触景伤情了吗?你看你都快哭了。就这么难过吗?看起来比女主演的还像那么回事儿。”

乔西瞬间就不伤情了,窘迫了。

慕妈妈疑惑地问:“乔西,触什么景?”

乔西气的拿抱枕扔向席烁。

席烁浅笑着躲开,捡起抱枕重新递给她,她又扔,他又捡,她再扔,他再捡。慕妈妈只当两人在玩,默默地走开。

就这样,不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席烁也离开了。

她的世界归于平静。没有再谈恋爱。

大学毕业之时,席烁突然归来,比之从前多了层成熟,不得不承认更加迷人了,他笑着说他回来一方面是兑现承诺。另外一方面是尽孝道。他说他兑现的承诺是那句:“等你毕业,我就回来娶你,好不好?”。

乔西气恼,谁的承诺是带问号的?并且她那时根本没答应!现在也不答应!

席烁所谓的尽孝道,是听长辈的话,娶乔西。乔西这才知道,指腹为婚这件事,真的发生在她身上了。

她坚决不答应!

怎么可以和一个不爱的人结婚呢?完全没有感情基础。

席烁笑着推销自己,“我很好的,多看两眼就会自然而然地喜欢上我的。”

“席烁,你听好了,我对你没感觉,不爱!你懂吗?”乔西狠狠地答。

席烁笑嘻嘻地回应:“西西我懂的,你现在不爱,等你爱上我以后会爱了还想爱。我不急。”

“……”

反正乔西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一个人挺好的,衣食住行用都很自由。

可是,席老慕老两个老爷子不是这么认为的。席老那些天,每天带着席烁到慕家蹭饭。刷存在感,为人做事不要太殷勤了,席烁把慕老爷子,慕父,慕妈妈哄得不要太开,连烧饭阿姨都夸席烁好。于是慕家一家子一边倒,认同席烁并全力支持席烁。

乔西快成了外人。

就这样,历时半年。乔西依然没有妥协。

“我就不嫁给他,要嫁你嫁。”乔西公然反抗。慕老一口气马上上不来。差点就倒下。

乔西赶紧扶住,害怕地说:“爷爷……你别吓我……”

慕老气若游丝,凄凄惨惨地说:“都怪爷爷不好,搞什么指腹为婚,让西西嫁给不喜欢的人,爷爷不要这张老脸,也不能让西西嫁给不喜欢的人,对不……对,西西。席烁那小子那么惹人讨厌……”说着马上就要断气似的。

“爷爷,爷爷,我考虑一下。”乔西渐有松口之势,其实席烁也没那么讨厌。

这一考虑,每每想反抗,慕老就是一副气上不来,也咽不下,濒临死亡的样子。

后来,几个毕婚族的同学出现以后,乔西倒也没那么排斥了。如她们所说,一个女人有两次恋爱,一次他爱我,一次我爱他。然后结婚的是个可以相伴一生,不需要太爱,但,是知根知底的过日子的人。

一次他爱我,一次我爱他。乔西寻思着,那……她和林磊是他先喜欢她,然后她再喜欢他。这样勉强也算“一次他爱我”和“一次我爱他”吧,所以接下来就是结婚了。

乔西算是有点开窍了,在工作中接触了一些结过婚的女人,大都觉得婚姻与爱情是两回事儿,过日子才是真实的生活。

其实,席烁还不错。

19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