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结婚当天。

乔西纳了闷了,婚礼完毕后,新郎不都是应该醉醺醺的吗?乔西都设想好了,如果真的发生自己设想的那种情况——席烁胆敢喝得醉醺醺,霸王硬上弓的话,那她就打的他连席爷爷都认不出来他来!

可是,这个坐在离自己不远处,清醒的不能再清醒,神采飞扬到不行的人是谁?真实情况和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乔西疑惑地再次侧首看他。

席烁毫不避讳她的目光,坦然地迎上她。那种看不出具体内容的目光总让她觉得危险,总觉得色色的。

这时席烁松了松领带,起身。解掉领带,脱掉外套,缓缓地向床另外一边的乔西走近。

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台灯微弱的光,投影一点点笼罩乔西,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扑通,扑通……”乔西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是要干嘛?

不行!

乔西猛地站起来,双手防备地抻直,阻隔在两人之间,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约好了的。”分房睡,不花他钱,不上他床。在爱之前。

“所以西西摸我,是想毁约吗?”席烁注视着她抵在自己胸膛的双手。故意地挺了挺胸膛,“西西,感觉怎么样?”

好结实!结实的触感从掌心传过来,乔西仿佛被烫到一般赶紧缩回手。

“如果老婆大人收回成命,那小的愿意以身报答。”说着就要继续解衬衣的扣子。

眼看他的扣子都解掉一个了,乔西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不许脱!”接着不容他辩驳,气势汹汹地将席烁推出卧室,从里面反锁起来。

席烁很无辜,其实他只是想把外套挂到衣架上而已……

乔西气愤地坐到床上,平抚了半晌。侧耳倾听,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又走到门口侧耳贴到门板上,还是没声响。奇了怪了,他怎么就那么顺从地被推出卧室呢?这点可不像他。肯定是有阴谋,肯定!乔西防着呢。

可是,结婚时的繁文缛节非常累人,起初乔西高度警惕,一百二十分地防备着席烁破门而出,结果一点动静都没有,夜越来越深了,乔西防着防着就直直地倒在床上睡着了。

睡梦中,乔西像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此时家中的大白猫正撒娇似的钻到被窝里,蜷缩在她的怀中。

“好痒……猫咪,别闹……”乔西闭着眼睛瓮声瓮气地说。

话刚落音,大白猫立即消停了。不一会儿,又开始到处地舔,腿,脸,胸,嘴唇……细细密密地舔。臭猫咪,强迫她翻过身来,继续舔,甚至牙齿会轻咬,好困……乔西有些恼了,这猫咪怎么回事儿!几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太欠教训了!乔西凭感觉拽着猫咪毛茸茸的脑袋推到一边,脚一伸,踢走。

“砰”地一声。席烁从被窝里被踹了出来,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席烁愣了一下,看着床上仍然酣然沉睡的乔西,席烁笑出声来。西西连睡觉时都有暴力倾向。接着从地上起来,重新爬上床。

次日的阳光洒在薄薄的窗帘上,映亮了整个卧室。乔西缓缓地睁开眼。

“好重喔……”视线缓缓地下移。

只见席烁睡在身旁,大手搂着她的腰,俊脸埋在她胸口处,嘴唇紧贴着她的皮肤,一条腿随心所欲缠住她的臀部,赤裸裸的身躯霸占着她大半个身体。

乔西每天早上起床,十分钟内大脑都是缓慢运行,这会儿望着眼前一幕,呆了一会儿后,瞬间反应过来。

“啊!……”一声尖叫响彻整个楼层。

这么大声响都没有让席烁有所惊讶,仿佛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样,悠闲地揉揉眼睛,很无辜地说:“今天不用上班,不必起来那么早。”闭着眼想要搂着乔西继续睡。

“砰”的一声,席烁闷哼了一声……又被踹下床了。

乔西拉着被单,臭骂席烁,“你个小人,说话不算话!无耻!变态!下流!”再一想昨晚那只猫,嗷!哪里来的猫,她太大意了,她还享受,是他,全部都是他……天啊!才第一天就这样。

“西西,那边……露出来了。”席烁用手指了指她没有捂严实的上身,温馨提示。

太激动了,被单滑下来了都没意识到。乔西赶紧裹严实了,瞪着眼睛吼道:“不许看!”

席烁慢慢地站起身来,貌似失望地说:“都遮住了,看不到了。”

站起来的席烁……没有穿衣服。

“你!”乔西赶紧伸手紧紧捂住眼睛,同时掩盖绯红的脸颊,还不忘大骂:“席烁,你不要脸,你没底线!”

席烁轻笑,这本是夫妻间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她都上升到底线上了。坏笑着爬上床靠近乔西说:“西西,别看喔,我还没穿衣服。”

低头,亲吻她捂住脸颊的手背。

乔西又气又恼又羞又无可奈何,手背传来温软热热的触感,心头不禁一颤。

“我去洗澡了。”耳畔传来因为晨起而有些沙哑慵懒的声音。接着他的脚步声渐渐变小,室内静悄悄的,乔西才慢慢放下手。

怔忪片刻。瞬间抓头懊悔,太麻木了太大意了,他睡在身边一个晚上,又是摸又是亲,她竟然把他当成猫!猫!猫!上哪儿能找这么大的猫!

当天早上——

两人衣着整齐地坐在谈判桌前,实际就是餐桌前,各据一方。

乔西将身子挺得老直了,穿得是工作装,气场——职业女性的气场!正色说:“我觉得我有必要将我们的约法三章再次强调,以书面形式呈现出来,并作为两人遵守的准则。你昨天就违‘法’了。”

席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别是一番迷人的姿态,懒懒地说“你说分房睡又没说分床睡,你不花我的钱,不上我的床。”席烁笑嘻嘻地倾身向前,望着乔西说:“那我花你的钱,上你的床。好不好?”

乔西双手一拍谈判桌,霍然起身,双手支住桌子,咬牙切齿地说:“我完全看不到你有和平相处的诚意!”

“嗯,那好吧……你想怎么样……都行,我听话。”席烁话重新坐到椅子上,话说的像个乖宝宝,态度却十分嚣张。

乔西算是遇到难缠的人了。他不但是变态还是外星人,她跟他沟通都困难。

虽说席烁的态度是让人很不爽,但谈判结局还是比较让乔西满意。因为乔西说什么,他都好。偶尔会提点小意见。不过都不予以受理。

比如:“那睡觉前,你可以亲我十分钟吗?”

“驳回!”

“那睡觉前,我可以亲你十分钟吗?”

“……不行!”

两人同时在乔西绞尽脑汁临时手写的两份《约法十二章》上签了字。

“西西,签了字能得到一张你的半身裸照吗?”

内伤!他的脑袋是不是除了装这些东西什么都没有!亏他还是万人的领导。

后来的相处,也没有乔西想象的那么痛苦,反而有种被爱的感觉,他总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吵吵闹闹状况不断,表面上都是她赢,实质上都是他胜。

“那签了字有其它礼品拿吗?”

“……”

席烁就是这么让人头疼又隐隐觉得甜蜜。

187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