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在男人距离她约一米之处,乔西抬腿向男人的要害直直踢去,出招快又狠,差不多同一时间伸手拽住男人的领带,速度转身,以力借力,来个漂亮的过肩摔。

顿时,“砰”的一声巨响,杀猪般的叫声,男人被突然撂倒,捂着腰痛呼。

随即乔西进了最后一格卫生间,胡乱地将吓坏了的小麦衣服给围上,扶出卫生间。

乔西出了卫生间就要拨打电话报警,这样的人渣必须绳之以法。受害人小麦却阻止了她。她说那个男人叫李严和,是公司的大客户,几个领导都争先恐后地巴结,她们不能因为这事儿把他给得罪了,而且她现在也没事了。算是给他一教训,经过这次,他肯定不会再犯了。

乔西倒不是怕得罪了李严和,而是隐隐觉得小麦不想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自尊心强,又刚刚谈恋爱。于是乔西也就压下了怒火。再有下次,谁阻止都不行!

于是两均持了息事宁人的态度。

不想次日一早。

乔西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们个个面色凝重,小麦在一旁垂着头,看到乔西来了,抬起头有些委屈与歉意地喊:“西姐。”

乔西还未得及反应。

“慕乔西,你过来一下。”经理从另一间办公室里探出头喊道。

进到办公室后经理说了一下情况,问乔西是否承认错误,乔西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她这才见识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李严和完全没有点羞耻之心,她以为这种丑事有点羞耻心与道德观念的人都会遮着掩着,他倒好,直接打电话给了领导,颠倒黑白,告了她一状。

“对,就是我打的!”乔西爽快承认。真后悔把他给打轻了。

约摸将近四十岁的经理,身材有些发福,痛心疾首地说:“慕乔西,你怎么能这么糊涂?!那李严和他不仅仅是我们的大客户,他的背景更是你我都得罪不起的啊。”

“就因为这些就可以不自重,就可以肆意妄为吗?”乔西不服气。

“他再肆意妄为也轮不到你把他打得躺在医院,下不了床。”

下不了床?乔西震惊,“怎么可能?”明明就不会这么严重。她明明就没有下那么重的手。

经理吐了一口气,语气又柔和了些,“他现在要告你,并且撤消了与我们公司所有的订单来往,起诉我们,说是在我们的公司,受到人身伤害。趁事态还没有扩大,我带你和小麦去医院道歉。能补救就补救。”

乔西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可笑的事儿,“凭什么?我到现在也不认为我有一丁点儿的错,错就错在没有真的把他打得躺到床上下不了床、开不了口,而让他有机会信口开河!扭曲事实!”乔西理直气壮。

经理随手将一沓纸甩到乔西面前!发出“啪”的一声响,经理提高了声音说:“你到底懂不懂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若不是你不懂得正当防卫,或者从维护自身利益出发,为自己留一条可以安然退下的路子,怎么会累及公司的利益,让自己与小麦处于被动。你如果不去,让小麦自己去!”

乔西一愣。她错了吗?可是那种情况下,若不冲动,不就对小麦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吗?利益什么的,她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她只知道,一个风华正茂的女生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这份憧憬里对喜欢男生的爱,羞涩,纯真……若伤害构成,她该如何自处?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后,乔西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天空,内心杂乱无章。

这时,小麦从窗前经过。

“小麦!”乔西喊住她。

小麦抬眸,相较与昨天,她的眼神明显暗淡了许多,可想而知,昨天的事情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不小,一早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乔西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你去哪里?”

“经理让我先去趟医院。”小麦低声说。

“我和你一起去。”乔西当即下决定。

途中,小麦说,去道个歉挺好的,这是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法。她没有能支持她随心所欲,想不干就不干的经济实力,也没有可令事实扭曲,令她本人无视一切的后台。她能做到的就是顺应,她必须工作才能生存。如果惹恼了李严和,闹僵了,她就无法向公司交差。一次意外,会让她丢了工作。

乔西从来不知道小麦会想的如此通透。而自己的冲动,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困扰。但她一点也不后悔。

两人来到医院,进了李严和的病房。

目视着坐在床上的李严和,他面色红润,口齿清晰,动作麻利,这叫下不了床?乔西深深地呼吸了一次,试图压住自己怒气回归到心定神宁。

李严和却是一副端着自己,不拿正眼瞧他们一眼。

“李总好。”小麦率先招呼。

“哼!”李严和老脸偏到一边,把自己端得高高的。

小麦神色不自然地将手中的礼物放到床头柜子上,李严和随手一撩,礼物堪堪撒落在地。小麦立即俯身去捡。

李严和故意地挪动肥胖的身体,撞的床头柜一晃,一杯水眼见就要连杯子一起倒在小麦身上,眼疾手快的乔西,抢先一步。准确无误地握住杯子。

荡起的水花还是洒到了小麦身上一点。

乔西再次深呼吸一次,心中默念,“席烁,‘你’借我用一次好了。”

紧接着面对着李严和,开腔道:“李严和,你不要太过分。凡事都有个度,事情的出发点就是因为你的居心不良,打输了就找后台,你不觉得羞耻吗?我这次来并不是来道歉,而是要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乔西说起话来不疾不徐,不卑不亢,气场足够。

羞耻?她说他不知道羞耻,李和和本抱着大爷的心态,臭骂了乔西的领导一顿,放了狠话就是整整这两女人,没想到乔西非但不服软,竟还敢指着他鼻子骂。李严和脑羞成怒,加之之前被打,这会儿气得挥拳向乔西。

乔西巧妙地闪过,笑着说:“一个和女人动手的男人,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你还打不过我,我若是你,我一定从这窗户上跳下,摔残了再坐到这张床上来。而不是红光满面地装残!”说完乔西抬手将刚刚那一杯水直直地泼向李严和。

李严和一个激灵,立时恼怒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喊:“来人!你等着!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等着!”情绪激动,手指颤抖地指了小麦又指着乔西。“你,你,还有你们全部!”

小麦欲上前道歉,乔西拉住她,示意她听她的。

“来人啊!我要找律师,她们恐吓我,伤害我人身安全。”起初因为两个女生探病,几个下属知趣地自动退下。这时,李严和扯着嗓子喊。

房门应声被打开。

“是叫我吗?”一个悦耳的声音,飘了进来,让人如沐春风。

1934 阅读 0 评论